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連手


頓時,整個花廳,鴉雀無聲.

這話什麼意思,很明了.

玄機老人一生只收了七個徒弟,除了魏國太子,還有五人.不說白少凡本身,就是他上面那位,可是把白念碧給寵到了天上去.若真的讓他知道,就憑他的手段,眾人就是想想牙齒都在打顫.

這時,白少凡又站了出來,"姜大人一是白某義妹,二是小女義母.希望有些人,說話長點心.玄機山上結拜,那就是永遠的兄弟,沒人會樂意看唯一的妹妹不高興.作為父親,也不會樂意看到女兒不高興.白某不才,保護女兒的能力還是有的."

白少凡是誰,四大家族之首,太子都要稱一聲大哥.且作為太子身邊的謀臣,心計手段,絕非一般.

而姜墨璃,身後是姜家軍.就憑這個,就是鬧到了皇帝面前,那姜墨璃也是有理的.連李大少爺都敢這樣扔出去,還是不要惹她為妙.

姜墨璃跟白少凡很滿意這種結果,也不多說,各自坐了回去.命人將念碧帶了回來,還是哄著念碧玩.這下,也沒人敢再去議論她們了.

這頓宴席吃的他們是心驚肉跳,那些官員算是看明白了.明天,朝堂上,怕是有的鬧了.姜李二家,一直都是死對頭.斗法斗了這麼多年,這次,不知道會是誰輸誰贏了.

很多人都興致勃勃的等著看大戲開鑼,而大戲的主角卻沒有想過該怎麼辦.因為,一切都會照她想的那樣去進行.她又何必要去擔心呢!

既然斷不了聯系,那就索性輔佐他清除阻礙.雖然,有可能會落的跟老祖宗一樣的下場,那也不過就是一死.只要能保住姜家,包住爹爹的心血,就足夠了.

清言望著桌上錦盒中那簡單卻格外刺眼的木雕,半晌,還是開口問道:"小姐,這個該怎麼處理."

姜墨璃的思緒被打斷,回過神來,手舉了起來,最後沒有碰到木雕就又落了下去,"收起來吧,別讓我看見."

清言楞了楞,突然就明了了,也不多說,收了東西就下去了.

"三哥,你好小氣啊,人家生辰,就送我這個木雕,而且還好丑."

"那還我."

"不要,這是你送我的."

"你說丑."

"我說丑,但沒說不要.而且,你技術有待提高,我要罰你,每年給我做一個."

……

姜墨璃嘴角噙著笑意,但眼中卻漸漸濕潤.一顆顆淚珠打在桌沿,細微的滴答滴答聲始終在提醒著她.

幸好,今天忙了一整天,現在,他們都各自回去了.且下人都被打發走了,要不,讓人看見她哭成這樣,那就不知會傳成什麼樣了.

姜墨璃哭累了,這才熄燈歇息.

明天,還有一場硬仗要打.

"今天你自己小心."

姜墨璃撇撇嘴,答了聲,"知道了."就出了姜府.

姜老元帥在心里重重的歎了口氣,她這脾氣還真的像老二,希望不要出事啊.

姜墨璃現在是愈發的不待見姜老元帥了,若不是他現在也不管事了,姜墨璃鐵定不會給他面子.

當年那個馳騁疆場的勇士,早就到了垂暮之年.再不複當年的果斷勇武,這個,姜墨璃一早就知道.當初羽翼未滿,姜墨璃只能按兵不動.現在,此消彼長,也是時候換個位置了.


姜墨璃一路上想著姜家那一團亂麻,想著該怎麼樣,才能理清楚.

不一會,就到了宮門口.

不是冤家不聚頭,剛下馬,就碰上了昨天被丟出了姜府的禮部侍郎.

仇人相見,分外眼紅,這是肯定的.只是,無論這李大人怎麼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我們這位兵馬大元帥.她都是回以一副你真的傻的可以的眼神,倒是把李大人又給氣的跳腳了.

但轉而,這個李大人好像想到了什麼,眼睛里分明就是殺意,臉上也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.

姜墨璃扯了扯嘴角,一路朝前走去,並沒有搭理任何人.

一時間,大家都有些看不懂了.李大少爺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,而姜大人也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,看起來也是信心滿滿.聰明的人早就打定了主意,一會作壁上觀,至于不太聰明的,則是在想著怎麼站隊.

喔,這里說一下,因為姜墨璃跟她爹同時在朝為官.所以平時大家都是叫她爹姜將軍,她叫姜大人的.畢竟,她軍功也沒有她爹多嘛!而且,姜墨璃也不在乎這些,也就隨他們叫了.

扯遠了,回到正題上來.

早朝開始,在商討了一些正事之後.李丞相本來是想打苦情牌,告姜墨璃一狀.結果,還不等他說話.一道折子就砸到了他的頭上.

"李丞相,你兒子干的好事,你自己看看吧."

李丞相翻開折子,差點沒暈死過去.

李天麟外放兩年,在哪里干了些什麼,李丞相一清二楚,但不是被擺平了嗎?怎麼會被捅到了皇帝面前.

李丞相一開始的反應就是姜墨璃,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呢?待看清楚姜墨璃正面帶著心災樂禍的笑容看著他,就更加肯定了.看著她笑靨如花,李丞相不由得臉都黑了.

他生氣,但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平息皇帝的怒氣,算賬可以日後再說.

誰料,皇帝是連讓他父子開口的機會都沒給.直接就當著文武百官的面,將一件件事情擺了出來.

貪墨,強奸不成,逼人自殺,打殺富紳,謀財害命……一莊莊,一件件,這些,還不足以讓皇帝這麼生氣,最讓他生氣的是與魏國太子來往親密.

皇帝當時看到這份奏折,第一個反應就是.怎麼,想謀反啊.

誰想求情,那就同罪論處.

皇帝是真的發飆了,李天麟被革職查辦,淪為庶人,永世不得再錄用.

李丞相被逼急了,指出姜墨璃可是與魏國太子是師兄妹的關系,企圖拖她下水.

姜墨璃撇了撇嘴,只指出了一點.當初我祖父中毒,下毒者乃他魏非然,若非太子派人想救,祖父早就死了.

當初姜老元帥在圍場中毒,但是好的蹊蹺.經姜墨璃這麼一說,一切也就都解釋的通了.而太子也承認了,就證明這是事實.

這下,大家都在腹誹.看你李丞相這回怎麼說,人家祖父都差點死在他手里,雖然都是師兄,但一個救了她祖父,一個差點害死他祖父.

這一比較下來,還不明顯嗎?

事情已經成了定局,李天麟再無翻身之地.

事情這麼湊巧,沒人會信.

姜墨璃新官上任,就扳倒了李丞相的兒子.不少人,也是對她刮目相看.

現在,她給百官留下的印象就是,不愧是姜家的人,當真是不容小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