正文 第八十四章 吃味(2)
想了一會兒,沒有什麼頭緒,便也懶得去想了。林晚榮想著造香水,對這些花草的興趣便空前的高漲了起來,午飯也懶得吃了,拉住福伯,不斷的請教著各種問題,直讓福伯感歎,這個林三,何時變得如此的勤奮好學了。

直到傍晚時分,林晚榮才放過福伯,那郭無常表少爺卻是主動來尋他了。

“林三,你今天怎麼沒到書房里去啊?”郭無常關切的問道。

現在這林三在他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,幾乎可以說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,能言善辯,能說會道,會寫詩,會泡妞,有他在身邊,自己心里就無比的踏實,這林三實在是一個寶貝啊。

林晚榮見這表少爺今天似是好好的打扮了一番,一身儒衫小褂,頭紮銀亮絲帶,手執白玉折扇,還真有些騷勁。

林晚榮忍住笑道:“少爺,大小姐昨天吩咐了,我以後不去書房了,就回這園丁部幫忙。”

郭無常一驚道:“怎麼,那日的事情,玉若表妹她都知道了?”

靠,你那天晚上那副騷包樣子,連瞎子都看到了,還能瞞得過那大小姐?林晚榮無奈的搖頭道:“她知道的不詳細,不過只要有這秦仙兒在,她應該不會說什麼的。少爺,你就放心大膽的去吧。”

“是極,是極,林三,還是有你在身邊我才放心啊。”郭無常自袖子里掏出一綻銀子,足有數十兩之多,遞給林晚榮道:“林三,你那日事情辦得不錯,這是少爺我賞你的,以後可要好好干啊。”

林晚榮義正嚴詞的道:“少爺,為你服務乃是我的責任,何必這麼客氣呢。”廢話不多說,銀子收入懷里。

林三換了身衣衫,依然是家丁打扮,便拿了名剌,跟隨表少爺出門去了。

他二人此去,是拿了秦仙兒的請柬,名正言順的逛窯子去了。雖是好說不好聽,但能被秦仙兒這般天仙人物賞識,表少爺自是得意異常,恨不得全宅子的人都知道這些事情。

因此,二人此番逛窯子,走得昂頭挺胸,理直氣壯。郭無常那騷包,見人便咳嗽幾聲,以引起別人的注意。

有幾個靈活點的家丁,急忙道:“少爺,是去赴秦小姐的約會嗎?我們少爺果然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,連那秦小姐也要對少爺另眼相看。”

“打賞。”表少爺得意洋洋的道,林晚榮便將表少爺早已准備好的碎銀抓了一兩,遞給那家丁,這小子,頗有老子當年的風范,這一兩銀子賞得倒也不冤。

兩個人剛要走出大門,便聞有人嬌聲叫道:“林三——”

林晚榮轉過身去,卻見那蕭二小姐飛奔而來,她今日竟換了身男裝,扮作了一個眉清目秀嬌小玲瓏的小公子,亭亭玉立在二人身前。

“喲,二小姐,你這是去哪扮戲啊,還要這身打扮?”林晚榮笑道。

“哼,我要做那祝英台,打死你這梁山伯。”二小姐咯咯笑著,看了他一眼道:“你今兒個怎麼沒到書房里來?是不是又偷懶了?我明日便去告訴姐姐,讓他罰你三天不准睡覺。”

聽似責備,倒像是關懷居多,林晚榮心道,你哪里明白你姐姐那些小心眼,她巴不得我離你遠點呢。

但這蕭玉霜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,這般事情林晚榮不想讓她知道,便笑著道:“二小姐,福伯這幾天有些忙,我就在園子里幫著他,這幾天,書房怕是去不了了。”

蕭玉霜不疑有它,嬌聲道:“原來如此,我還以為你今天偷懶呢,害我白白的等你一天。咦,你手里拿的是什麼?”蕭玉霜眼尖,一眼便看到了林晚榮手里拿的名剌,急忙問道。

表少爺對林晚榮打了個眼色,林晚榮知道逛窯子這事是不能帶著二小姐去的,便故意裝作吃驚道:“哦,你說的是這個啊,這是臨院章公子給少爺送的帖子,約他明日吃酒席去的。”

蕭玉霜看了他一眼,哼道:“你還要騙我,我看這是秦仙兒邀你們去吃花酒的帖子吧。”

汗,這小丫頭什麼都知道啊,倒是有些小看了她,林晚榮點頭道:“二小姐,事情是這個樣子的,秦小姐仰慕少爺的學識,約他去共研些學問,不是你想象的什麼吃花酒之類的。”

“對啊,對啊,”表少爺也急忙附和道:“是秦小姐請我過去做學問的,表妹你可不要誤會了。”

蕭玉霜眼珠一轉道:“既然這樣,那,林三你不准去,表哥一個人去就可以了。”

這小妞管得夠寬啊,好不容易有個可以溜出去爽一下的機會,怎麼能輕易放過,林晚榮做出苦臉道:“二小姐,少爺出去辦事,身邊沒有個跟班的哪行啊?”

蕭玉霜哼道:“你想去就直說,何必找些借口。若你真想去,我也不攔你,可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表少爺卻比林晚榮還急,沒了林三,他一個人可真沒辦法搞定,便急忙道:“什麼條件?”

蕭玉霜小臉笑成了一朵花,得意的道:“你們也要帶我去。”

日,這個建議太有挑戰性了,去逛窯子還帶個漂亮妞,你以為我們是下館子啊。表少爺和林晚榮同時大聲道:“不行。”

“為什麼不行?”蕭玉霜嘟著嘴道:“你們不是去做學問嗎,又不是做壞事,為什麼我不能去?你看,我衣服都換好了。”

蕭玉霜美妙的轉了個身道:“怎麼樣,誰也認不出我是女子了。”

林晚榮無奈的翻了翻白眼,連胸都沒包起來,挺著那麼大兩塊,人家想把你認成男人都難。

表少爺也是有些無奈,只得給了林晚榮一個眼色,意思是,你對付女孩子有辦法,這事就教給你搞定了,然後緩慢行到一邊去了。

“二小姐,雖說是做學問,但那里到底是煙花之地,你一個女孩子不適合去的。再說了,你也要替我想一想啊。少爺是一個男人,又是應秦小姐之邀,倒也無所謂,但若讓你去了,夫人和大小姐追究下來,我哪還有命在啊。”林晚榮苦著臉道。開玩笑,昨天晚上你姐姐還在警告我,今天我就帶你去了窯子,那她老人家還不要奸殺了我啊。

“不會的,我不會讓娘親和姐姐知道的。”蕭玉霜急忙懇求道:“她們最疼我了,不會怪我的。”

她當然不會怪你了,她只會讓我屁股開花,見這個小妞纏起人來沒完沒了,林晚榮哼了聲道:“夫人和大小姐當然不會處罰你,可是她不會處罰我麼?二小姐,你這不是害我麼?”

蕭玉霜哼了一聲,低下了頭,林晚榮又道:“這麼不聽話,你是不是又想打屁股了?”

蕭玉霜白淨的小臉一陣羞紅,低哼了聲道:“你這壞人,就會欺負我。”

她眼圈一紅,輕咬著嘴唇道:“你要去的話,我也沒法阻攔,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。”

“什麼事情?”林晚榮見她小臉戚戚,差點就順口答應了她,還好及時醒悟了過來,問道。

“你,你不准見那秦仙兒,讓表哥去看她好了。”蕭玉霜哼著說道。

“為什麼?”林晚榮奇道。

“哼,沒有為什麼。她那種狐媚子,只會勾引男人,就是不准你見她。”蕭玉霜道。

“小姐,你講點道理好不好?”林晚榮道。

“我哪里不講道理了。”蕭玉霜眼里噙著淚道:“你,你要是見了她,我就再也不理你了。”她說罷,轉身飛奔而去。

“表妹這是怎麼了?”郭無常見表妹說著說著就跑了,急忙走到林晚榮身邊,不解的道。

“別理她,估計是大姨媽來了。”林晚榮心煩意亂的道。

“林三,我看玉霜表妹似乎挺怕你的,你是怎麼辦到的。”表少爺羨慕的說道。

“哪里的話,她是小姐,我是下人,我怕她還差不多。”林晚榮謙虛的說,心中卻道,在我打屁股神功之下,任你再潑辣的小妞,也得給我趴下了。

也不知怎的,他忽然想起前夜打大小姐屁股的事情來了。這姐妹倆的小屁股,他都是打過的,這蕭二小姐被打屁股之後,也沒什麼特殊反應就變乖了,那大小姐的表情卻殊是奇怪,痛了一會兒便又變成了那副冷淡模樣。

他想了一下,無奈的搖頭笑笑,反正打都打了,兵來將當,女來我奸,老子又沒吃虧,怕他個球。哈哈笑了幾聲,便和表少爺一起出門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