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三章 吃味(1)
第二天,得了大小姐的令,不用去書房,林晚榮便也不客氣,美美的睡了一覺,這一天便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的小屋里做香水的實驗。

今次有了昨天的經驗,進展順利了許多,他掌握的手法也更加的熟練了,勾兌的香精,種類也越發的多了起來。他每做一次試驗,都仔細的記錄著配比數據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他手上的這些簡單記錄,以後就是價值連城的香水秘方了。這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,想想都流口水。

一直忙到天色近黑,方才忙完了手里的活計,剛伸了個懶腰,忽見有一個丫鬟跑過來嬌聲喊道:“三哥,三哥,快去,有人給你送名剌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林晚榮吃了一驚,他一個蕭府下人,竟然會有人來請他?還真是怪事了。忽然想起那日秦仙兒所講之事,不會是這個丫頭來真格的了吧。

到了會客室,卻見一個小丫鬟站在那里,正在和表少爺聊著天。

表少爺一看見林晚榮,便高興的道:“林三,你來得正好,秦仙兒小姐邀請我們明日晚間過府一敘,你看如何?”

自從經過了妙玉坊的事之後,表少爺對林三的態度格外的客氣,這個家丁不僅有才,又夠意氣,還有學問,表少爺是打心眼里看重他。

過府?過個屁府,逛窯子里還這麼文雅,林晚榮心里暗笑,裝模作樣的矜持道:“哦?”那小丫鬟急忙將名剌遞于林晚榮道:“請林公子明日務必賞光。”

林晚榮打開名剌,一陣幽香撲鼻而來,秦仙兒那俏麗的面容便仿佛又出現在了他面前。名剌甚是精美,上繡著一對交頸鴛鴦,下綴一行娟秀的小字:“與君一別,度日如年。念君之心,欲言欲言。”下面落款是秦仙兒三字。

這字跡娟麗秀美,一看便知是女子手筆,應該是那秦仙兒親筆手書了。林晚榮見識過蕭玉霜寫的字,此時再見了秦仙兒的墨寶,心里感歎,誰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了,這兩個小妞寫的字,他再練習十年也趕不上。當然,如果是寫鋼筆字的話,另當別論。

欲言欲言,看到這幾個字,林晚榮就覺得好笑,這個秦仙兒明明就是想找自己去聊天麼,還偏生寫的這麼幽怨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玩弄了她又甩了她呢。

表少爺的名剌上畫的是梅蘭竹菊四君子,字倒是寫的挺多,密密麻麻的好幾行,卻無非是邀請郭公子蒞臨之類沒營養的話。再看那字跡,也不如林晚榮名剌上的,明顯是別人代筆的。這個秦仙兒,還真有些心思啊,林晚榮心里暗道。

在會客廳和表少爺聊了會天放松一下,探討了一下明日的行程,回到自己小院的時候,已經是掌燈時分。

林晚榮心情甚好,見那滿院的鮮花綻放,忍不住啊的大叫了一聲,發泄一下心里的興奮,然後推門進屋。左腳剛踏進門檻,一抬頭,便看見肖青璿端坐在那里,正望著自己微笑。

“今兒個怎麼來得這麼早啊?”林晚榮笑道,和肖青璿熟了之後,客套便都免了,沒那廢話的功夫。那肖青璿倒似也甚是配合,每日不經招呼,便進入他的房間,就像串門子似的,給他的感覺,這小妞就像是來和自己幽會一般。

“來看看你那個香粉的進展,你可是答應了,要先送我一份的。”肖青璿看來對那香水確實有些喜歡,要不然也不會再到這里來。

“哪能這麼急啊?我這實驗還沒做完呢。再說了,即使做完了實驗,也要下一次才能生產,到時候才能給你。”

肖青璿微微一笑道:“我也不急。只要你做好了,不要忘了我便行。”

她臉上微微泛起一陣紅暈,目光下移,卻正見他手里拿的名剌,頓時奇怪道:“竟然還有人給你送名剌?看來你魅力不小啊。”

林晚榮知道她與秦仙兒之間有些不對,便也沒說是誰送的。肖青璿眼光甚好,從那沒有合嚴的紙縫里看到了秦仙兒三個字,臉色有些變了,哼了一聲道:“是秦仙兒邀請你麼?”

這小妞的眼睛賊尖啊,見也瞞不住了,林晚榮點點頭道:“她是邀請我們公子,順便帶上我的。”

“我看是邀請你,順便帶上你們公子吧。”肖青璿冷冷道。

“都一樣,都一樣。”林晚榮知道瞞不過她,便訕訕笑道。

“那你想去麼?”肖青璿似是無意識的問道。

“這個,我暫時還要考慮一下。你也知道,我不是個隨便的人。”林晚榮打了個哈哈,心里卻加了句——我隨便起來不是人。

肖青璿見他自吹自擂,想笑卻又忍住了,哼道:“你這人心思太多,也不知道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她誠心邀你,你若不去,反倒顯得小氣了。你若是喜歡與她交往,便徑自去了,也無人攔你。”

“你吃味了?”林晚榮呵呵笑道。

肖青璿心里急跳兩下,急忙道:“你胡說些什麼?”臉上的神情便又有些轉冷了。

林晚榮心道,這小妞還真是臉皮薄,開不得玩笑啊。

“如此說來,為了證明我與秦小姐之間的清白,我只好做一下犧牲,勉勉強強為難的去見她一見了。嗯,這秦小姐其實可是個大美人呢,能去聊聊天也是好的。不過你放心了,我即使見了她,也不會有什麼不切實際的想法的。不過,我最擔心的是,她會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。”林晚榮嘿嘿淫笑道。

肖青璿冷哼了一聲,瞥他一眼,卻沒有說話,蓮步輕移間,向門外走去,竟連招呼也不打一個。

她今日來得早,去得也早,林晚榮心里奇怪,大聲道:“你這便要走了麼?明天還來麼?”

肖青璿已躍上高牆,還沒來得及答他,便聽他的聲音道:“翻牆的時候要小心,別摔著了。”

肖青璿心神不甯之下,一口真氣已混濁,腳下差點踏空,她又羞又怒,在牆上一踏腳,狠狠看他一眼,便躍下牆角,飛奔而去。

這小妞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,招呼都不打一聲,還真不把本公子放在眼里了。不過她翻牆的姿勢可真優美,那小屁股,嘖嘖,沒得說了。

林晚榮站在那里,想起肖青璿在那高牆上回頭那一刻的嫵媚,那修長有力的雙腿猛蹬高牆的情景,也不知怎的,忽然想起了一句**詞——站的更高,尿的更遠。

又是一天過去了,福伯來到園子里的時候大吃一驚,滿院子的玫瑰花,菊花,茉莉花,大部分都被人摘了花瓣。他是個真正的愛花之人,心痛之下,急忙叫道:“林三,林三!”

叫了幾聲卻無人應答,他心里焦急,莫非這園子進了采花賊,林三怎麼就不見了呢?

福伯急急走進屋里一看,見那林三連衣裳也未脫解,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呢。

這都過了晌午了,這小子怎麼還在睡覺,福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林三,你快起來,這園子里怎麼招賊了?”

昨夜肖青璿走後,林晚榮又連夜實驗,到天亮時分方才迷迷糊糊睡去,此時睜開眼來,就見到福伯站在自己面前,連忙道:“福伯,你今天怎麼早?”

福伯道:“早什麼啊,都吃過晌午飯了。林三,我來問你,這園子里是不是招賊了,怎麼那些花兒都讓人采了。”

林晚榮做實驗時候,用的花瓣數量極大,幸好這園子里花草充足,才得意繼續進行,此時聽到福伯的話,急忙道:“哦,可能是前院的那些丫鬟們摘了吧,福伯,你也知道的,我這個人長得英俊了點,那些丫頭們經常串串門子,采幾朵鮮花,那也是很正常的。而且,她們經常誇福伯你勤勞善良,手藝又好,還說要多多向您老人家學習呢。”

林晚榮眼睛都不眨,大言不慚拍著馬屁,福伯笑著止住他道:“你小子啊,光這張嘴,就不知道能騙倒多少丫頭了。”

“福伯,咱們蕭家就這一處花園子麼?”林晚榮現在關心的是花瓣的來源供給問題,要造香水,那可是需要成百上千噸的花瓣啊,到哪里去尋呢。

福伯搖搖頭道:“當然不止這一處。我們蕭家家大業大,在金陵、蘇州、鎮江等地有好幾處宅子呢。城南還有一處大莊園,面積比這里的數十倍還不止。老太爺的時候,從朝廷歸鄉養老,在那里種了許多的花花草草,數目眾多,現在這園子里這些,尚抵不上那里的百分之一。這園子中的許多花草,都是從那里移植過來的,那里現在也有人看著,規模比這里大的多了。”

這蕭家還真是個大地主啊,林晚榮暗道,不過有了那麼大的一處花園子,這花瓣的來源問題應該可以解決了。

可是如何向蕭家開口呢,想起那個把自己恨入了骨頭里的蕭大小姐,他就有些頭痛。以自己與她的關系,要從她口里搶食,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