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燈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事實證明,孫亦銘就是有那個狗膽.自都山郡出來,一路上,直往姜墨璃身邊湊.而云擎則是每回都別有意味的笑了笑,笑的姜墨璃心驚肉跳,一點也不敢去看某個人,就怕云擎也看出來了.

每每只有等到忍不住,姜墨璃就會一腳踹過去.然後,孫亦銘又會死性不改.

就這樣,他們兩個人打打鬧鬧.幾個人一路從各個駐軍點奔波穿梭.至直蘇州,姜墨璃真的是腸子都快悔青了.

江南兩位守將姓鄭,分別是鄭云,鄭全,鎮守蘇州.當然,他們並不是親兄弟.與四位云姓守將一樣,只是結義兄弟.

當初姜墨璃第一個目標就是他們,再加之姜墨璃這一路上的事情,被加油添醋傳了過來.因次,江南之行,簡單的多.

至少再也沒有人要來挑戰她.這于姜墨璃來說,莫過于是最好的消息了.

然而,就是因為太輕松了.一直腦袋抽風的某人莫名其妙的在某個夜晚,拖著她去看什麼燈會.

要是姜墨璃知道會發生那樣的事情,她是打死都不會出去.

江南女子大多溫婉,雖然沒有明確規定,但平時還是甚少出門,唯有這種佳節之日,才能歡快的肆意而為.

因而,這天,街市上燈火通明,多的是男女歡快的笑聲.各式各樣的叫賣聲摻雜其中,當真是熱鬧非凡.

亭台樓閣,臨江小榭,花船游舫,無處不在透露著江南的風情.

姜墨璃被孫亦銘給帶了出來,在擁擠的人群中皺了皺眉頭.她喜歡安靜,這里著實太吵了.

眼見著他興致勃勃,姜墨璃也不好拂了他的興致.一路隨行,誰料,他一個轉身,就隱入了人潮中.

姜墨璃找不到人,也就沒了興致再玩下去.遂打算打道回府.

走了一會,卻見那自己最不願意見的人,立于燈火處.

姜墨璃咬了咬下唇,真是逃不出,也躲不掉.陰魂不散嗎?

見姜墨璃沒有走過來的打算,鍾梓蕭慢步走上前,道:"陪我走走."

姜墨璃再也沒這個膽子跑了,這是在大街上,萬一他又……,該怎麼辦.

姜墨璃現在只要一想起他做的那些,心里就說不清楚是什麼滋味.

為了避免出事,姜墨璃沒辦法,只能老實的跟著走.

或許是因為姜墨璃低著頭,沒注意.一個不小心,被後面的人一撞,很自然的就倒在不了前面那人的懷里.

等他松開,手又跑不掉了.

姜墨璃認命的撇撇嘴,被牽著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閑逛.

大概走了一會,才終于有人把她給解救出來.

"墨璃."

聽見那熟悉的聲音,不用姜墨璃說話,鍾梓蕭就很自然的放開了她.

姜墨璃退後一步,兩人之間隔了一小段距離,這時,聲音的主人才跑到了他們兩個人的面前.

見著鍾梓蕭也在,姜萱行了禮,然後就下意識的往姜墨璃身後一躲.

真的不是她膽小,而是全上陽,怕是除了姜墨璃,沒人不怕他了.

姜墨璃拍拍她的手以示安穩,然後問道:"你怎能還沒回去啊."

姜萱一年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她舅舅家.這回,自姜墨璃出兵樓蘭前,她就來了江南.按理說,待了這麼久,她也該回去看看了吧.

不過,就是姜萱不說,姜墨璃也知道是為何.

她那個老狐狸大伯,是真的疼愛他這個女兒.

"爹說我喜歡在舅舅家就待在這,回不回去也無所謂.然後我想著,你現在接手了二叔手里的事情,肯定很忙,我回去還要看那個老……的臉色,那我還不如在舅舅家待著."

姜萱顧忌著鍾梓蕭,家丑不可外揚,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,所以說到那里就及時打住了.

姜萱停了一下,瞥了眼他,發現他沒有生氣,遂又小聲的繼續說道:"墨璃,我表哥,表姐他們就在前面,要不要一起去玩啊,就是……."

姜墨璃給了她一個白眼,自己還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.想拉著我去玩,但又不想帶上他,就想著讓她開口.

但想著很長時間沒見她了,倒不如一起去玩,遂朝鍾梓蕭問道:"太子要同行嗎?"

姜墨璃在心里糾結著,他不喜歡跟不熟悉的人在一起,應該不會去吧.

不僅僅是姜墨璃,姜萱也在心里默默祈禱,別去啊,別去啊.

只可惜,天不隨人願.

鍾梓蕭不說話,只點點頭,表示要一起去.

姜萱一臉痛苦,姜墨璃也好不到哪里去.眼角蹦蹦直跳,總感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.

但事情已經這樣了,姜墨璃也無力回天.姜萱緊摟著姜墨璃,跟他保持著距離.三人並排走著,著實有些詭異.

大概走了一小會會,姜墨璃才在一個小攤上見到了吳家人.

吳家,雖然只是這蘇州地界上的知府.但家風清明,家教甚嚴,家中子弟也皆是不俗.

當年,大伯隨行來到蘇州,與當時的吳家大小姐,也就是大伯母一見鍾情.最後,自然是有情人終成眷屬.

只是,拜我那個"好祖母"所賜,沒幾年的好日子,就讓有情人陰陽相隔.

吳家雖然勢弱,但當年也是拼死要為大伯母討還一個公道.最終,還是大伯親自在吳家現任家主,吳毅言面前,跪下發誓,終身不娶,一心撫養姜萱.

吳家這才作罷.

吳毅言膝下一子一女,兒子吳忠賢,女兒名吳淨嫻.兩人皆是芝蘭玉樹,風姿清雅之人.

多說一句,吳忠賢與姜萱,早就訂了親,只等一年後,姜萱就會嫁進吳家.

以前,他也只是存在姜萱的描述中.此次,待真正見過人後,姜墨璃是真的為姜萱高興.

此人眉眼周正,自帶一股正氣.眼神清明,絕非投機取巧之輩.說話不卑不亢,進退有度.對她又視若珍寶,當真是寵到了骨子里去了.

小姑子又滿腹經綸,才華橫溢,溫文爾雅.與姜萱又是自小一起長大的情分.

這以後姜萱嫁過去,可真的是不愁了.

在聽姜萱介紹她跟鍾梓蕭的身份後,吳忠賢先是一楞,隨即眼眸中多了一分恭敬,卻沒有任何的卑微之色.

至于吳淨嫻,在看到鍾梓蕭後,只微微面露怯色,隨後倒是打量起了姜墨璃,似是對她頗為感興趣.

姜墨璃對于這種眼神清明,落落大方的女子向來很有好感.很快的,三人便有說有笑起來.

就這樣,三人走在前面,玩的那叫一個歡.而落在後面的兩個大男人,一個眼神落在姜萱身上,一個眼神落在姜墨璃身上,全程沒有任何交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