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迷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都山郡的夜晚是寒冷的.瑟瑟秋風吹過,刮起片片落葉,拍打著窗沿,好不熱鬧.

姜墨璃因為白天的事情,心里煩悶,睡不著.大半夜的,披著個披風就跑了出去.本著散散心的目的出去,卻讓她更加的煩躁了.

軍營後山頂上,他獨自坐著.在朦朧的月色下,獨酌.風吹起他那散落的青絲,月色下,他遺世獨立,孤寂落寞,看的人心酸.

姜墨璃冷靜的行了禮,"拜見太子殿下.微臣不知太子殿下在此,打擾了殿下,微臣這就離開."

說完,姜墨璃是打算轉身離開的.卻……

十指相扣,他指尖的溫熱包裹著她冰冷的小手.而姜墨璃很沒有出息的手在發抖.

她背對著他,嘗試過掙紮,但比力氣,她真的從來沒有贏過.

鍾梓蕭緊扣她的小手,"別走."

聲音低沉而抑郁,帶著絲絲的祈求,讓人無法抗拒.

姜墨璃心里似被刀割了一下,使勁咬了咬嘴唇.清醒了一下不,不能再這樣了.

與其當斷不斷,不如狠下心來.

姜墨璃這樣想著,手上一使勁,眼見著快要掙脫開了,結果.

一下子撞上他那堅硬的胸膛,姜墨璃的腦袋都懵了,氣呼呼的來了一句,"你干嘛."

只是,一對上那雙眼睛,姜墨璃的氣勢就去了一半.

鍾梓蕭看著她,一只手摟著她,一只手很自然的揉著她的小腦袋,"說了讓你別走,疼嗎?"

姜墨璃縮在他懷里,不說話,眼睛看向別處,打定了主意不理他.

鍾梓蕭也沒說什麼,只緊緊的摟住了她的細腰,將人禁錮在懷中.

只是,陣陣屬于她特有的馨香,湧入鼻中,讓他差點就克制不住.所幸,他克制住了,否則,她怕是早就翻臉了.

山下,是密密麻麻的營帳.徹夜,燈火通明.姜墨璃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,索性就數起了營帳的數量.

只是,她身上那雙火熱的手,哪里是那麼容易可以忽視的.尤其是脖頸處不停的傳來某人的呼吸,打在她身上,是那樣的滾燙.

兩人就這樣僵持著,也不知是過了多久,只聽他緩緩的道.

"那天,我昏迷的時候,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?我在害怕,害怕再也見不到你了.我不怕死,死有何懼.但,再也見不到你,我怕了.不過,我是幸運的.再醒來,就看見了你.睜眼的那一刻,是我這三年來,最開心的."

語氣是那樣的平靜,平靜到好像在說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.

落在姜墨璃耳中,真的是格外揪心.

然後,他就不再說話了.只一口一口的,猛灌酒.

"嘶,"姜墨璃吃痛,低頭一看,原來是自己的右手被左手用指甲給劃了一道小口子.

姜墨璃著低頭,青絲緩緩垂落.小臉埋在了陰影里,那份苦澀,無人看見.

他的一字一句,無一不是打在了她的痛處.姜墨璃,你何德何能,能有他如此待你啊.

也不知是哪里來的膽子,姜墨璃直接奪過他手中的酒壺,猛的灌了一大口.然後,眼淚很沒出息的就出來了.

鍾梓蕭皺眉,伸手就要去拿酒壺,"沒事吧?"

姜墨璃沒理他,硬著頭皮又灌了一大口,嗆的她使勁的咳嗽.

鍾梓蕭見狀,氣的不行,但見著她眼淚汪汪的模樣,頓時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,只能搶過酒壺,惡狠狠的叫著她的名字.

姜墨璃借著醉意伏在他懷里,抽泣聲斷斷續續,打在鍾梓蕭心里,一陣陣的痛.

"阿璃,再叫我一聲."

我只想聽你,再叫我一聲"三哥",就如初見時那樣.

姜墨璃動了動嘴唇,最終還是沒說出口.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,又開始如決堤的河水,噴湧而出.

鍾梓蕭捏緊了拳頭,最終還是松開了,強迫她抬頭,"你看著我."

姜墨璃被他捏緊了下頜,動彈不得,只能抬頭看著他.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,"我跟孫亦銘沒什麼."

說完,姜墨璃就後悔了.

你嘴巴多啊,為什麼要跟他解釋.誤會就誤會嘛,不正好嗎?

鍾梓蕭見她這樣,只說了三個字,"我知道."

雖然看見你們兩個在一起時會生氣,但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.

你要是真的喜歡他,那才叫有鬼.我鍾梓蕭喜歡的人,怎麼會這麼的沒有眼光.

我只是氣自己,只是羨慕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你身邊,與你說笑,打鬧而已.

這些話,他很想對她說.但他沒有,也沒有再逼她,只繼續把她摟在懷里.

只有這樣,他才能夠告訴自己,她還是他的.雖然只是自欺欺人,但也總好過沒有.

他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滑過她的發梢,姜墨璃渾身都是僵硬的,她能察覺到,她的心,跳的極快.一下又一下,不停的在提醒著她.

慧極必傷,師傅,你說中了.可是,我該怎麼辦啊?師傅,你能給小七出個主意嗎?

姜墨璃的腦袋真的很亂,情之一字,當真是這世上最難跨過去的劫.

有了晚上那一出,姜墨璃很幸運的失眠了.

第二天,一大早上的.她只能去找素心要脂粉,試圖遮掩過去.要不,頂著那麼大一個黑眼圈,她哪里敢出去見人.

也的虧了現在只有孫亦銘的事情了,只需他估算出具體的需求數量,他們就可以離開了.

這樣,姜墨璃也無需經常露面了.

閑暇之余,姜墨璃只管看著唐肅兩兄弟練兵.一次偶然的機會,倒是讓她抓住了皇後的人.

他就是唐蒙的副將,就是他,挑撥唐蒙來找她麻煩.同樣的,他還把姜墨璃在軍營里發生的事情,盡數傳了回去.

姜墨璃再次暴露出她心狠手辣的一面,當晚,一個錦盒自都山郡送去了上陽.

幾天後,後宮中,一個面目猙獰的人頭奉上了皇後的案幾,人頭上是一張紙條.

再有下次,定當再次讓你記憶猶新.

皇後起初又驚又怕,最後是憤怒.卻又只能硬聲聲的壓了下去.

然後,宮里就傳出皇後病重的消息,姜老夫人當即被急招入宮.

自此,姜墨璃與皇後,正式撕開臉面.

這個暫時不提.

皇後也算是倒黴,剛好碰上了姜墨璃心里最煩的時候.

她心里不痛快,怎麼可能會讓你好過.所以皇後也算是自作自受.

當然,有皇後給她發泄,姜墨璃本身,也舒坦了不少.

都山郡的事情告一段落,辭別唐肅兩兄弟,姜墨璃一行人,還需要繼續往前走.

只是,這一路上,于姜墨璃來說,真的是煎熬啊.

情字于她,真的是一團亂麻.

放下二字,就如千斤頂,重重的壓在她心上,讓她透不過氣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