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謀劃


想當年,二弟與弟妹,婚後幸福美滿.兩個如玉般的女兒圍繞膝前,當真就如神仙眷侶一般.

若沒有那件事情,現在,弟妹還好好的活著,墨璿三姐弟也不至于幼年喪母.二弟,也不至于苦守北漠.

想當初,她還只是個幸福的千金小姐.她的臉上,無時無刻不洋溢著最美好的笑容.

娘……

是你毀了她們三姐妹的幸福.

不要怪我,如今姜家只能依靠墨璃了.而且,你做的那些事情,也算是因果報應.

若能選擇,二弟怎麼會讓墨璃走到今天這一步.

都說萱兒太單純,可墨璃的聰慧,是如何來的啊,都是被逼出來的.

若能選擇,二弟何嘗不想嬌養著墨璃.若是可以選擇,墨璃又何須這樣.

姜家,終究還是欠了墨璃的.

從今以後,無論她做什麼,也只是她應該的.你,還是安心做你的姜老夫人吧.

別再想其他的了.

這樣,至少她不會對你動手.

你做的孽,太多了.以後,就當積德吧.

送走了姜墨璃,姜洪還是難以安寢.自己推著輪椅到了窗前.

莫名的痛苦從他眸中漸漸浮出.

一切都如她所料.

直至今日,姜墨璃才對著姜洪顯現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.

但她不後悔,因為她知道,他是不會插手的.

大伯跟伯母少年夫妻,情義深厚.伯母死在她手里,大伯雖然沒說什麼,但他是恨的.不過是因為一個孝字,他才忍她至今.

他不會動手,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會攔下我.

而且,整個姜家,也只有大伯,夠清醒.

姜家手握重兵,該怎麼去保全姜家.都要小心行事,一招不慎,滿盤皆輸.

以後我要做的事情,勢必會引起她們的不滿,姜家,我還是需要有人幫我盯著啊.

而大伯,就是最好的人選.

就只當你們是,多行不義必自斃吧.

私心也好,大意也罷.除非你們放棄那個位置.否則,就只有放棄你們了.

說沒有私心是假的,我恨你們,想讓你們死.但這決定權,在你們手里.

當年我沒死,那就是你們最大的錯.

那幾天,我是怎麼過來的,誰又能想象得到呢?

起初,也恨過你們,恨過爹爹,恨他不來救我.但更多的是恨自己,恨自己沒用.

若不是後來爹爹一直對自己百般呵護,自己怕是會一直走不出來.

後來,每天沒日沒夜的練武.手都破了,流血了,我都不放棄.為的是什麼,不就是今日嗎?

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.

是這個心念一直支撐著我.

但我也不是白白荒廢了這些年.

有些道理我懂,所以我才壓下了仇恨.但你們若是再不知悔改,就別怪我了.我不可能,讓你們把姜家給拖向深淵.

姜墨璃單手托腮撐在桌面,眼睛無神的看著一處.

她在想著,接下來該怎麼辦.

父親不在,祖父油鹽不進.有心人走不通他們這條路,必定會朝我來.

這些天一直在軍營里躲著,就是為了避免有人找上門.

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.

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.

就算我無心,手握大軍,就已經是無路可走了.

所以,我要先准備好,以不變應萬變.

除了沙狼衛,自己就再無人可用了.但沙狼衛自樓蘭開戰,就被安排在了黑石城.

太遠了,且沙狼衛的活動范圍只在北漠.其他地方,自己就是一個瞎子.


而落英堂,是不能再接觸了.

那該怎麼辦呢?

看來,還是得自己培養一些人.

無聲的戰爭很快就要開始了,沒個傳遞消息的人,真的不行.

皇後已經派人來請過很多次了,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.

還是把姐姐送回北漠去吧.

上陽,不安全.

今天朝堂一幕,再加上晚上之事,怕是有人著急了.

估計,不出三天,就會來人了,姐姐還是早走為妙.

而且,軍營里現在就靠著幾位叔伯替我抗著,底下有不少人,都對我心生不滿.只是顧忌著我的身份而沒有當面挑明.

內憂外患啊.

攘外必先安內,先解決軍營里的事情為重.

嗯,就這樣.

姜墨璃似想到了什麼,猛然起身,推門而去.

這一夜,瀟湘院一夜燈火通明.

第二天,姜家大小姐就以柳暉天身體不好的名義,與自家夫君跟婆母一同啟程,返回北漠.

送走了她們,姜墨璃這才稍微放下了懸著的心.

現在,該是她大刀闊斧,整理軍營的時候了.

另一邊,車隊慢慢西行.

"表哥,我擔心."

柳陽把人摟進懷里,"放心吧,她孤身一人反而方便了她行事."

他一邊安慰著懷里的人,一邊回想著她說過的那些話,心情格外的沉重.墨璃,你自己要小心了.

柳夫人心疼她,也安慰道:"是啊,你就安心休息吧.墨璃聰明,不會有事的.你要小心些,別動了胎氣.要不,她又要擔心了."

雖然嘴上這麼說,但他們兩個人,心里也沒有底啊.

女子為官,且手握兵權.流言蜚語,處處打擊.這其中的艱苦,也只有她才能體會到.

而我們能做的,就只有不給她添麻煩.

姜墨璿只能無力的倒在他懷里,她想哭,但她不敢.

她怨自己,怎麼這麼沒用.

且不說他們一行人心事重重的往北漠而去.

朝堂之上,姜墨璃正式提出了巡視軍營.

她要借這個機會,去立威.

這個自然也是自姜瀲傳下來的規矩.

姜家軍規定只能的有五百萬人,分布各處.身為兵馬元帥,每年兩次,都要下去巡視軍隊.

這可不是個簡單的活.

做的好,把就替自己立下了威信.行差踏錯,那就是在將士面前丟了威信.

身為統帥,姜墨璃現在缺的就是威信.所以,她必須盡快進行.

當然,這需要回稟了皇帝才行.並且需要皇帝指派一人陪同,相當于互相監視.

可是,這次,不按常理的皇帝反問姜墨璃的意見.

這可不是簡單的問題,回答不對皇帝所想的,那就遭殃了.

所以,姜墨璃眼珠子提溜一轉,答道.

"啟稟陛下,微臣資曆尚淺.並不知各位同僚能力如何,還是請陛下指派人手,助微臣一臂之力."

果然,皇帝很滿意.

但皇帝也並沒有給她答複,而是讓她回去等候旨意.

姜墨璃松了一口氣.這個老狐狸可真夠陰險的,要是說錯了,那就遭殃了.

這個人選大多數是皇子.姜墨璃選誰,都是個錯,索性裝傻,讓他指派.躲過一劫啊.

不過,會選誰,姜墨璃心中已經有了答案.

不情願啊,不情願啊.

但,他又是最好的選擇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