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反應與對策 (二)


在淮王的糖衣炮彈下,阿依娜倒是也給他透露了一些.但也三緘其口,命他不准到處亂說.

然後,直至今天,悲催的淮王才知道,原來自己那個高高在上的三哥並不是斷袖,而是癡心漢.

而且,自己媳婦,原來有個這麼大的後台.想想姜墨璃那個脾氣,能看不順眼就把李天麟給扔出去,淮王想起來就是一個冷顫.

真心實意的哄好了自家這個母老虎,夜色漸晚,兩人也就相擁而眠.

他們二人暫且不提.

姜家,現在當真是被放在在火上烤啊.

姜老元帥,雖然他的資曆要比眼前這人大的多,但眼前這人是皇帝,是這晉國之主.

俗話說得好,天子一怒,伏尸百萬.姜老元帥現在,也只能硬著頭皮面對他的疑心.一朝踏錯,姜家就將不保.

"姜老當真不知此事,那可否將墨璃的生辰八字交與朕."

實為商量,其實不容拒絕.

姜老元帥只能給皇帝寫了姜墨璃的生辰八字,心里七上八下的離開了皇宮.

墨璃,就只能靠你了.

姜老元帥現在是真的感覺到了無力.

自傳言那天起,姜家就一直有人再監視.這其中的意義為何,怕是只有上面的那人知道.

他自那天就明白了,他不能有任何動作,否則,一切就說不清楚了.

所以,墨璃,就只能靠你自己了.

姜老元帥迎著月色,孤獨的上了馬車,朝姜家而去.

而在他的身後,一道陰狠的目光,正赤裸裸的盯著他.

那道目光的主人直至姜老元帥上了馬車,才將目光轉向身旁的人,"爹,你說,姜墨璃那個賤人,這次還能安然無恙嗎?"

李丞相重重的一哼,"別忘了,還有另外一種結果.她可是鍾梓蕭的好師妹,這青梅竹馬的情分,可不一般."

這話,真的是別有意味啊.

李天麟看了看四周,確定沒人之後,才小聲的道:"爹是打算對太子動手嗎?那姑姑那邊,又該怎麼樣去交代啊."

李丞相眼神變得陰冷起來,"要成大事者,就不能拘小節."

說完,李丞相就離開了.留下李天麟一人,在回味著他這句話.

姑姑是要被放棄了嗎?

一下子,他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.

但這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.

過後,他又是那個心狠手辣的李家大少爺.

第二天,朝堂之上,吵的那叫一個激烈啊.

當然,這一切,都是圍繞著歐陽愚那幾句話來的.

李丞相一派與姜家一派,兩派人吵的是熱火朝天.

李丞相則是不斷在給皇帝上眼藥,中傷姜墨璃以及鍾梓蕭.

母儀天下,看她未必只有這點野心吧.手握晉國兵權,就是這江山易主,都可以.

而且,龍鳳呈祥,那就證明了太子當時也在場.龍,只有陛下才是龍.太子現在還未登基,就用上龍這個字,實屬大逆不道.

並且,太子與她可是同門師兄妹,難保兩人不會有什麼其他的關系.

剛開始還好,直到他提及鍾梓蕭.皇帝的臉色唰的一下就黑了.

將兩派人給罵了一頓後,直接就退朝了.

表面上看起來,李丞相的計謀沒成功,但實際上,還真的說到了他心里去了.

只是他比較理智,有些事情並不宜過早下結論.

只是,李丞相早朝時候來了這麼一出.

下午,就又有新的消息傳來.


歐陽愚現在是楚國皇帝的座上賓.

只這一條,姜墨璃的危機就去了一大半.

楚國皇帝的座上賓,那麼,這話究竟幾分真幾分假,就有待斟酌了.

這個消息傳的極快,不出一天,幾乎就傳遍了晉國.

這下,只要是聰明人,都需要斟酌一下,他這話的真實性與否了.

當然,皇帝也是這樣想的.

幾番斟酌下來,還是決定先派人去查一下他們兩人.再結合他們的說辭,看看究竟該如何.

當然,這一切都是在他們的預料之中.

有落英堂在,這個消息就沒人能夠攔的住.而只要這個消息傳了出去,那危機就算解了一半.

那麼,接下來,必定會有人去查她跟鍾梓蕭.當然,會查出什麼,肯定也是在她的預料之中.

凌霄閣這點本事,還是有的.

這不,白少凡很快的,就給了姜墨璃回信.

除了交代這件事情,就只有在最後,他也開始勸她了.

此後,你們最好還是隔著一段距離吧.你們,現在是再無可能了.

姜墨璃緊捏著信紙,伏在桌上.眼前總是控制不住的就會顯現出往日親密的美好時光.

想著想著,眼淚也不由自主的就出來了.

哭夠了,再也沒有力氣去哭了.姜墨璃才停止了哭泣.

梳妝台前,看著自己哭紅的雙眸.

姜墨璃緩緩拿起了脂粉盒子,不一會就可以了.

化了妝的她,比起平時,氣色更加的好了.唇紅齒白,眉眼如畫.一彎葉眉,更是與她平添了幾分嬌媚.一顰一笑,都勾人心魄.

看的鍾梓蕭,都楞了神.

但清醒過來,則是明白了,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.

鍾梓蕭心不在焉的聽她說完了所有的事情,直至最後,她交出了那枚令牌.

鍾梓蕭這才鬼使神差的扣住了她的手,姜墨璃一楞,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,也不敢亂動.就這樣,兩個保持著這個動作.

直到片刻後,鍾梓蕭才緩緩道:"還是在你手里吧,我暫時找不到人來管,而你也需要人替你去辦事.還是老規矩,落英堂的一切,我不管,你看如何?"

姜墨璃動了動嘴唇,卻不知道,究竟該說什麼.

這時,只聽鍾梓蕭繼續道:"既然你已經做好了選擇,那至少也應該聽我的吩咐."

姜墨璃這時,手一縮,就收了回去,"是,那微臣就謹遵太子殿下之命了."

話一落音,人早就轉身而去.

身後,鍾梓蕭的手,還是保持著那個動作,晦暗的眼神愈發的不明.

自此,人前,鍾梓蕭與姜墨璃,徹底形同陌路.

這個事情告一段落,姜墨璃跟鍾梓蕭誰也沒有表態,倒是有一種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之態.

這下,也沒有多少人,敢在胡亂議論了.

大概到了年尾,姜墨璃這一行,才算是徹底結束.

長時間的奔波,姜墨璃是身心俱疲.

只是,她還是沒得休息.

新年之際,皇帝大壽,舉國朝賀.

魏楚兩國太子,各小國王子,皆彙聚上陽.

姜墨璃現在是兵馬元帥,這一次,事情只會多不會少.

因此,一回上陽,她就必需要開始部署了.

所幸還有落英堂,許多事情,她部署起來,輕松的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