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流言漫天


"阿璃,前面好像很熱鬧,我們也去看看吧."

姜墨璃笑了笑,任由她拖著走.

這個吳大小姐看起來文靜乖巧,沒想到是跟姜萱一般性子的人.

不過,這樣子也好.能于這個"大染缸"里養出這樣單純可愛的性情,也是一種幸福吧.

或許是在她們的渲染下吧,姜墨璃也開始放松下來,漸漸的,也就解放了天性.

就這樣,三個人玩的越來越開心.漸漸的,就跑出去好遠.而落在後面的兩個人,也只能夠加快腳步,跟上她們.

直至一個攤位,吳淨嫻拉著姜墨璃跟姜萱停了下來.

姜墨璃一見著人群中的那人,心里的不安愈發的濃烈,她本意是不想上前的.但見著吳淨嫻很感興趣,姜墨璃也就跟著站在姜萱身後.

一副術士打扮,白發蒼蒼,但眉眼周正,眼神中似包羅萬象,讓人琢磨不透.面帶微笑,落在姜墨璃眼中,卻讓人絲毫感覺不到和藹,只覺得奸詐.

再看看旁邊的橫幅,測字算命,每天三卦,不准不收錢.

姜墨璃不由得在心里嘀咕,可真夠自大的.每天三卦,怎麼沒餓死你.

當然,有這個想法的不止姜墨璃一人.這里之所以會圍了這麼多人,大都抱著如姜墨璃一般的想法過來看熱鬧的.

"老頭,別在這裝神弄鬼了.要測字就趕快測,本少爺倒是想看看你究竟准不准."

一個富家公子哥看了有一會,見他始終沒動作,遂有些不耐煩的出言,想激他出手.

其實,不止一次有人想激他出手,但都無功而返.大家以為這次也是一樣,不料.

只聽他視線在圍觀的人群中掃視了一遍,最終停留在一個身著青衣的絕色女子身上,"呵呵,好啊,有緣人既然來了,那老朽也可以開張了."

姜墨璃心里是一個激靈,突然就想了起來.

人稱神算子的歐陽愚,算無遺策.來無影去無蹤,一天三卦,且只為有緣人算卦.在江湖上,可是一卦難求.

但姜墨璃只想呵呵了,我不信這些,你能放過我嗎?

當然,事實是不能的.

"姜小姐可有興趣一試."

不等姜墨璃回答,姜萱就異常激動的道:"哇,你可真神,你是怎麼知道她姓姜的啊."

這下,圍觀的群眾更加感興趣了.紛紛起哄,讓姜墨璃上前測字.他們想看看,他究竟能不能測准.

然而,姜墨璃粗暴的摁住姜萱,把她扔給吳忠賢.然後道:"歐陽先生可是一卦難求,小女子受不起,還是另選他人吧."

圍觀的人中有不少人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.歐陽先生,一卦難求,莫非是歐陽愚.

當然,這個時候大家還是按捺住了心里的疑問,只用火熱的目光看著正中心的那人的反應.

卻又聽見一個更讓人驚訝的消息,"姜三小姐當真過譽了.三小姐如今貴為晉國兵馬元帥,而老夫不過是一屆山野村夫,如何會受不起呢?"

這下,周圍徹底安靜了.

姜姓在晉國本就不少,只一姓,大家還想不到那個上面去.而兵馬元帥,姜三小姐,這些聯系起來.

眼前這人,就是大敗樓蘭,新晉的兵馬元帥,姜墨璃.

要知道,一旦戰火起,受害的只會是百姓.因此,姜家一向被奉為晉國的守護神.姜墨璃大敗樓蘭之事,早就傳遍了晉國.


大家都在猜想著,這個姜三小姐是何人.如今親眼一見,大都倒吸了一口冷氣.

沒人會相信姜家會作假,那就意味著,眼前這人,是真的憑自己的一己之力,退了樓蘭兵.

一時間,大家眼里,紛紛是敬佩的目光.議論之中,也帶著無比的敬意.

姜墨璃見狀,明白今天是騎虎難下了.今天,她是不願意,也得測這個字了.

遂在心里盤算了一下,才走到了他面前,咬牙切齒的道:"好啊,那就請歐陽先生賜教."

歐陽愚笑意更甚了,"那不知姜三小姐想測何字."

姜墨璃瞧了他一眼,提筆寫了一個"璃"字,"請先生一測."

"璃字,王在一旁,是離.小姐印堂發亮,是吉兆.離字,本寓意分離.想必小姐幼年喪母,曾經受過不少的苦.但離在王旁.這就意味著苦盡甘來.小姐苦日子,即將到頭.而且,王字,意味著小姐最後,當是母儀天下之姿啊."

他話一落音,圍觀的人又是一驚.母儀天下,這誰都知道意味著什麼啊.頓時,大家看姜墨璃,愈發的不同了.

而姜墨璃是頭皮一緊,歐陽愚,你究竟是誰派來的.

頓時,姜墨璃清澈的雙眸深處浮現出了一抹殺意,"歐陽先生是開玩笑的吧."

也算是威脅吧,姜墨璃只希望他能改口,否則,大庭廣眾之下,難堵悠悠眾口啊.

一旦傳回上陽,那我又該如何,他又該如何呢?

誰料,歐陽愚只當沒看見她的眼神,道:"老朽從不開玩笑,璃字本無此意,但加之小姐的生辰八字,乃是天下鳳主.更何況,龍鳳呈祥,老朽今日得見,也算不虛此行了."

姜墨璃一驚,老家伙,威脅我,真當姑奶奶是吃素的啊.

心里雖然這樣想著,但還是緩緩垂眸,眼神無意間瞟過人群.

鍾梓蕭遠遠的立在人群中,兩人眼神一對上,姜墨璃便明白了他的意思.

遂很大聲的道:"歐陽先生,在下只相信,我命由我不由天.我姜墨璃以後,只會是戎馬一生,馳騁疆場,而非你所說,告辭."

說完,便扔下一吊錢,轉身便朝人群之外走去.

歐陽愚似笑非笑的搖搖頭,"姜三小姐怕是忘了卦金吧."

姜墨璃腳下一頓,"卦既然不靈,歐陽先生難道還要收卦金嗎?難道,歐陽先生是想砸了自己的招牌."

歐陽愚並沒有再說什麼,似是默認,但又不像.

姜墨璃見狀,揚長而去.

盡管姜墨璃最後還是即時做出了反應,但他歐陽愚這一卦,還是不負眾望,一個晚上,就傳遍了.

然後,不僅僅是上陽,整個晉國,就是魏楚都得到了消息.一時間,掀起了軒然大波.

天下鳳主,這四個字,無論是誰,只要有野心,就無法忽視.

至于姜墨璃本人,現在則是腸子都快悔青了.她為什麼要出去,為什麼要去湊熱鬧啊.

讓你玩,這回好玩了吧.這條絕路,該怎麼走呢?

一個手握兵權的天下鳳主,皇帝不殺了我都算好的了吧.

交兵權入宮,還是死,二選一.這怕是我回上陽之後就要面臨的選擇了.

姜家本就被架在火上,這是要給姜家添最後一把火,把姜家送上絕路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