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評價


李天麟之事,其實,從姜墨璃第一次見他起,就已經吩咐了落英堂去查了.只是,在查出來後,姜墨璃就已經把她跟他之間那條唯一的聯系給斬斷了.

然後,李天麟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.

這次,姜墨璃故意把人給扔了出去,就是要鬧大到被他知道.只要他知道了,就肯定會去查李天麟的過往,那麼,那些證據,就會由婉兒呈上去.之後的事情,就已經與她無關了.

她在這件事情上,摘的干乾淨淨.誰都知道,她一整天都在姜家,宴請賓客.怎麼可能會有時間去安排布局.

明眼人看著,與她無關.但對于一些老油子來說,與她有關無關又如何.只要知道,李家這回輸了,就行了.

該知道的知道了,姜墨璃很滿意.但有一點不好,那就是她跟他,是徹底剪不斷關系了.在皇帝,在百官看來,他們有同門之誼,那就是太子一方的.

皇帝是親自去查過的,這件事情,姜墨璃的一點影子都沒有.所以,當他看向姜墨璃時,她很坦蕩.因為她知道,皇帝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了.

故意用那種懷疑的眼神看著她,不過是試探而已.果然,見姜墨璃沒任何心虛.皇帝也就不再抓著她不放了.

早朝結束,姜墨璃一臉悠閑的往軍營里走去,對比一下李家父子,那叫一個慘啊.

用一句話來形容李家父子,那就是不作死就不會死.這一切,都是他自找的.

今天這一出,也讓人看明白了.別去招惹太子一派的人,要不誰沒有些見不得光的事情,連李家都被挖出來了,誰還能幸免于難.當然,這一切都是後話.

姜墨璃本人,現在正對著一堆的軍務頭疼不已,才沒有心思去管他們亂嚼舌根.

而另一個,呵呵,從北漠回來之後,就沒見他休息過.一直忙的連軸轉,叫他浪費時間去聽閑話,你找死吧.

這個暫且不提,姜墨璃搞回來的一個大麻煩還沒有解決,好吃好喝的被養在驛站.聽說了這個事情後,有人,對她,是更感興趣了.

"斯零,你覺得這個姜小將軍怎麼樣,會是我們的威脅嗎?"

樓蘭王現在一提前她,心里真的是嘔血不止.

這個人真的是太恐怖了,表面是一副很好說話,很好欺負的模樣,結果一轉身,就能給你下絆子.且自從那次去找過她,樓蘭王就再也不想和她說話了.因為她能笑嘻嘻的說的你羞愧難當,沒臉見人,且全程找不出一點不妥.

本來是找斯零商量事情的,結果聽見有人在談論她,頓時就想到了路上發生的事情.順口就問了出來,萬一她又跳出來,那就麻煩了.

這次搞成這樣,樓蘭王是後悔的.想好了怎麼樣去求和,就怕又對上她,那後果簡直都能預料到.

其實樓蘭王是真的想多了,姜墨璃那個死丫頭,才不會有這個心思來坑你.對她來說,只要不發動戰爭,她才懶得理你.

當然,還是有人看的很明白的.

"請王上放心,她不會管的.只要不威脅到她,她不好管閑事."

不得不說,斯零看人還是挺准的.只要別招惹到她,你就是殺人放火,都與她無關.

樓蘭王這才稍微放下了一點懸著都心.

因為有人時刻監視著他們,即使是用樓蘭語談話,斯零也怕會泄露出去.

"那後天晉國皇帝召見,就按計劃行事."

"好,屬下先送王上你回去吧."

安撫好樓蘭王後,就命人將人送了回去.這里不是樓蘭,說話的時間太長了,怕是會出問題.

送了樓蘭王回去,他也回自己房間了.這些天他一直在反省,自己究竟錯在哪里了,以及,分析姜墨璃.

她安排的那些事情,都是需要時間的.


自己一直派人盯著上陽,卻還是等到了兵馬聚集,發兵之後,才知道領兵的是她.

她的勢力,究竟有多大,難以相像.且只是短短的時間內,就掌控了軍隊.那麼多的探子,就硬是沒一個人,查到她的事情.後面查到的那些,也是她故意露出來的.

而且,都把人安插到我身邊來了,我竟然都不知道.真的是……

斯零每次一想到這個事情,都血氣上湧.想自己征戰沙場多年,身邊的人都是親信.結果卻被她派來的人給替換了,自己還像一個傻子一樣,全然不知.

一步一步,都算的那麼准.算准了我會等著她爹一戰,算准了時間到達.

姜家的血脈就真的這麼強嗎?他不止一次在反問自己.可事實證明,好像就是這樣.

只是那一次的談話,她所表現出來的步步為營,謹慎小心,就是他,也不得不服氣.不過才十五歲啊,這份心智,真的是罕見.武功也不弱,且絕對還隱藏了實力.

再加之她的行事,哪樁哪件,都透露出她的能力.雛鷹起飛了,只要給她時間,那就又會有一只雄鷹,翱翔在晉國上方.

雖然羽翼未滿,但已經初顯鋒芒.她現在,還在蓄力,就等著有一天,沖上云霄.他不會看錯人的,他相信,假以時日,她會成為另一個"姜瀲."不,或許有一天,姜墨璃這個名字,會跟姜瀲一樣,成為另一個傳說.

他很興奮,這種興奮感是他這些年從來沒有過的.

他想看看,她能成長到何種地步.這樣的對手,才配得上他.

他自認為北漠再無對手,可當年輸給了姜磊,如今又輸給了她女兒.他不後悔,人沒遭受點挫折,又怎麼會有進步呢?

不過,這次注定是沒有交手的機會了.

聽人來報,她早就將怎麼處理我們這事推了出去.

這才是真正的聰明人啊,她的職責,就只是打仗.其他事情,能推就推.

這樣,那個皇帝才能放心.

東營,姜墨璃不停的在打噴嚏.

又一次,姜墨璃停了下筆來,揉揉自己的小鼻子.

心里想著,不會是李家那些人在罵我吧.真倒黴,都一天了.

呵呵,要是讓她知道是斯零在念叨著她,估計腸子都要悔青了.

反正也沒心思去辦事了,姜墨璃索性把筆一扔,東西一收,就出了軍營.

不想回去,就只能漫無邊際的在街上晃蕩著.

忽然,姜墨璃的目光被一對買脂粉的夫婦吸引了過去.

"相公,天也黑了,我們收攤回家吧.小鵬估計等著急了."

"嗯,好.你累了一天了,先休息會,我收東西去.今天賺了錢,等會買點肉,給你和兒子好好補補."

"好."

堅強如她,也被這婦人那洋溢著甜蜜的微笑刺傷了眼睛.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.平平淡淡,卻是那樣的幸福.

錦衣華服,美味佳肴.

卻處處透露著冰冷無情.

家……

茫茫人海,天大地大,可是這何處才是我的家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