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章 家丁選拔大賽(1)
剛才打架打的正爽,一時把正事給忘了,直到董青山提起蕭家,林晚榮才想起他還要“見工”呢。這份工對他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,是為了報答魏老頭的恩情,可不能搞砸了。

匆匆茫茫趕到了蕭家,卻還是晚了一步,問了旁邊幾個人,才知道林三的名字早就叫過了。

“你說這個叫林三的家伙是不是蠢蛋?”那個被林晚榮拉住打聽消息的家伙幸災樂禍的道:“這蕭家的招聘,我們都是早早就趕來了,恨不得早一點臨到自己。一進了蕭家,咱們就發達了,可那個林三卻把這樣的大好機會浪費了。不用說了,一定是昨天晚上鑽到了哪個小娘們的床上,說不定到現在還沒起床呢。”

這家伙臉上滿是得意的淫笑,蕭家家丁選拔競爭激烈,林三自動棄權,算起來他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,他心里自然樂乎。

蠢你娘的蛋,林晚榮心里怒罵,就你小子這戰“痘”的青春臉龐,蕭家選中你才怪。

林晚榮巡視了一圈,果然再沒有見到應聘遲到的,他大概算是這次選丁大賽的一個異類吧。看著那些應聘的家丁們緊張兮兮的樣子,林晚榮不知道自己是該笑好,還是該哭好。笑的是,自己現在遲到了,如果就此罷手,就不用到蕭家去做些伺候人的事了,雖然魏老頭那邊不好交代。哭的是,自己一旦進了蕭家,恐怕就要和這些准家丁兄弟們一樣,變成苦瓜臉了。

他心里徘徊了一會兒才道,罷了,罷了,不就一年嗎,挺挺腰也就過去了,可不能讓瞎子魏大叔看扁了。

下定了決心又有點發愁了,現在的情況是,就算他想進去伺候人,人家還不一定要他呢。這他娘的什麼事啊,林晚榮心中苦笑,看來還是得想想辦法。

林晚榮左顧右盼,見家丁和才子們是分開選拔的。才子選拔的速度很慢,而眼前的家丁選拔卻很快,有些家伙進去了不到一分鍾,就灰頭土臉的跑出來了。

“兄台,里面都考些什麼啊?”林晚榮拉住一個敗退下來的候選家丁問道。

候選家丁苦著臉道:“我自己也不知道考些什麼,那些字我一個都不認識,嗚嗚。我可憐的蕭家家丁夢,我的夢中情人蕭大小姐,蕭二小姐,蕭夫人,我們永別了,嗚嗚——”

林晚榮愕然的看著候補家丁飛奔而去,這家伙胃口未免太大了吧,蕭家母女三人竟然都成了他的夢中情人?

林晚榮四處晃悠了一下,見一個管家模樣的家伙守在家丁應聘室的門口,監督著應聘的家丁們一個個進去,神情倨傲,得意非凡。

這管家近四十歲年紀,尖嘴猴腮,眼中銀光閃動,用林晚榮的相人之術來看,這家伙天生就是一個善于投機取巧之人。

有門!林晚榮嘿嘿一笑,從懷里掏出一兩銀子捉在手里,快走幾步,悄悄來到那管家身邊道:“這位管家大人,請借一步說話。”

這位雖名為管家,其實前面還掛著個副字,他的頂頭上司、蕭家家丁的一把手——管家大人去監督才子們的應聘去了。以這副管家的閱曆,他當然知道,只要掛著蕭家大管家的名號,在才子們中間絕對是搶手貨。

那些才子們出手大方,為了得到大小姐的青睞,還不都搶著去巴結那位管家大人?這樣算算,管家大人一天下來,最起碼也有八十到一百兩銀子的油水。

這位副管家恨就恨在前面的那個副字,監督家丁應聘,這種沒有油水的差使,當然輪到他干了。一天下來,手里才攥了區區的五兩銀子,還是一大把的碎銀。他把這些窮家丁們恨的牙癢癢,卻也沒有辦法,來報考家丁的,能是有錢人嗎?

“你有何事——”話還沒說完,副管家便看見林晚榮手里銀光一閃。

“嗯——”副管家眼中一亮,走了幾步道:“有什麼事你就快說吧,我這還忙著工作呢。”

林晚榮一出手就是一兩銀子,雖然比起那些才子們還是少了許多,但在這家丁應聘群中,那絕對算得上是出手大方了。

這小子,有前途,看在銀子的份上,副管家立即對這皮膚有點健康的小子產生了“好感。”

“什麼事啊?”副管家打著官腔道,趁人不注意,不動聲色的將一兩銀子收入囊中。

收了錢就好辦了,林晚榮心中有數,連忙抱著拳道:“不知道這位管家大人怎麼稱呼啊。”

“我姓龐,蒙老爺太太們賞識,忝為蕭府的副管家。”龐副管家一臉倨傲的說道,只是說到那個副字的時候,眼中還是閃過一絲憤慨,顯然是對這個副字深為不滿。

“原來您就是龐管家啊,”林晚榮望著他驚道,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前面那個“副”字:“哎呀,您的大名真是如雷貫耳,真是聞名不如見面,見面勝過聞名啊。”

龐副管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林晚榮臉上一副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:“那是當然。我雖然沒有見過您,但在這金陵城中,誰不知道您龐大管家的大名啊。義肝忠膽,義薄云天,一心為主,忠心報國,美名天下傳啊。”

反正說幾句話又不花銀子,林晚榮大膽無恥的誇著這龐副管家。

那龐副管家卻是更加無恥,這幾句話說的他眉開眼笑,點點頭,竟然生生的受了。

林晚榮看了看他的臉皮,日,比我還厚,這家伙真的沒救了。

林晚榮四處張望了一眼,然後偷偷湊到龐副管家耳邊道:“而且,我聽家丁界的朋友說,這蕭府的管家本來應該是您的。可是上次那個家伙耍了卑鄙手段,蒙騙了太太小姐,才騎到了您頭上。那家伙實在是卑鄙無恥下流,我看到他一次扁他一次。”

在林晚榮原來的世界里,正職和副職之間那是天生就有矛盾的,這類事情他見了無數次了。何況這龐副管家天生一副刻薄相,說他不覬覦那管家的位置,絕對沒人相信。

“不要瞎說——”龐副管家裝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道:“團結很重要。我和王管家是在一起搭班子的,我們的關系很融洽。在以我和王管家為核心的領導班子的領導下,蕭家家丁們的戰斗力是很強的,我和王管家分工合作,配合的很好,組織上也是十分信任我們的。”只是眼中閃過的絲絲驚喜,卻暴露了他的心思。

“那是,那是——”林晚榮極其諂媚的順著他的話笑道:“你們在一個班子里共事,領導著蕭家數以百計的家丁,感情自然是相當深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