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傾訴


從乾元殿,姜墨璃現在才知道,原來帝王之威,這麼恐怖.

所幸,這一關,我是暫且過了.

歐陽愚,若不能取你性命,我誓不為人.

帶著這個念頭,姜墨璃回到了姜府.

一進門,就有一人急匆匆都跑了過來,"三姐,你終于回來了."

姜墨璃凌厲的面色這才緩和了些,"嗯,你多久來的."

姜安明一臉激動的拉著姜墨璃的手,"爹教了我一段時間,所以我也剛到沒多久.對了,三姐,我是自己過來的."

姜墨璃會心一笑,是春嬋她們誰來了吧.

但嘴上還是故作生氣的道:"你一個人來,把自己的安危放在何處了.你若出事,有沒有想過結果,啊……."

姜安明討饒,"姐,我知道分寸的.爹一直派武叔跟著,要不我怎麼敢一個人來."

姜墨璃甚是好奇,"喲,你是怎麼發現武叔的啊,不會是他自己出現的吧."

這傻小子還行,看來是可以那樣做了.

姜安明語氣中滿是自豪感,"沒有,我發現的,但沒有說.而且,這一路我並沒有麻煩武叔,不信你可以去問武叔."

姜墨璃面帶笑意,沒好氣的一敲自己這個容易滿足的小弟的腦袋,"行了,我信.手松開,回去好好休息.明天,我就要開始訓練你了.不許叫苦叫累,沒人會心疼你."

姜安明聽話的松開手,"嗯,我知道了,三姐,這些天你也累壞了吧,也快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."

姜墨璃嗯了一聲,就往墨竹居走去.

換了一身衣服,見天色還早,姜墨璃一身黑色勁裝,又偷偷出了門.

大約行至城外,一處小茅草屋.

一接近屋子,濃烈而刺鼻的酒味撲鼻而來,姜墨璃頓時就是火冒三丈.

一腳踹開那個搖搖欲墜的房門,"死藏鋒,你不要命了嗎?喝這麼多."

然而,一進去,姜墨璃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.

一襲白衣,早就沒了往昔的風采.俊逸的面容也被一圈圈的胡茬代替.

緊閉的雙眼盡顯頹勢,躺在周圍盡是酒壺的地上,眼角眉梢盡是悲傷.

此刻,姜墨璃只想到了一句話,哀默大于心死.這該是何等的悲傷啊.

姜墨璃真的難以想象,一向意氣風發的儒雅男子,什麼時候成了這般頹廢邋遢的模樣,這其中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.

姜墨璃一見他旁邊的人是清醒的,輕輕的踹了他一腳,低聲問道:"怎麼回事啊?"

藏鋒艱難的從地上起來,"一言難盡,先幫我把他扶床上去吧."

姜墨璃看他這半死不活的模樣,是既心疼又無奈.兩個人合力,終于把他給弄上了床.

替他整理了一下,掖了掖被子,姜墨璃這才拖著一旁的人走了出去.

姜墨璃雙手放在身後,面無表情的看著清醒的他,"說吧,怎麼回事."

自從落碧姐去世,大哥再也沒有真正的笑過.但為了念碧,他也從來沒有這麼頹廢過.現在,這是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

"大哥一時疏忽,念碧被白老太爺帶走了,要逼大哥娶親.大哥不樂意,這些天就一直躲在我這里.就在你來之前,他還在喝,我壓根就勸不住."

姜墨璃一時無言.

這事,是白家的家事.她也幫不了這個忙.

尤其是在白家老太爺插手的清況下.

藏鋒看了看一臉疲憊的姜墨璃,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想道.

男女之情,真的是太恐怖了.

一個是那樣的儒雅俊逸,一個是那樣的殺伐果斷,一個是那樣的風光霽月,一個是那樣的聰慧理智.


一個一個,都逃不開這個劫.

藏鋒在心里腹誹了一下下,然後很不怕死的問了句,"你們兩個現在怎麼樣了啊?"

姜墨璃白了他一眼,"你說呢?還能怎麼樣."

藏鋒:"……"

看這情況,還是別去招惹她了吧.

一時間,兩個人都沒有話說了.

姜墨璃沒有回姜家,一整晚,她都在守著他.

有藏鋒的解酒藥,白少凡一早,天朦朧亮時,他就醒了.

"墨璃,你怎麼在這里?"

一開口,聲音都是嘶啞的.

姜墨璃扶他坐了起來,給他倒了一杯水,才道:"昨天剛回來,怎麼了?"

白少凡眼神一凝,停頓了片刻,才接過杯子,卻也不喝,只放在手里,道:"墨璃,你說,我該怎麼辦啊?"

他現在腦海里,盡是她的影子.要他放下,轉身去娶別人,他做不到.只要一想起她,他的心里,就只有深深的自責.

姜墨璃重重的歎了一口氣,"魚與熊掌,不可兼得,二者取其一吧."

就如我一樣,沒有辦法了,只能二者選一.

白少凡也不說話了.

是啊,二者選一.

一邊是父親,一邊是念碧.兩個最重要的人,偏偏就要逼他去選.

這世道,總是這樣的殘酷.

"其實",姜墨璃靠在床邊,猶豫再三,最終還是說了出來,"若她真的對念碧好,也不失為一個選擇.更何況,落碧姐姐也不想看見你這個樣子.能說說,是誰家的女兒嗎?"

姜墨璃回想起她的落碧姐姐臨死前說的話,其實是很糾結的.

論私心,她並不想大哥娶親.繼母有幾個是真心對繼女的,她擔心念碧受委屈.

但她又想讓大哥走出這個陰影.無疑,有個可以代替念碧姐姐的人,是最好的辦法.

白少凡看了看姜墨璃緊皺的眉頭,最終還是說道:"聞家大小姐,聞雅."

這話,若換成別人說,估計白少凡就要翻臉了,但她是姜墨璃,白少凡也就聽了些進去.

"咳咳咳."

姜墨璃一下子沒順過氣來,差點沒給自己的口水給嗆著.

"不是吧,那丫頭,那不是把一只兔子丟進狼窩嗎?"

太單純了些吧.

就白家那個大家族,族長夫人,可不是那麼容易做的.沒點心計手段,不被那些深宅婦人給撕了都難吧.白老太爺是怎麼想的啊.

白少凡聽見姜墨璃這樣子評價她,不由得就笑了,"她還比你要大吧,還小丫頭."

姜墨璃撅著嘴,"就她那心智,就跟姜萱一個德行,只有三歲.怎麼了,叫她小丫頭不行嗎?"

白少凡無奈的搖搖頭,"行,都聽你的."

要這樣算的話,你豈不是千年老妖了.

當然,白少凡知道,這話是不能給她聽見的.否則,耳朵又要沒清淨的時候了.

姜墨璃這才稍微滿意了些,替他掖了掖被角,"你先好好休息吧,我去替你試試你爹的口風.順帶把小丫頭撈出來去見見聞小姐."

白少凡現在頭痛的厲害,也沒做多想,點點頭,就又睡了過去.

親眼見著白少凡睡著了,姜墨璃才躡手躡腳的帶上了房門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