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七章 三版小報的誕生(2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本書正在沖擊新一周的新書榜,希望兄弟們多給推薦票,多多點擊,多多收藏。謝謝兄弟們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甚得我心,甚得我心啊,林晚榮恨不得抱住董巧巧親一口,這丫頭,實在是一塊寶啊,選擇這父女兩人,老子的眼光真是頂呱呱的。

雖然不明白林晚榮在想什麼,但看他興奮的目光,董家父女二人也知道他必定是心滿意得之極。

見董巧巧臉上滿是喜色,林晚榮忽然笑道:“巧巧小姐,你不是跟蕭大小姐很熟嗎?看我們這樣編排她,你怎麼還助紂為虐呢?”

董巧巧也知道,這幾個板塊里面的內容都是自己的老爹道聽途說再加上胡亂杜撰的,根本說不上什麼真實性。

她微笑著道:“公子你也說過,我們是做生意的,講究的是利益。這小冊上記錄的事,也是街傳巷聞的一些小事,只不過我們做了整理,加了一個稍微誇張一點的題目而已,既不損人,而又利己。另外,我和蕭大小姐也談不上熟,甚至連一面都沒見過。”

真是太妙了,林晚榮心里歎道,我辦的本來就是三版小報,還要什麼真實性。不過董巧巧的話倒讓林晚榮感覺奇怪了,這個蕭大小姐難道要做衣服,也不讓裁縫量量尺寸?

董巧巧看穿了林晚榮的疑問,笑著道:“蕭大小姐極為忙碌,我每次都是拿著蕭大小姐的一件舊衣裳比劃著做樣本的。”

拿一件舊衣裳作樣本,做出來的衣服都能讓蕭大小姐滿意,這董巧巧確實是個手巧的姑娘。

說了這麼多話,這三版小報的問世,還差一樣至關重要的東西。

董巧巧看著那被林晚榮指定留下的空白之處,不解的道:“公子,剩下的這些地方,是要作何用途?”

林晚榮神秘一笑,沒有回答她的話,反而吩咐她道:“巧巧,有沒有炭黑?”

董巧巧乖巧的應了一聲,到廚房給林晚榮找了一根燒過的木棍過來。這個時代,自然不會有人知道鉛筆是什麼玩意兒,甚至連石墨都不知道,林晚榮又不會用毛筆,唯有以碳黑代替了。

林晚榮已經四五年沒有畫過畫了,手生的很,便在地上稀稀拉拉的練習了起來。

董巧巧見林晚榮三下兩下,地上便現出一個俏麗女子的面容來,那女子像是活了般,端莊貌美,模樣和神態都極其逼真。

父女兩人都是見過別人潑墨作畫的,像林晚榮這般神速的素描卻還是頭一次見。

林晚榮看了看那畫像,心里忍不住感歎,幾年沒畫了,手生的很了,以前可不止這個水平的。

素描是林晚榮中學時候學的,後來到了大學,為了追求第一任女朋友,練習了整整四年,為她畫的素描足足裝滿了兩個紙箱。可惜大學畢業後,她去了美利尖合眾國,林晚榮也有了更多的追求女孩子的機會。

林晚榮沉迷于往事,直到董巧巧連叫了他幾聲,林晚榮才省悟過來,笑著道:“巧巧小姐,什麼事啊?”

董巧巧輕聲問道:“公子,這是什麼畫,這麼簡單?你畫的真好看。”

對美麗溫婉的董巧巧,林晚榮還是頗多耐心的,便笑著道:“這個叫素描,是我家鄉的一種簡筆畫法,我也好多年沒有畫過了,如今手生得很了。”

董巧巧搖頭道:“不是啊,我覺得公子雖筆畫簡單,卻用筆如神,入木三分,最妙的是僅僅一截廢棄的焦木,便可作出這樣意境的畫來,他日公子必定成為一代宗師。”

林晚榮雖然臉皮夠厚,但被她這樣誇獎,也有些臉紅了,急忙搖著頭笑道:“巧巧小姐,你再這樣說,我會驕傲的。”

董巧巧掩唇一笑,美麗的眼睛笑成了一輪誘人的彎月,輕聲道:“但不知公子家鄉在何處?”

林晚榮愣了一下,神色一黯,輕輕道:“我的家鄉?很遠,很遠。”

董巧巧以為林晚榮不願意告訴她,臉上閃過一絲落寞之色,便咬著紅唇看林晚榮作畫,也不再與他說話了。

一直呆呆盯著那人像看的董仁德忽然輕聲叫了起來:“這個女人很像蕭夫人,不過——”

林晚榮笑道:“你再看看,這真的是蕭夫人麼?”

董仁德又仔細看了一會兒道:“好像比蕭夫人更年輕一點,也更漂亮,難道是,難道是——”父女二人互相望了一眼,臉上一陣驚詫,又一起望著林晚榮道:“是蕭大小姐——”

林晚榮微笑不語,董仁德急忙道:“林公子,你見過蕭大小姐?”

林晚榮搖頭笑道:“連你們都沒見過,我怎麼可能看見?我只是方才湊巧看到了蕭夫人而已,這畫是照蕭夫人的樣子,再加上我的想象,臨時臨摹出來的,我想總該有三分想象吧。”

董家父女二人此時臉上除了驚異和敬佩,已經沒有任何想法了。畢竟僅憑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的模樣,畫出她不到二十歲的女兒的樣子,一般畫師可沒有這樣的功力,現在在他們看來,這林公子仿佛真的是無所不能的了。

林晚榮看他們的神態,心里也暗自好笑,他故意將這蕭大小姐畫的與蕭夫人有幾分想象,同時更加年輕貌美,就是想讓那些才子們信以為真的認為,這畫中人就是她們幻想的蕭大小姐。

又用木棍練習了一會,覺得熟練程度差不多了,便叫董巧巧找了把小刀來,林晚榮仔細的將那碳黑削成鉛筆模樣,雖是落了滿手的塵灰,卻更加順手了。

董巧巧的好奇勁又上來了:“公子,這是筆嗎?怎麼這麼奇怪?這個叫什麼名字?”

林晚榮笑著道:“我作畫需要一種叫做鉛筆的東西,只不過這里沒有,只好用碳黑削成那個形狀代替了。待會兒我畫完了,你可得幫我把它收好,說不定哪天我還要再用上它呢。”董巧巧乖巧的點頭。

有了這鉛筆在手,林晚榮便仿佛又回到了在未名湖畔為女友作畫的場景中,下筆如有神,不到一會兒,一張神態更加細膩自然的美人圖像便躍然紙上。由于工具利手,加上又進入了狀態,這副畫相比剛才那幅無形中上了何止兩個檔次。

只見畫中女子裙帶飄飄,宛如踏波而來的仙子,面容秀美,臉上微帶笑意,華貴之氣撲面而來,仿佛栩栩如生的站在眼前。只是眉心處微微蹙起,似乎有些隱隱的憂愁。這是林晚榮根據董仁德說的蕭家的近況,故意加上去的,目的就是為了更加逼真。

“這難道就是真的蕭大小姐?她長的真好看。”董巧巧在林晚榮身邊不由自主的輕聲感歎道:“如果我也有這樣一副畫那該多好啊。”

林晚榮笑道:“好啊,沒問題,改天我一定親自給你素描一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