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啟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確定姜安明沒亂想,姜墨璃也總算是安心了.

即將回上陽,軍中瑣事繁多.姜墨璃也只能安心待在軍營里處理事情.

這不,她剛從自家老爹那里問了些事情出來,打算往自己的地盤走去.

忽然之間,一道凌厲都掌風從身後而來,就只差一步,就要打中姜墨璃了.所幸,她躲的快.

"斯零將軍這是何意."

姜墨璃簡直就想罵人了,就這一掌下去,要是沒躲過去,我這小身板,還要嗎?

斯零一身黑色長袍,很鎮定的拱手道:"一時興起,還望小將軍見諒."

姜墨璃扯了車嘴角,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,"那就請將軍讓開,姜某還有事在身,耽擱不得."

"在下還真有一事相求,還請小將軍稍等片刻."

姜墨璃禮貌性的一笑,"斯零將軍請說,若姜某能盡一臂之力,定當不會推辭."

斯零微微一笑,"不知可否換個地方."

姜墨璃心里直發毛啊,這笑的,真的詭異."這大熱天的,將軍不如去姜某帳中喝杯茶,如何."

斯零欣然應允,兩人甚是和諧的進了營帳.

談了一會,斯零滿意的走了出去.

姜墨璃不動聲色的看著前方,心里卻是想不太明白了.他,這是想干嘛呢?信,還是不信呢?

這事,姜墨璃在心里記了一筆,就把這事丟到了腦後.

現在,她要忙的,是回去的事情.這件事情,還是等以後再說吧.

滇西的將士早就出發,返回駐地.但還有百萬將士,要怎麼辦呢?

現在戰事已平,東營只留了二十萬人在,剩下的將士早就返回到了各自駐地.那這百萬將士,是將他們盡數帶回去,還是就此地讓他們返回駐地呢?這個問題,姜墨璃是考慮了很久的.

晉國疆域廣闊,兵將數量是有限制.包括上陽,江南,滇西和北漠四個地方,常駐軍隊四十萬人,晉皇還分為了十七個駐軍點,每個點二十萬人.若要召集將士,四通八達,方便的很.而這十七個點的將士,分別由這四個地方的將領統率.一但戰事起,他們就要聽憑調遣.若無戰事,他們則是回自己的駐地,勤加練兵.耕種生活,平日里,倒是也可以自給自足.

當初老祖宗耍這一招,為的就是不讓皇帝對姜家過于忌憚,四處分散的兵力,你若真的想造反,那還得想想怎麼減少動靜.同樣也是威懾了外邦.道道關卡下來,也是給晉國提供了保障.而且,兵民兩用,也給孫家,減少了一些重擔.

扯遠了,單單是回上陽的這一路,多的是駐軍點.姜墨璃想了很久,最終還是決定.云琿帶著八十萬人先行一步,剩下的人,她跟云渤帶著,跟樓蘭王慢慢耗.有這麼多人在這,有人想搞鬼,怕是也難.

要不,拖著百萬大軍,跟他晃上一兩個月才回到上陽,那孫亦銘會殺過來的.

不是她想多了,而是事實果然如此.

大軍出發,稍微走快一點,那個遭雷劈的樓蘭王,就說受不了.

姜墨璃翻翻白眼,下令安營紮寨.反正,這些,她都已經猜到了.行啊,我就跟你耗.就看看,誰耗得過誰.

此後,只要樓蘭王一說不舒服,那就不走了.不出十天,他就受不了了.

因為,軍營里,姜家的規矩就是一視同仁.上下,吃的都是難以下咽的大鍋飯菜,就是金尊玉貴都太子,也沒有例外.再加上有姜墨璃的示意,那飯菜,可比平常的難吃了不少.

斯零倒是沒事,但那個樓蘭王父子,就真的快哭了.

他們也來找姜墨璃提過,想要改善一下,但姜墨璃吧啦吧啦的給他們說了一串,總結起來就是.

我們太子都能吃的下,你是誰啊,有多精貴啊,還想換,沒有.而且,軍營里面,一視同仁,老子都沒開小灶,你算老幾啊.

然後,樓蘭王是再也不敢哼哼了.

行軍速度加快,半個月左右,還是到了上陽.

當然,在這里還要提一句某人,現在姜墨璃是見著他就怕啊.

其實他只不過是回到了初次見面的那樣,但姜墨璃是心虛,每每見他,都繃緊了.

幸好,他現在也不愛搭理她.除了公務,他們兩人,是再也沒有說過話了.

就這樣一路行至上陽城外.

姜墨璃看清楚了這陣仗,頓時有些無語了.她並不喜歡很大的陣仗,但,這下,也算是昭告了天下.他皇帝,認同了她姜墨璃.姜墨璃就是不喜歡,也得高興的接受.

"微臣拜見陛下,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."

"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……."

隨著姜墨璃的一個大禮,將士們也紛紛下跪行禮.

那聲勢,才叫一個浩大.

皇帝心滿意足的看著他們,手一揮,他們才齊刷刷的站了起來.

天朝上國,並非是浪得虛名.這也是晉國為何能居三國首位的原因.沒有這些將士,沒有姜家,那是萬萬做不到的.

天子相迎,百姓夾道歡迎,如此禮遇.姜墨璃此戰,是贏了.

只是鮮花著錦,烈火烹油.若是可以,姜墨璃,甯願不要這份禮遇.

待與皇帝寒暄過後,姜墨璃又對著他們三人,行了個大禮."祖父,舅母,大姐,我回來了."

柳夫人雙目含淚的扶起了她,"好,回來就好."哽咽之下,也只說了這幾個字,于姜墨璃而言,卻是情比千金.

拜別過家人,姜墨璃翻身上馬,一路游行,入了城門.

宮中早已經設宴,姜墨璃無法推辭.

新晉的兵馬大元帥,自然多的是人恭維.一番虛與委蛇下來,真的是比練功還累.

姜墨璃平素最煩臉上帶"面具"之人,偏偏朝堂之上,誰沒有個"面具"帶在臉上.假模假樣的,姜墨璃是真的有些受不了.

咬緊了牙關應付了他們,宮宴結束,姜墨璃是溜的比兔子還快.

回到姜府,姜墨璃換下女裝.

從盒子里順手拿起一個簪子,剛想挽頭發,卻又楞住了.

心情極度不好的把簪子往妝台上一扔,面露疲憊之色的往妝台上一趴.

"還是不舍得."

姜墨璃一聽這個熟悉的聲音,就發誓,以後打死也不跟人說自己的事情了,就是再親近,也不能說.

手帕交什麼的,分明就是用來堵心的.當然,還有兄弟,也是一樣.說起話來的紮心程度,當真不是說笑的.

姜墨璃趴在妝台上,歪著頭看向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個身著大紅色織錦長裙,挽著個婦人發髻的死丫頭."就這樣出來,你們家那位,不會發現啊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