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大小姐的誤會(2)
這一下勁道甚大,蕭玉若只覺得下體一麻,疼痛的感覺讓她神經有些麻醉了,身體象是電流經過般一陣顫抖,心里說不出的感覺,似是疼痛,又似是有些受用,不自覺的,口中竟然“嗚”的輕叫了出來。

林晚榮見她臉上痛苦,眼中卻又似蒙上了一層水霧般,紅唇一張一兮,竟是有一種妖異的嫵媚之色。

這小妞,也不知道是怎麼長的,屁股可真不小啊,林晚榮暗自吞了口口水,下意識的又重重拍了一下。蕭玉若緊繃的臀肉似乎將他手掌都彈了起來,香滑處傳來的柔膩感覺,讓他忍不住在那肥大的臀瓣上又輕輕摸了一把。

“哦——”蕭玉若只覺得他那一掌,似是帶著些奇異的魔力,讓她渾身嬌顫,身上泛起一片奇異的桃紅色。她吃痛之下,鼻息越發的熱烈起來,竟忍不住輕哼了一聲,這一聲又輕又嗲,似是呻吟,又似是渴望。她身上仿佛被電了般,心中一陣輕顫,隱隱還有些享受的感覺。

蕭玉霜又驚又怒之下,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,明明是這惡人在凌辱自己,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?她面色血紅,強自抑制住心中奇怪的感覺,緊咬著銀牙,恨不得將這林三生生的撕開了。

見蕭玉若目里噴出了無邊的怒火,林晚榮心里暗歎,這個誤會是越來越深了,沒想到這蕭家的兩個小妞都是這麼火爆,都要被老子打屁股。

哎喲,正想著,忽然一陣劇痛自手腕傳來。低頭一看,只見蕭玉若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咬了下去。

媽的,反了你了,林晚榮將手腕抽了回來,又在她臀上猛拍了一下,神情一變,凶狠的吼道:“好了,我對二小姐有企圖,我玷汙了她,你滿意了吧?媽的,你們這些女人,都是屬狗的啊?”

林晚榮將那蕭玉若放開,實在是懶得去管她那張憤怒的臉龐,真他媽晦氣,老子天生就與這蕭家有仇啊?他重重一拳砸在旁邊那假山上。

“你,你終于承認了?”蕭玉若怒火滔天的望著他,她猛吸了幾口氣,臉上一片桃紅,屁股上還是火辣辣的,偏就那種奇怪的快感讓她渾身酸軟,只有扶住假山,她才能站的穩當。都是這惡人害的,她狠狠盯住這做惡的家丁,似已是將他恨到了骨子里。

如此的主觀臆斷,還死不悔改,真被這小妞干敗了。林晚榮哀歎道:“你早就這麼認定了,我承認不承認,還有什麼區別麼?”

蕭玉若咬牙道:“你承認了我便要處置你,還有,你今晚打我,打我——”她一個姑娘家,屁股兩個字實在是說不出口。

“打你屁股是吧——”林晚榮替她說道:“我真服了你了,沒調查清楚就這麼沖動,也不知道你平時是怎麼辦事的?難道你做生意的時候,就是這樣一味的意氣用事?你要這樣下去,蕭家遲早要敗在你的手里。”

這話說的極狠,要知道蕭玉若從幼年時期就磨練自己,要讓自己成為和母親一樣的女強人。因此造就了她好強的性格,為了蕭家,為了母親與妹妹,她絕不允許自己失敗,哪怕是一點小小的失誤都不行。說她剛愎自用也好,意氣用事也罷,事實上,如果沒有她這種性格,蕭家恐怕早就倒下了。這些年,她苦心經營,就是為了保住蕭家的大業,她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了蕭家。現在聽到這個惡奴說蕭家要敗在自己手里,那無疑是觸到了她真正的逆鱗。

到這個時候,她反而冷靜了下來,她是蕭家的掌舵人,心性自然是堅定無比,只是今日見了這個林三,卻不知怎的,就像中了邪般,竟會撲上去與他扭打起來失了體統,這哪是那掌管蕭家大業的女強人風范。

她心里很是奇怪,自己怎會做出這種事來,但此時心境平靜下來,倒也恢複了那淡然神態,只看了林三一眼,眼中雖仍是幾分厭惡,卻已經清澈無比。此時的蕭玉若便又成了那執掌蕭家的大小姐,在她眼里,這個林三只是一個面目可惡的刁奴罷了。如此一想,她便再無忐忑,面無表情看了林晚榮一眼道:“你瞞上欺主,對主行凶,你可認罪?”

“我從來就沒有罪,又何來認罪之說?”林晚榮道。

“你不認罪,那也由不得你了。你當我蕭家是如此容易被人欺負的麼?”大小姐冷哼道:“林三,從明日起,你便不是我蕭——”

“姐姐,你們在干什麼?”蕭玉霜的聲音從二人身後傳來,截斷了大小姐說的話。

林晚榮回頭一看,卻見蕭二小姐披著一件外套,緩緩走了過來。

園子里的下人們都被蕭玉若支開了,所以蕭玉若和林晚榮鬧的動靜雖大,卻只有二小姐聽到。

她見自己姐姐和林三站在一起,心里有些疑惑,卻哪里知道,這個被自己寄予重望的家丁,馬上就要被逐出府去了呢。

“玉霜,你怎麼下來了?天寒了,怎麼也不知道加件衣服,你這傻丫頭。”蕭玉若走過去扶住自己妹妹道。

不管蕭玉若對別人如何,可是對于自己的妹妹,她是真心疼愛的,這讓林晚榮對她的觀感,稍好了幾分。

“我方才聽林三講了個故事,叫做射雕英雄,可好玩了,姐姐,我待會兒講給你聽吧。”蕭玉霜嬌聲道。

蕭玉若深深的望了林晚榮一眼,眼中有些無奈,歎了口氣,對蕭玉霜微笑道:“我待會兒便來,你快上去吧,可別受了涼。”

蕭玉霜道:“不打緊的。姐姐,你知不知道,你和娘親都忙著生意上的事,這院子里也沒什麼人陪我說話,就這個林三不怕我,他會講很多笑話,會背詩,會講故事,還會畫畫。這園子里也就只有他能和我說說話了。”

何止是不怕你,他連我都不怕呢,蕭玉若心道,又惱怒的看了林晚榮一眼,卻見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似乎自己要趕他出府,一點都沒有威脅到他。再想想他只和蕭家簽了一年的合同制員工契約,心里隱隱有些明白了,這個林三似乎根本就不想在蕭家多待,可笑我還想拿逐他出府這事來威脅他。

她心里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,這個下人不僅沒把蕭家放在心里,便對自己也是這般凶惡,還打我的屁股——想到這里,她臉上緋紅更盛,銀牙緊咬,暗道,你便想這般輕易逃出我蕭家,我偏就不讓你如願了。

“姐姐,我告訴你啊,林三說,我們和陶家聯營的事情——”

“玉霜——我送你上樓去吧。”蕭玉若急忙阻止自己妹妹,這等機密大事,怎可當著一個下人的面前討論。

蕭玉霜委屈的看了姐姐一眼,蕭玉若歎了口氣道:“妹妹,這些事情就留待我和娘親解決吧,你只要好好的過好每一天就行了。”

蕭玉霜點點頭道:“是的,姐姐,林三也是這樣說的。”

看來玉霜中這個林三的毒可不淺啊,蕭玉若又裝作若無其事的看了林晚榮一眼,道:“林三,你在這里等一下,我待會兒還有些事情交待你辦。”

蕭玉霜對著林晚榮甜甜一笑,便跟著姐姐上樓去了。

林晚榮看著蕭玉霜的影子,心道,願你這個小丫頭每天都開心快樂吧,明天我就被你姐姐攆出府去了,咱們恐怕不會有再見的時候了。

蕭玉若下樓的時候,看見那個叫林三的家丁,站在假山旁邊,目光幽邃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竟然有些落寞的味道。

蕭大小姐走了過去道:“沒想到你倒還有幾分膽識。”

林晚榮懶得搭理她,被人趕出去了,說起來名聲終究不太好聽,而且也有些辜負了老魏的信任。

“林三,你以後不准再接近玉霜,她還是個孩子,什麼都不懂,你不要傷害她。”她神色黯然,似是在與林晚榮協商,只是語氣還是那麼的霸道。

林晚榮歎道:“她的確還是個孩子,你可以懷疑我,但不應該懷疑她的。”

他無奈的搖頭歎氣,懶得和這個自以為是的大小姐說話了,浪費口水,完全是雞對鴨講。

“你明天不用去書房了,還是回到福伯那邊幫忙吧。”蕭玉若面無表情的道。

林晚榮愣了一下,這小妞不是要把自己逐出蕭家嗎?怎麼突然改變了主意?老子還打了她屁股呢。

不過她來這一手,那就是擺明了要把林晚榮與蕭玉霜分開。至于嘛!林晚榮心里暗笑,我與二小姐本來就沒那麼多事,都是你這小妞自作聰明的瞎想。不過,這幾天他要調配香水,躲開二小姐,也正好圖個清淨。再說了,若真離開了蕭家,調配香水還真沒這麼好的條件了。眼下乃是重要時期,還是先忍一忍吧。

林晚榮面無表情,也不說什麼,也不去看蕭玉若,轉身便要離去,卻聽蕭大小姐道:“還有——今天晚上,這里發生的事情,我不希望聽到任何的閑言碎語。”

林晚榮冷冷笑道:“放心吧,大小姐,就算你不要名聲,我林三的名聲可是寶貴著呢。”

砰的一聲,背後一陣冷風,又是一塊石頭扔來,勢子又快有疾,差點就砸在了林晚榮身上。

日,這小妞是個暴力狂?林晚榮反手比了個中指,在蕭玉若疑惑的眼光中,瀟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