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心猿意馬(2)
“那美味軒有足足上下五層,不僅地方寬敞,而且位置極好,可以說是玄武湖畔最好的地方,正好可以滿足公子的要求。”董仁德道。

“這麼好的地方,那個老板舍得轉讓?”林晚榮疑惑的道。玄武湖算是金陵城中的黃金鋪面了,能在那擁有一個店面,那絕對是百萬富翁級別的了。

董仁德點頭道:“那個地方確實不錯,不過這美味軒的老板,為人刁鑽刻薄,分利不讓,極不厚道,飯菜質量差,價錢又貴,撐不下去很正常。他兒子在外地放了一任知縣,聽說撈了不少銀子,這老頭是趕著回去享福了。”

原來如此,這老頭是個尖酸刻薄的奸商,定然鑽到錢眼里去了,這就難怪了。

“他要多少銀子?”林晚榮直接問道。

“聽說是七千兩。”董仁德說道。

七千兩?這個數目可不小。如果把酒店頂下來,再按照林晚榮的意願進行裝修的話,加上添加設備人手,怎麼著也得八九千兩銀子。手頭的五千兩銀子才勉勉強強過半。

林晚榮想了一下道:“這樣吧,董大叔,明天我們一起去找美味軒的老板談談,爭取把價錢談下來。其他的銀兩,我再來想辦法。”

“林大哥,明天蕭家的家丁選拔就開始了,你——”董巧巧善意的提醒道。

林晚榮拍了一下額頭,糟糕,怎麼把這茬給忘了,他朝巧巧笑笑道:“謝謝你的提醒,巧巧。”

董巧巧望了他一眼道:“林大哥,你真的要去做蕭家的家丁?”

董青山在一旁怪笑道:“大哥,你不是真的看上蕭家大小姐了吧?”

董巧巧看了林晚榮一眼,低下頭去沒有說話。

“看你個大頭啊。”林晚榮笑著罵道,心里卻是有苦說不出。

答應了那魏老頭的事,就必須做到,對別人可以耍點花招手段,對這有著救命之恩的老頭,要是再弄什麼小心眼的話,連林晚榮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。

雖然不情願去做家丁,不過叫林晚榮真的去做生意,他卻也不太願意。以前在生意場上看了太多的虛偽狡詐,他有種深深的疲累感。他讓董巧巧父女去做生意的目的也是極其卑鄙的,讓這父女倆去給自己打工,他只需要出出主意,比起以前親自披掛上陣,那是逍遙自在多了。

當然,這樣齷齪的想法,他可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。

董巧巧見他不說話,以為董青山猜中了他所想,輕輕歎了口氣,良久,才咬著牙道:“林大哥你才華蓋世,蕭大小姐必定會慧眼識英才,你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雙。林大哥你想要做什麼便只管去做好了,我——我們都支持你。”

連董巧巧都這樣想,真讓林晚榮哭笑不得:“巧巧,你們就不要再笑話我了。其實我這人很懶,不想做什麼事情,所以才讓你們出頭做生意。至于到蕭家做家丁,雖然名聲不太好聽,但也不是沒有好處的,最起碼靠上了蕭家這棵大樹,以後也沒人敢欺負到咱們頭上來吧。”

林晚榮胡編了一番,董巧巧也不逼問他了,幾個人又好好的一番合計。

董巧巧擔心還有兩千兩銀子的差額,林晚榮笑著說等明天和美味軒的老板談談再想辦法。

這一頓自然又是在老董家里解決的,現在林晚榮感覺在老董家待著,比在自己家那小破屋要舒服多了。

吃完飯,林晚榮拉住董青山偷偷塞給他二十兩銀子,董青山不解道:“林大哥,你這是干什麼?”

林晚榮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青山,你要拉攏你的弟兄們,光靠哥們義氣是不夠的,還是這個最實在。你要記住,利益永遠大于義氣,只有你給了他們足夠的利益,他們才不會出賣你。而如果只講義氣,撐得了一時,卻撐不了一世,到時候倒下的還是你自己。”

董青山雖然只有十五六歲年紀,但也是極為聰明之人,他講林晚榮給的銀子收了起來,臉上閃過濃濃的感激之色:“謝謝你,大哥。有你一句話的指點,我這輩子都受用了。大哥,我明天下午想去辦點事,你有沒有時間?”

林晚榮想了一下,道:“明天蕭家的家丁選拔就要開始了,還要和你爹一起去談酒樓的事情,可能沒有時間。”

董青山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色,道:“那就算了,大哥,你的正事要緊。”

林晚榮拍拍他的肩膀:“青山,只要你認定的、想做的事,你就盡管放開手腳去干,大哥一定支持你。”

“是,我知道了,大哥。”董青山臉上一片喜悅,仿佛有了林晚榮的指點,就有了必勝的勇氣和信心。

和董家父子商定了銀子的用途,為免夜長夢多,董家父子連夜將銀子搬到銀號里去換成銀票。

見他們走了,林晚榮今日也極是疲憊,正准備告辭回家,卻聽董巧巧道:“大哥,你等等——”

林晚榮奇怪的望著她,董巧巧臉上一紅道:“你先坐一下,我去給你拿點東西。”

林晚榮在凳子上坐下,剛等了一會兒,董巧巧自內屋出來了。她手里提著兩樣東西,走到林晚榮身前,輕輕蹲下身子,將林晚榮腳上的破布鞋緩緩取了下來。

見巧巧蹲在自己身前,細細的眉毛輕輕抖動著,俏麗的臉頰似是染了一層胭脂,她緊張的咬著小嘴唇,豐滿的胸脯一起一伏,極力的抑制著心中的羞澀,林晚榮急忙道:“巧巧,你這是——”

董巧巧頭都不敢抬起來,輕聲道:“大哥,這是我給你做的新鞋,你看看合不合腳?”

林晚榮看著她為自己穿鞋,她的秀發垂到額前遮住了美麗的眼睛,白玉似的臉上卻隱隱露出幾分羞色,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漂進林晚榮鼻子里,她那豐滿的胸脯幾乎要貼住林晚榮的小腿了,陣陣熱氣從她胸前傳到了林晚榮腿上,再傳到他心里,一股邪火騰騰的往上冒。

林晚榮早已不是什麼魯男子,見了眼前的誘人春色,心懷一陣激蕩,胯下龍頭便已倏的立了起來,渾身火辣辣的。

董巧巧為他整理好鞋子,正要抬頭,香唇卻觸到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,抬眼一看,卻見自己觸到林晚榮胯下,那硬邦邦的東西,竟然是林晚榮齷齪的勃起的龍頭。

“啊!”董巧巧一陣驚叫,臉如火燒,她驚呼一聲,飛快的轉身跑進屋里,掩起房門關的緊緊的。

她背靠在房門上,心髒不斷的撲通撲通跳動,臉上的紅暈卻是久久不能抹去。

“羞死人了。”董巧巧想起剛才那一幕,渾身有些酸軟,急忙捂住了通紅的臉孔,靠在門上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林晚榮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貨色,見董巧巧害羞的跑了進去,這厮只得訕訕干笑了兩聲:“自然反應,純屬意外,僅此一回,下不為例。”

胯下龍頭卻仍是直直挺立,半天不曾消停下去。林晚榮對著那玩意兒狠狠砸了一下,叫你給老子丟臉,罰你三個月不准吃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