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巧取豪奪(2)
看著那白花花的扇面,王老板心里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。

林晚榮微微一笑道:“王老板好說了,家父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,不過就是一個替皇上辦差的,上不得台面。”

論起揣摩心理,林晚榮幾年的銷售經理可不是白干的,這一番話等于沒說,但作用絕對不小。

早就聽董仁德說了,這王老板的兒子在外放了一任知縣,刮了不少花花銀子,人送外號天高三尺。這老頭是准備回家享兒子的福去了,所以才要將鋪子頂了。這美味軒名字雖美,但這王老板為人小氣,欺軟怕硬,因此這店里的生意一向不好。

但凡上來就說我爹是尚書,我爺是宰相的家伙,老江湖們倒不怕,怕就怕這種臉上帶笑心中帶煞的笑面公子,王老板是老江湖了,自然知曉這個道理。

“不瞞林公子說,這酒樓地理位置極好,熟客又多,要不是我要回家養老,這酒樓我是絕技舍不得沽出去的。不過林公子氣宇軒昂,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,這小店交到林公子手里定然沒錯,小老兒也不敢開高價,六千八百兩銀子,湊個吉利數,您看怎麼樣?”王老板暢快的道。

“六千八百兩嗎?那倒也不是不使得。”林晚榮搖著扇子笑道:“不過我說王老板,我這人有個脾氣,做生意一向不喜歡弄些零頭,要不這樣吧,咱們都爽快點,湊個整數吧,要不六千兩,要不七千兩,你看怎麼樣?”

咯噔一下,老董嚇得把自己的舌頭咬了,有這樣侃價的嗎?這林公子是不是昨天賺錢賺傻了。

林晚榮似笑非笑,董仁德聽了他的話,心里著實迷糊了,這不是自己給自己加價嗎?要是王老板咬定七千兩,那不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嗎?

林晚榮才沒這個擔心,這個問題說到底,就是誰更無恥的問題。論起臉皮之厚,林晚榮認了第二,就沒有人敢認第一了。

這王老板雖也是身經百戰,但是說道臉皮,也遠遠不如林晚榮,聞聽此言,心里頓時有些吃不消,這個林公子,這不是明顯在逼供嗎?難道真的厚著臉皮說七千兩?

王老板訕訕笑道:“林公子,這個,這個是不是——”

“王老板,八百兩銀子對我來說不算什麼,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,但這就是個做生意的習慣問題。不瞞你說,我們讀書人,對做生意的這些事情不感興趣,我買這個店也就是玩玩。等我家老爺子來了江南,也好對他有個交代。如果你覺得價錢合適,咱們就成交。如果不合適,哼哼,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。”林晚榮皮笑肉不笑的說道。

王老板抹了一把冷汗,誰知道他家老爺子什麼來頭,別不知不覺為自己兒子惹上了禍事。

王老板想了一會兒,便咬咬牙道:“好,六千兩就六千兩,只求林公子日後能夠多多擔待一下。”

“爽快!我喜歡!”林晚榮啪的一聲合上折扇,笑著道:“如此來說,咱們就事不宜遲,速速簽了和約吧。”

王老板道:“沒有問題,我也喜歡跟爽快的人做生意。”

林晚榮點點頭,對董仁德道:“老董,快取三千兩銀票出來。”

董仁德一愣,但二人早就商量好惟林晚榮馬首是瞻,因此他趕忙數出了三千兩的銀票。

王老板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疑惑的道:“林公子,這三千兩——”

林晚榮嘿嘿一笑道:“王老板,這三千兩是第一批款項,另外三千兩,我會在半年內付清給你。”

“這如何使得?”王老板大吃一驚道:“做生意講究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。”

林晚榮似笑非笑的道:“王老板,不是我信不過你,實在是人心隔肚皮。這酒樓雖然你轉讓給我了,但誰知道你外面有沒有欠外債,有沒有將這酒樓抵押出去?”

王老板一愣,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了,說道:“林公子,這樣是不是太讓我為難了?”

林晚榮面不改色的道:“為難?非也,非也。王老板,我這樣做,事實上是為了保證我們雙方的利益。只要半年之內沒有債主上門,我不僅會將這三千兩銀子付給你,而且會按月計算利息,這樣你沒有損失,我也買的放心。”

董仁德總算明白了,林晚榮原來是要找王老板貸款,也只有他這等厚臉皮的人才能想的出這麼無恥下流的借口。

見王老板面有難色,林晚榮眉毛一挑,臉色一變道:“怎麼?莫不是王老板不相信我的為人?哼,這金陵的官場,我雖然不常走動,但也能混個臉熟。至于下面瞎混的那些小鬼們,也不會拂了我的面子,王老板,你放心,只要有我一聲招呼,他們沒人敢來跟你搗亂。不過,如果沒有我,我可不敢保證他們會做出點什麼——”

威脅,這是赤裸裸的威脅!

王老板看見林晚榮臉上的冷笑,心里打了一個寒戰。這是哪里的公子,臉皮如此之厚,就連威逼也是如此的明目張膽?沒想到他臉黑心更黑,如果沒有後台,這小子斷不敢如此囂張。

董仁德是知道林晚榮老底的,見他編起瞎話來一套一套的,口氣還如此囂張,心里也忍不住捏了把汗,要是被人識破,他倆不被人打斷狗腿才怪。

王老板心里打了個冷戰,林晚榮刷的一聲撐開紙扇,似模似樣的搖了幾下,笑著道:“王老板,你大可以放心,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欺負人,我們可以簽訂和約,如果半年後我還不清你的銀子和利息,這酒樓——你直接收回去。”

被他一軟一硬的威逼利誘下,王老板已經失去了判斷能力,當下只能答應。

好在如果真的按照林晚榮所講的話,他也沒有吃虧,半年後他還不上銀子,這酒樓還是歸自己。

當下兩人簽訂了合約,約定半年後如果沒有還清銀子,這酒樓重歸王老板名下。

兩個人出的樓來,已是中午時分,林晚榮只覺得背上都濕透了。這般色厲內荏、巧取豪奪的事情,即使是做銷售經理的時候,也沒有這麼刺激過。

董仁德見林晚榮只言片語便將王老板吃的死死的,不僅買來了酒樓,還拉來了半年期三千兩銀子的貸款,對林晚榮的無恥和無畏著實敬佩萬分。

林晚榮抹了把身上的冷汗,對董仁德道:“董大叔,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,你去把巧巧和青山都叫來,咱們好好慶祝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