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生辰


姜墨璃對于軍務漸漸熟練,姜老元帥看在眼里,也漸漸的放下心來.

日子過得飛快,很快的,也到了姜墨璃並姜老夫人的生辰.

這怕是姜墨璃最惡心的事情,當然,姜老夫人也惡心的不行.但就是再惡心,也還是得一起過.

往常,總是自家人一起吃頓飯就算過了生辰,從來都不會大辦.這讓姜老夫人極度不痛快,而姜墨璃卻樂意的很.但今年,姜墨璃已經是兵馬大元帥了,想低調的辦,也辦不了了.

姜墨璃戳著筷子,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姜老元帥,"外祖父,你沒開玩笑吧."

皇帝想干嘛呢?我一個剛上任的元帥,小生辰還大辦,想讓我死的更快嗎?你是日理萬機的皇帝,干嘛要關心我生辰這種小事咯.

姜老元帥尷尬的咳了一聲,"墨璃啊,反正這些年你的生辰也沒有大辦,這次,就當是慶祝一下.再者,你明年就要及笄了,到時候肯定逃不掉,現在就當提前適應一下."

姜家男女,除了成人禮,就只有整壽會大辦.這是姜家的規矩,就是姜墨璃再不樂意,她明年也要去面對.

盡管是這樣,還是平息不了她的怒氣.好好的一個生辰,本來跟那個人一起辦,她就不痛快.現在,還要去應付那些笑的一個比一個假的笑面虎,還不如不過呢!

姜老夫人是高興過頭了,她這些年來,就沒過過一個滿意的生辰,這次,總算是可以如願了.但見著姜墨璃一臉不情願,頓時就不高興了."哼,看來現在你是當官了,脾氣也大了,竟然這樣看著你外祖父,還有點規矩嗎?"

姜墨璃眼神一下子犀利起來,甩了筷子,看著她,"是又怎麼樣,規矩,上梁不正下梁歪.真想講規矩嗎?要不要我真的把姜家錯亂的規矩掰正回來啊.只要,有人別後悔."

本來心里就有氣,再加之看見了他那副惡心的模樣,姜墨璃頓時就沒有了吃飯的心情了.甩了筷子,索性直接就回了墨竹居.

沒人說姜墨璃什麼,倒是姜老夫人,被姜老元帥,當著所有人的面,給數落了一頓.之後,姜老元帥也離席了.對著姜老夫人,大家哪里還有吃飯的心情,遂都借口回自己的院子去了.

姜老夫人這時,才是真的反應過來.她,早就不是那個小丫頭了.她現在,是兵馬大元帥.只要她一句話,自己就能永遠翻不了身.她不甘心,但也沒辦法.無論是她,還是她女兒,怕是都還要倚仗她.

自此,姜老夫人也安分了許多.

而姜墨璃就是再不情願,她的生辰宴會還是如火入塗的開始准備了.

至于姜墨璃這個主人,只能是眼不見心為靜.每天早早的就躲了出去,直到深更半夜才回來.

姜墨璃之所以不願意過生辰,一是因為,爹娘不在身邊,師傅師哥也不在身邊,她過這個生辰又有什麼意思呢?再者,以前,每年生辰,那個人,總是會給自己送各種各樣的禮物來逗她開心.

但無論她再怎麼不願意,這天還是來了.

"姜姐姐生辰快樂."

姜墨璃微微一笑,接過聞雅遞過來的禮盒,"謝謝,怎麼不去前面坐著,到這里來了."

當真是人以類聚,姜萱單純,她的好友,也是個單純的.這般純潔的笑容,看著真的舒服.

姜墨璃對這個小姑娘,愈發的有好感了.臉上也微微帶了點真誠的笑意,在問明了她們是嫌里面悶,想溜出來玩的.遂給她們保證,讓她們去玩,前面有她擔著.

能躲一個是一個吧,那種地方,並不適合這兩個小丫頭.

姜萱跟聞雅倒是沒有想這麼多,很激動的謝過了她,兩人手牽手的就跑到了姜萱的院子去了.

姜墨璃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,眼神暗了暗,隨即又恢複了正常.帶上清言,就往前院走去.


來到花廳,早就來了不少的人.姜墨璿跟柳夫人和柳陽在招待著,一見著姜墨璃,先是一驚,隨後反應過來,都紛紛上前來道賀.

不是他們沒見識,而是姜墨璃今天真的是與往常的形象很不同.

往常,姜墨璃一身不是官服,就是長袍,頭發利落的束起,無論是打扮還是走路,都似男兒.除了那張無法改變的臉與話音,只要不從正面看,那活脫脫的就是一個粗糙的男子啊.

而今日,姜墨璃奈何不了姜墨璿跟柳夫人,被換了女裝.雖然打死都不施粉黛,但她那張傾國傾城的臉,還需要裝飾嗎?當然是不需要的.

再加之,三千青絲微微紮起,腳下步步生風,帶起青絲飛揚,遠遠望去,煞是好看.

一襲淡青色裙裝,利落乾淨.愈發襯的她是膚若凝脂.在陽光下,小臉白里透紅,顯得愈發的嬌豔.

初見,真的沒人會把她跟那個在朝堂上牙尖嘴利,指揮三軍的那個姜元帥,混為一談.

姜墨璃撇撇嘴,自然知道她大姐跟舅母在想什麼.

這個年代,從來都是對女子不公平的.

我這樣的舉動,無疑是離經叛道.若非姜家有先例,我怕是早就被吐沫星子給淹了.

又怎麼可能,會有人會真心想娶我呢?不是為了財,就是為了我手里的軍權.這樣的人,只會讓我惡心.而且,除了他,我怕是很難得再看得上別人了吧.

與其這樣,不如孤身一人.瀟灑的活著,有何不可呢?

因此,對于她們的這個念頭,姜墨璃從來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.

被拖著與女眷寒暄,讓姜墨璃徹底體會到了,什麼叫生不如死.現在想想,還是在朝堂面對那些男人要好的多.至少,他們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打量自己.被她們這樣看著,姜墨璃當真是如坐針氈.

好不容易脫身,姜墨璃都感覺,自己的背後,都出汗了.旦現在還早的很,還有那些老狐狸沒應付呢?

聽到下人來報,聖旨到了.

大家又都紛紛准備好接旨相關事宜.

聖旨的內容無非就是表彰柳老夫人教導有方方,教出了一個好孫女,然後又賞了許多都珍寶給姜墨璃.

這些,對于姜墨璃來說,本來是無所謂的.但,這前來宣旨的人,卻是讓她的心情,沉到了谷底.

待他念完了聖旨,姜墨璃故意低著頭,雙手舉過頭,接過聖旨.這一連串的動作下來,眼神是一直躲著他.

接下了旨意,姜墨璃就怕他藥留下,想了很多種拒絕的方式.幾次想說話,動了動嘴唇,最終還是作罷.

倒是姜老元帥,出言挽留,但他卻拒絕了.只留下一個禮盒,言明是送給師妹的生辰禮,就帶著人回宮去了.

姜墨璃看著那個禮盒,頓時覺得格外紮眼.

他究竟想干嘛?我幾次三番拒絕了他.他那樣心高氣傲的人,當時他摔了碧血蕭,不就是告訴了我答案嗎?那送禮過來,應該只是禮節性的吧.

畢竟,我跟他,還是師兄妹.是的,只是這樣子的.

姜墨璃不知道,自己究竟在想什麼.見他送禮物的時候,有一絲的如願以償,但也有內疚,有膽怯,有害怕……

五味雜陳,她真的是被自己給搞糊塗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