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都山郡


第二天,旨意就下來了.

人選是太子,誰也沒有異議.

先是上陽周邊,再往江南,再去滇西.

這其中姜墨璃第一個到達的就是都山郡.

一路輕裝上陣,姜墨璃就只帶了素心一人.

姜墨璿離開時,把素心留下了.正好,清言留下替她照看好上陽.她就帶著素心,以防萬一.

鍾梓蕭身邊則只帶了是莫言,云擎相隨.當然,還少不了一個人,那就是孫亦銘.

糧草是孫亦銘提供的,他自然也要隨行.

所以,一行人都要在都山郡,候著某個欠扁的娘娘腔的到來.

都山郡軍營本是當今皇後曾經在此曆練過的,親信眾多.因此,姜墨璃這第一仗,不太好打.

"微臣恭迎太子殿下,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."

"屬下恭迎云擎將軍."

都山郡守將唐蒙,先是很恭敬的對著鍾梓蕭行禮,然後是云擎.

然後,用很輕蔑的眼神掃過姜墨璃,就沒有然後了.

姜墨璃的臉頓時臉上的笑意更甚了,制止了要發火的云擎.

瞧著唐蒙道:"既然唐將軍眼睛不好使,那不如早日卸甲歸田好了.要不累出病來,還說姜家不近人情."

什麼叫蛇打七寸,你不敬我,可以啊.那你這個位置就別坐了.反正等著接替的人,多的是.

在場的將士紛紛禁言,這不是他們能管得了的,還是當作不知道的好.

唐蒙被她瞧的是,心里咯噔一下,恍若看見姜將軍一般,背後涼嗖嗖的.

不會的,一定是錯覺.她一個小丫頭,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氣勢.

唐蒙在心里安慰著自己,面上裝作恍然大悟的模樣,"姜小將軍,真的是對不住,一時沒看清楚是你.還請將軍見諒."

姜墨璃翻身下馬,"抱歉,我還真的沒打算見諒."

替馬順了一下毛,然後繼續道:"云叔,不敬主將,按軍規該怎麼辦啊."

云擎看她笑的那叫一個歡快,頓時就無語了.在心里無奈的歎了口氣,這也是他活該了.

云擎下馬,拱手道:"按軍規,應打五十軍棍."

姜墨璃輕笑了一聲,別有意味的看了看唐蒙.

隨即厲聲道:"來人,行刑.唐將軍也是隨父親征戰沙場的功臣了,那就減半吧."

她叫的當然不是都山郡的士兵,而是她自上陽帶出來的.

唐蒙在被摳住後才驚覺,她不是說笑的.

"你不能打我,你一個小女孩,憑什麼對本將軍耀武揚威,我不服."

他若真的被打了軍棍,那在都山郡是徹底沒了面子了,他不能.

姜墨璃揮揮手,示意他們放開他,"好,那我就讓你服.軍營以武服人,就在這,給你個機會,打倒我.否則,五十軍棍,一棍也少不了."

唐蒙眼中透露出一絲狠辣,"好,那就別怪我以下犯上了."

說著,拳頭就已經朝她而去.

姜墨璃翻身一躍,輕輕一轉身,就到了他背後,"慢,無力,准頭不行.你這樣子,當真丟人."

唐蒙被激怒了,出拳的速度快了好多.姜墨璃也不躲,出手去擋.

都山郡的將士無一不是為姜墨璃捏了一把汗,唐蒙的武功有多高,他們是有目共睹的.在他們看來,姜墨璃對上他,必輸無疑.


這麼一個美人就這樣喪生在這,當真是可惜了.

然而,結果卻出乎他們的意料.

無論唐蒙怎麼樣出招,總能被她一一化解.

這下,只要是習武之人,都看明白了.她這是在逗他玩呢!

唐蒙很氣,是他輕敵了.一直被壓制著,又不肯給我一個痛快.不,我不能放棄.一定還有辦法的.

姜墨璃很惡趣味的耍的他團團轉.最終,還是云擎看不過去,大聲的叫道.

"小將軍,天都快黑了,別浪費時間了,早點結束,老夫也好休息休息."

姜墨璃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一面擋著唐蒙,一面大聲道:"好,那我就不玩了."

然後,姜墨璃一腳踹了過去,唐蒙就如斷線的風箏,飛出去好遠.

直至唐蒙艱難的站了起來,姜墨璃才重重的道:"唐肅,唐蒙軍棍一棍也不能少.還有,明天一大早,我要看見這半年來的軍務卷宗."

都山郡另一守將拱手道了一聲,"是."

看著自家弟弟一臉狼狽的模樣,唐肅是無話可說.

一開始就提醒過他,千萬不可挑釁,可他偏偏不聽.唉,真的沒點本事,能贏的了云擎將軍嗎?這次,就當是給他一個教訓吧.

姜墨璃不知道唐肅在想什麼,她只要一個回答,令她滿意了就行.

解決了唐蒙,姜墨璃然後就走到了云擎面前,語氣中帶著笑意的說:"走吧,別累著我云叔了."

云擎哈哈大笑,一行人牽著馬匹進了城.

本來唐肅是安排了城中最好的客棧,但直接就被三個人給拒絕了.

就三個正經主子,且都不是貪圖享受的.當即就表明.不用多安排了,他們就住在軍營里.

唐肅先是一楞,最後只能把他們帶到了軍營.

頓時,軍營里又是一番兵荒馬亂,一時間就炸開了窩.

其實就是因為姜墨璃跟素心.都山郡曾經抽調了十萬將士出征.回來後,經他們口述,大家對姜墨璃可是格外的好奇.

但自從看見了她本人後,那些沒去過北漠的將士就不信了,她,會是把人往死里訓練的人.

于是,大家紛紛懟上了那些從北漠回來的將士,你們也太能亂傳了吧.還以為有多恐怖,原來還是個小姑娘.

而那些在姜墨璃手里待過的士兵則是欲哭無淚.給你們跪了,你們別看臉去行嗎?

想想那些天被她給拉出去訓練,那真的叫一個水深火熱啊.

然後,只換來了一眾的不信.

大家無語,你們隨意,反正很快就知道了.他們已經能預料到了,接下來一段時間,又要受罪了.

至于素心,就是她那張臉惹的禍.

姜墨璃身份擺在哪里,他們沒這個膽,但對素心,他們就沒有顧忌了.于是,很多將士肆無忌憚的就將眼神落在了她身上.

當然,看看倒沒什麼事,關鍵是他們還談論.

素心是毫不在意這些,很淡然的跟著姜墨璃.只是姜墨璃不樂意了,冷眼瞧著唐肅.

唐肅一個眼神甩過去,驅散圍觀的士兵.

然後,尷尬的朝素心拱手道歉,"姑娘,真的是對不住了."

素心很淡然的避開了他的禮,"無礙."

姜墨璃動了動嘴角,怎麼我身邊都是些這樣的人啊.

明明以前還是個很正常的漂亮姑娘,怎麼現在愈發跟清言靠攏了啊.

不多說,有了唐肅的警告,要稍微的好了些.直到姜墨璃跟隨唐肅來到他安排好的住處,這才算徹底清淨下來.

只是,偶爾還是會有士兵,在門口徘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