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決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目送著那對夫婦的離去.

姜墨璃最終,也只能轉身,回到那個不屬于自己的牢籠.

只是,這一轉身.

"你在傷心."

還是熟悉的語氣,熟悉的人.只是,再也回不去了.

姜墨璃抬起頭,微笑著問道:"有事嗎?"

這是第一次,姜墨璃重新直面他的眼神.

"上去,他們也在."

姜墨璃隨他的目光望向遠處的酒樓,沉吟片刻後,點了點頭.

一前一後,一個冷若冰霜,一個眉眼如畫,卻難掩落寞.

只有他們,他們五個人.他們三個,倒是聊的很歡,但言語中還是避著他們兩個人的事情.

鍾梓蕭本就不是健談之人,一個人坐在哪里,只管喝茶,從不插嘴.

而姜墨璃一手抱著白念碧,偶爾還能插一兩句話.

這一對比下來,某人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.

只是,姜墨璃很想說,你不愛說話就別說話啊,干嘛要一直看著我.

尷尬的別過頭看向窗外,只為躲避他的視線.

這一切,他們幾個大人沒看見,卻全部落入了某個小家伙眼里.

"師叔,你怎麼一直盯著墨姨看啊,師叔喜歡墨姨嗎?"

一時間,整個廂房寂靜無聲.

夏傑跟藏鋒一臉敬佩的看著白少凡,你女兒可真行啊.

白少凡白了他們兩一眼,誰教她這些話的,老實交代吧,要不等會別怪我見死不救.

夏傑搖搖頭,藏鋒一臉驚悚.很明顯了,某人自己祈禱去吧.

面對兩個人一臉幸災樂禍的眼神,藏鋒心里是七上八下.那兩可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啊.

果然,只聽姜墨璃問道:"念碧啊,你告訴墨姨,這是誰教你的啊,墨姨給你買糖吃,好不了."

一聽見有糖吃,白念碧很歡快的將人給出賣了.

姜墨璃臉上笑意更濃了,只是落在藏鋒眼里,那就是恐怖啊.

當然,她還不是最恐怖的,最恐怖的坐在他身邊呢!

藏鋒只覺得現在自己置身冰窖之中,由內散發出來的寒意.他討好的道:"墨璃,我錯了,救命啊."

姜墨璃對著他嫣然一笑,然後轉頭就去喂白念碧吃點心了.

藏鋒只能夠去求白少凡跟夏傑,然後徹底感受到了他們的惡意.

見死不救,還是不是兄弟啊.

其實,藏鋒啊.你教壞了他女兒,白少凡沒削你就不錯了,還指望他就你.

所以,除了悲催的被拎了出去,他哪里還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呢?
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在他被拎出去的時候,還有一個小家伙是關心他的.

"墨姨,二師叔跟五師叔是去干什麼啊?"

姜墨璃溫柔的替她擦去嘴角的殘渣,"他們有事情要去做,等會就回來了."

"喔,那師叔還是晚點回來吧,要不念碧的點心又會被他偷吃了."

白少凡跟夏傑笑噴了.

姜墨璃則是一臉無語.這貨,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.

而我們的小念碧,才不管這些呢?

一個是對她很好的師叔,一個是漂亮的姐姐,喔,不對,是墨姨.

雖然兩個人認識都不久,但墨姨身上香香軟軟的,坐在她腿上面,可舒服了.而師叔有時候喜歡跟她搶吃的,所以,還是墨姨最好啦,師叔還是晚點回來吧.

就這樣,悲催的某人被遺忘了.

直至他們接近用晚飯的時候,某人才一臉憔悴的跟在某個移動的冰窖身後走了進來.

對了,提一句,移動的冰窖,這還是藏鋒叫出來的.

最近這些天,鍾梓蕭,那就真的與冰窖無異.然後,藏鋒就叫出了這個詞.

話不多說,幾個師兄弟用完飯,白少凡率先拎著白念碧回去了.剩下的三個人也很有臉色的跑了.然後,就只剩下……

在經曆了一片死寂之後,某人終于用他那冷冷的聲音問道.

"你打算怎麼辦?"

"姜家世代忠心,當然是聽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人的命令."

"不幫我,也……."

鍾梓蕭難得的說話吞吞吐吐都,姜墨璃卻是聽明白了.

"放心,這個我懂.反正都在他們看來,這個聯系是剪不斷的.我可以傾盡全力幫你,但你又能給我什麼保證."

姜家祠堂倒是還供奉著晉元帝親手賜下的丹書鐵券.姜家眾人只要不是通敵叛國罪,都可盡數赦免.用了兩次了,只有最後一次,姜家若再出問題,那就只能反了.

皇位之爭,姜家注定避不開.

可該怎麼樣取舍,姜墨璃必須要下定決心了.畢竟,宮里還有個人,也等著她姜墨璃.

"我……."

鍾梓蕭艱難的吐出了一個音,就又沒話了.過了一會,才道.

"只要姜家沒有別的心思,我可保姜家三代."

"好,那我就把姜家,交付給……太子了."

鍾梓蕭動了動嘴唇,到了嘴邊的話還是咽了回去.一出口,就變成了,"好,就請姜大人,放心."

約定好了,姜墨璃孤身出了酒樓.留下他一人,在燈火的照映下,他那高大的身軀也顯得格外的孤寂.

功高震主,沒有退路,那最好的辦法就是低調.

老祖宗,你當初,是這個意思吧.

兵權交不出去,那是讓姜家繁華似錦的最好籌碼,卻又是懸掛在姜家頭上的一把刀.

姜墨璃望著高掛的匾額,這份榮華富貴,是用多少姜家子弟的鮮血,換回來的啊.

老祖宗,只希望,我這個決定,沒有做錯.要不,多少人的心血,就將毀在我的手里了.

一步一步走了進去,姜墨璃並沒有回墨竹居,而是來到了鴻文堂.

書房內,兩人相對而坐.

"你做好決定了."

"嗯,必須放棄她."

姜洪重重的歎了一口氣,畢竟是親妹妹,但……

"罷了,他可有說能許給你什麼."

"姜家三代安然無恙."

姜洪比較滿意的點點頭,"那要跟你祖父說嗎?"

"不,別說.不是我以下犯上,而是我信不過."

"也好."

姜洪艱難的吐出了這兩個字,停頓了一會,繼續道:"你計劃了很久吧."

"想必大伯也聽說過前些時候的傳言吧,我當時矢口否認了.其實,那是事實.當然,現在爹爹好了.你知道一個十歲的小女孩,知道自己爹爹活不了了,那是怎麼樣一種感覺嗎?你知道被關在哪里,是怎麼樣的嗎?我能讓她們活這麼久,已經是極限了.以後,只要不威脅到我,我不會動手.但其他的,就不好說了.我會接下這個位置,不過是為了父親,姐姐跟弟弟罷了.別給我提什麼血緣.當時我沒死,出來的就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姜墨璃了."

語氣中透露出無限的淒涼與怨恨.

但姜洪卻無法去言說.

一報還一報,這都是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