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教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姜墨璃很想知道,究竟是誰,能有這麼大的本事,逼的藏鋒這樣.但,還不容她細想,事情就來了.

看了看清言遞上來的消息,姜墨璃總覺得,還是不對.都已經動用了沙狼衛跟阿依娜的人了,還是查不出自己想要的結果.真的,是自己太多心了嗎?不,絕對不會只是這樣.

那該怎麼去查呢?跟斯零去套話,不行.那是個老狐狸,自己這次不過是利用他的好勝心,險勝而已.真的再去他面前晃,我不是找死嗎?

樓蘭王,算了吧.身體又不好,等會賴到我身上來,說不清楚.

這兩個人,招惹了誰,都是個大麻煩.我最怕麻煩了,還是不要去招惹他們了.

其實,說到底,還是她懶得去應付他們.牽一發而動全身,鬼知道,會出個什麼問題.

再三考慮下,姜墨璃還是打算就此作罷.只要背後的人想動手,那就還會再來的.

所以,她現在,還真不沒空去管他們了.

坐了這麼久,活動活動筋骨去.

走出營帳,大家為了區分,叫姜墨璃一向是姜小將軍,雖然帶了個小字,感覺怪怪的,但這些天下來,聽的也順耳了些.

本來是想出來散散心就回去的,結果,卻又招惹了個麻煩.

"怎麼回事?軍營重地,在這里鬧事,是想挨軍棍嗎?"

不得不說,姜墨璃蹦著張臉說話,也還是挺有威懾力的.尤其是故意壓低了聲音,頓時就中氣十足.

本來鬧成一團的眾人,一見著姜墨璃過來了,頓時就安靜下來了.

姜墨璃走了過去,看見自家那個不成器的弟弟,頓時頭都大了,遂不耐煩的問道:"怎麼回事?軍營之中,是能到處喧嘩的地方嗎?姜-安-明."

被點到名字的人頓時心里一驚,但還是勉強保持鎮定的走到她面前,"姐,我……."

"你說,怎麼回事?"

姜墨璃很不耐煩姜安明要說不說的樣子,直接就越過了他,指著一個看起來瘦瘦小小的士兵,讓他來說.

那個士兵緊張的一抹額頭上的汗水,"小的牛二,見過將軍.這事……."

他是真的沒這個膽子開口,他只不過是看熱鬧的,真的沒想到會惹上事情.

姜墨璃很不耐煩一個大男人這樣,然後說話的語氣也就帶著點厭煩,"支支吾吾的不肯說是吧,行.就你們這慫樣,還是想上戰場,別丟人了."

這話一說出口,在場都是熱血男兒,被人說成這樣,當即就有人不同意了.

"是他們幾個,在議論將軍.說將軍現在掌權,那以後姜小少爺怕是沒有好日子過了,怕他是要一輩子被將軍給壓低一頭,簡直就是丟人.然後小少爺就跟他們吵了起來."

姜墨璃明亮的眼眸頓時變得犀利起來,踱步上前,看著眼前這幾個人,"你們,很好啊.我是真的沒想到,我姜家軍,也會有讓喜歡嚼舌根啊.就是不知道,你們上了戰場,還會不會有這份閑心.哼,不過……"你們也沒這個機會了.

姜墨璃冷哼一聲,雙手伏于身後,轉過身來,"安明,你說,該怎麼辦."

姜安明走了過去,揚起他那稚嫩的小臉,"按照姜家軍軍規,聚眾吵鬧者,應處以五十軍棍."

姜墨璃沉聲道:"很好,你還記得,那該怎麼做,你也知道了吧."

旁人聽著這話,會覺得奇怪,但姜安明懂了.

只見姜安明一臉的毫無畏懼的說道:"安明願一同受罰."

姜墨璃眼神中閃過一抹笑意,但很快又收斂了回去,"聽見了吧,來人,按軍法處置."

喚來了人將他們幾個並姜安明一同帶走,期間,姜墨璃是連眉頭都沒有眨一下.

也有將士相勸,安明年幼,且這事與他無關,但姜墨璃只說了一句.天子犯法尚且還與庶民同罪,他又算什麼.沒有規矩不成方圓,以後誰要是犯了錯,都是一視同仁.

而她這些行為,落在了將士們眼中,只覺得她真的是嚴明律己,不由得對她更加敬佩了.

但姜墨璃卻是沒有心思想這麼多,她這些天忙里忙外的,壓根就沒顧的上安明.軍營里好解決,但若是有人跟他說了些什麼,又該怎麼辦呢?看來,是要找他好好的說說話了.

五十軍棍啊,安明那小子雖然武功底子不錯,但是……,還是叫人把他送外祖母那里去吧.

打定主意後,姜墨璃就不再管這事了.下午又忙活了一下午,知道入夜,才從軍營里出來.

幸好,無論是姜磊,還是柳家,對男子要求都比較嚴格,要真的換成別家,那姜墨璃今天,就肯定逃不過一頓訓.但這是姜家,姜安明不挨罵就算不錯了.

所幸,姜安明被打了一頓軍棍下來,那小模樣,是要多慘就有多慘.這眾情形下,姜磊也不好再說什麼了.

入夜,姜墨璃一路晃悠著來到了城主府.

姜墨璃隨意的拖了一個凳子,就坐到了床前,對著床上那個偏著頭不看她的小子道:"要跟姐姐說說話嗎?"

回應她的,是一聲悶哼.

姜墨璃並沒有理會他,繼續自言自語道:"怎麼,怨姐姐,還是,對他們的話上心了.若真是這樣,那姐姐真的看不起你了."

"沒有,"姜安明悶著頭,用盡了自己全身力氣說了這兩個字,然後就不說話了.

姜墨璃哭笑不得,要不是怕碰到他傷口,真想把他拎起來,揍一頓再說.

沒有還氣什麼,氣自己啊.這脾氣還真是……,不愧是我第弟.但不知為何,就是莫名的想收拾他.

咬咬牙,姜墨璃又繼續冷朝熱諷的道:

"那你氣什麼,養好身體,跟我回上陽,我親自教你.我告訴你,我只給你十年時間.十年後,我身上這些,你老老實實的給我接過去.認為自己沒用,那就去學,而不是躲在一旁哭.那樣,只會讓人瞧不起.我姜墨璃的弟弟,難道就這麼沒用."

果不奇然,姜安明轉過頭來,委屈的道:"我沒哭."

姜墨璃憋著笑意,毫不留情的擰著他紅紅的小臉,"能耐了啊,敢給你姐我甩臉色了.沒有就沒有,趕緊給我養好了,跟上大軍是不可能了.自己給我追上來,否則,我到時候扒了你的皮."

姜安明吃痛,護著臉求饒著道:"我知道了,姐,你……你先松手行嗎?"

姜墨璃松開手,扔下一個藥瓶,"一天三次,外敷."然後就冷冷的走了出去.

姜安明握著藥瓶,看著她漸漸遠去的背影,眼眶也漸漸的濕潤了.

姐,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