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生辰(一)


滿懷複雜的心情送走了他,姜墨璃又盼來了一位小嬌客.

姜墨璃站在門口,遠遠的就看見了他們,不由得激動的走了過去,"大哥,五哥,六哥,你們怎麼一起來了."

"小七越來越漂亮了,來,六哥抱抱."

姜墨璃斜著眼睛看著他,臉上都笑意也愈發的濃,語氣卻是格外的陰森,"那你就來啊."

夏傑瞬間泄了氣,嘟囔著站到了白少凡後面,"算了吧,我怕死."

為什麼要變啊,丟臉死了.

以前,他們幾個師兄都喜歡這麼逗姜墨璃,她則總是會躲.可這次姜墨璃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.夏傑哪里敢碰她,要不某個醋壇子不得扒了他的皮.

可是他忽略了,以前,那是因為,總是有一個人,會擋在她面前.現在,可沒有人,替她擋了.

不說這些傷心事,姜墨璃看他那模樣,真的是又好氣又好笑."行了吧,真當自己是小媳婦,還委屈上了."

夏傑平日里最恨別人說他像女的,每每聽見那些話,總是會氣揍人,但面前這人,他也只能當作沒聽見了.誰讓他打不過呢.

白少人,藏鋒在一旁懶著,白少凡還能忍得住不笑出來,藏鋒可就沒有這個顧忌了.

然後,夏傑的臉徹底的黑了,眼見著要開始鬧起來了.

夏傑瞪著他,不敢招惹這小姑奶奶,難道還不敢招惹你嗎?

藏鋒回以他一個眼神,老子還怕你啊,"小姑娘".

兩人之間火光四射.

這時候,白少凡就該起作用了."好了,今天是墨璃生辰,你們幾個做哥哥的,還鬧,可就有些過頭了啊."

雖然他們也只是小打小鬧,但是,不阻止了去,等會肯定會丟臉的.所以,白少凡只能提前制止了他們去.

當然,白少凡的威力還是蠻大的.

用眼神激戰的兩人只能偃旗息鼓,但還是互相看對方不順眼.

"爹爹,這個漂亮姐姐是誰啊."

姜墨璃頓時就被這一道如黃鸝般清脆悅耳的聲音吸引去了目光.

這才注意到,大哥身後,一直藏著一個小人兒.

姜墨璃蹲下身來,伸出了雙手,"念碧,過來."

小姑娘看了眼自家爹爹,得到准許後,毫不猶豫的就撲了過去,"漂亮姐姐."

姜墨璃一把抱起了她,站了起來,"嘴這麼甜,是偷吃了多少糖啊,我來聞聞."

白念碧害羞的捂住小嘴,"沒有,念碧沒偷吃糖,都是正大光明的吃的,姐姐不要來聞啦."

幾個大人是都被她給逗笑了,姜墨璃歡快的笑著,手指輕輕的刮刮她的小鼻子,"小人精,墨姨不聞了.墨姨相信,我們小念碧,沒有偷吃."

念碧先是看了看姜墨璃,確定她不會過來偷吃後,才慢慢的放開了手.這一連串的動作,成功的把幾個大人又給逗笑了.明明兩個人都是云淡風輕的人物,怎麼生下來的女兒這麼鬼靈精怪.


姜墨璃心情極好的點了點抱著的小丫頭的額頭,對著白少凡一行人道:"進去坐吧,也快開宴了."

白少凡欣然應允,只是抱不回白念碧,也不知是怎麼了,她就賴在了姜墨璃身上,連白少凡抱都不樂意.

姜墨璃自然是樂意的,連忙催著白少凡他們進去,自己則是抱著白念碧,跟在他身邊.

其實夏傑跟藏鋒很想阻止的,總感覺等會會造成誤會.

因為他們三個看起來,真的是太像一家人了.尤其是那麼湊巧,三個人都是顏色近似的青色,俊男美女,真的是怎麼看怎麼和諧.而念碧的娘親,白少凡從來就沒說過,難保不會亂猜啊.

然後,果然被這兩個烏鴉嘴說中了.

當他們入席後,在很多人心里,都在回蕩著一個念頭,白小姐,不會是姜小姐的女兒吧.

也有人會說,年紀對不上吧.但也不閥有些思想猥瑣之人,認為姜小姐那般貌美,白少凡會動手也在情理之中.

姜墨璃跟白少凡皆是練武之人,耳力不凡,就算他們再怎麼壓低了聲音討論,也逃不過他們兩個人的耳朵.

白少凡很有風度的,只是,雙眸中晦暗不明.姜墨璃嘛,因為怕嚇著白念碧,臉上也還是帶著笑意的啦,只是,某些人,早就在她這里,有名字啦.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.

然後,很多人莫名的覺得,背後涼嗖嗖的.沒辦法啦,誰讓你們嘴賤,亂說的.當然,這些都是後話.

現在,姜墨璃只顧著逗那個小丫頭.

小小的人,說話流利又清楚.偶爾一句話,逗的姜墨璃笑個不停.

雖然知道這些落在別人眼里,絕對會亂想.但姜墨璃跟白少凡又豈是那種會在意別人眼光的人.

要說,要怎麼想,隨便你們.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.要不,姜墨璃也不可能忍得了姜老夫人跟方敏這麼多年.

念碧是落碧姐姐唯一的骨肉,當初一生下來,幾乎是姜墨璃撫養她的.好不容易再見她,姜墨璃怎麼可能不想跟她好好的親熱呢?

所以,她才不會管,別人會怎麼想.

當然,有了念碧在手里,姜墨璃也可以躲過敬酒這一關.不過,還是有人哪壺不開提哪壺.

"姜大人這般疼惜白小姐,難不成白小姐是姜大人的女兒嗎?"

姜墨璃臉色徹底僵住了,耐著性子把果子喂給了白念碧後,吩咐了清言帶她下去玩.

直到確保白念碧走遠,她跟白少凡是同一時間站了起來,一時間,氣氛格外詭異.

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:"李大人,話說明白些,在下沒聽懂."

姜墨璃跟白少凡雖然年紀小,但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,完全不亞于混跡官場多年的李丞相.自然,李天麟不可能受得住.

但盡管如此,他還是強撐著,"白大人,姜大人不是心知肚明嗎?難道是惱羞成怒了."

"既然這樣,那就.",姜墨璃扒開被藏鋒跟夏傑扣住的雙肩,大聲道:"來人,把李大人給我扔出去,我姜家不歡迎他.以後姓李的別出現在我姜家,否則,我見一次打一次."

要是平時,姜墨璃肯定會動手.但今時不同往日,她有其他的辦法.但眼前,她不想看見他.

說一不二,向來是姜家的傳統.管你是誰,主子發話,當然要聽從.然後,李家大少爺,就這樣子,被重重的扔了出去.

"念碧四個義父,一個義母,你們也能想到是誰.我脾氣在他們之中,還算是好的.脾氣不好的,可不會有耐心去聽你們解釋.所以,誰要是有什麼齷齪的心思,我勸你們最好把話給爛在心里.李大人今天這話,我不會去追究,因為,會有人去算這筆賬.這番話,算是我的好意提醒.聽與不聽,你們隨意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