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知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幸福總是短暫的,往往噩夢,總是不期而至.

每年,姜墨璃總是會在娘親生辰那天,趕回北漠去祭拜娘親,今年,也不例外.

娘親在世前,雖然也有將軍府,但爹爹一直陪娘親住在城主府.直到娘親出事,爹爹再回北漠.舅舅就再也沒有讓爹爹進過城主府.

當然,這僅僅是限于爹爹.我們三姐弟,還是可以長住的.但爹爹都不在,我們又怎麼能住的安穩呢?而且,睹物思人,我跟姐姐,每每看見與娘親有關的一切,都會受不了.所以,從那以後,我們就從城主府搬了出來,住到了將軍府.

按照往常的習慣,姜墨璃總是會在娘親生辰的前一天,到達黑石城.但這次,因為她出發比較早,所以是早了兩天但她沒跟任何人說.

輕車熟路的摸進了將軍府,誰也沒有察覺到她.

本意是想給爹爹一個驚喜,卻沒有想到,聽到了一個,讓她再次墜入地獄的真相.

"將軍,你身體沒事吧."

"咳咳咳……,沒事,有娘替我暫時壓制,能安然撐過墨璃回來的這幾天."

"將軍真的不要告訴三小姐嗎?三小姐聰慧過人,或許會真的成為另一個姜瀲呢?"

屋子里頓時就沒了聲音,就是一直響起的咳嗽聲都沒有了.

姜墨璃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姜瀲這個名字.

姜家老祖宗,為什麼我要成為她啊.

"將軍,真的不能嗎?你這身體還能撐多久.一但姜家後繼無人,你有沒有想過,大小姐,三小姐,小少爺,他們該怎麼辦.樹倒猢猻散啊,姜家本就樹敵太多,僅憑柳家,保不住他們的."

"行了,我說不行就是不行.墨璃不行,她太小了.如果真的要選一個人,那我甯願選墨璿.墨璃絕對不行,墨璿知道了,肯定也會怨我.實在不行,那就放棄姜家軍.那時,我也有辦法,安排好他們."

"可大小姐壓根就撐不起來,無論是武功還是謀略,她都不及三小姐啊.三小姐就像是一個天生的統帥,這個將軍你跟老太爺不是早就看出來了嗎?三小姐方方面面都有過人之處,只要勤加學習,以後定能接手姜家軍."

"不行,行軍打仗,有多痛苦,你不是不知道,我不願意墨璃去受這份罪.我現在還能撐下去,我會等著安明長大的.他才是應該撐起姜家的人,保護他的兩個姐姐,他義不容辭."

"將軍,你都傷已經拖了這麼久了,就是柳老夫人都說若再這麼下去,你最多只有四年壽命了,你怎麼等到安明長大."

"別說了,我……"

"嘭……"

門一下子被推開,姜磊未說完的話只能咽了回去.

"為什麼不告訴我,"姜墨璃早就淚流滿面了,幾乎是用吼的打斷了他們的談話.

一時之間,整個空氣都凝聚了.

門口,姜墨璃的眼淚刷刷的往外流.門內,兩個大男人,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.

最終,還是姜墨璃硬生生的逼回了眼淚,強擠出來一句話,"武叔,你……出去."

被姜墨璃喚做武叔的男子看了眼姜磊,猶豫著越過姜墨璃走出了房門.

姜墨璃關上門,一步一步艱難的走到了她日思夜想的爹爹面前.

在她心里,她姜墨璃的爹爹,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.她從來沒有想過,她的大英雄,也會有這樣淒慘落寞,這樣無助的時候.

勉強挺直著身軀,裝的再好,他那慘白的毫無血色的臉,還是讓他無處遁形.

在門外聽了這麼久,她只要一聽見爹爹那無力卻滿懷愛意的語氣,她的心,就像是被千萬只螞蟻在啃噬,那種痛,無法用語言來形容.

她在腦海里想了很多,很多爹爹現在的模樣,等真正見到了,才知道,原來,老天真的這麼不公平.

"為什麼不能是我,為什麼你要瞞著我,為什麼你要死撐著,為什麼啊……",姜墨璃越說越泣不成聲,小小的身子在發顫.

她害怕,害怕自己最愛的爹爹,又像娘親那樣,離她而去.

姜磊蹲了下來,強做鎮定的把人摟進懷里,"阿璃,別哭,別哭了……"

鐵血男兒,哪里能哄的了人啊.反反複複,也只有那幾個字.那一聲聲哭泣,都打在了他的身上.鐵血柔情,他的心,也在無聲的流淚.

哭夠了,姜墨璃還是不願意從姜磊身上起來.她害怕,她只要一松手,就再也見不到她最愛的爹爹了.

"我願意,"伏在姜磊的肩頭,姜墨璃用她哭啞了的聲音說出了這三個字.

不就是單挑四方守將嗎?不就是要撐起姜家嗎?我去,我去做.只要爹爹好好的,我就去做.

姜磊的身體明顯的僵住了,"阿璃,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"

"我知道,姐姐不適合,安明還是個三歲小屁孩,懂什麼.也只有我,才是最合適的人.其實,或許是命中注定吧.我從小就耳聰目明,過目不忘,既然有這個本事,那就應該要肩負起自己的職責吧.幸好,這三年來,我並沒有只顧著玩.爹,你就放心吧.不過,即使你不同意,我也要去做了.你知道的,我決定的事情,誰也勸不了我."

姜墨璃的一番話,將姜磊完全給堵死了.她的脾氣,從來就是說一不二.

再三的猶豫下,姜磊還是退讓了,"好,但……你不要勉強自己.爹沒有你外祖母說的那麼嚴重,你武叔只有危言聳聽.爹很好,爹還能夠替你們姐弟撐起這一片天.而且,就算放棄姜家軍,也沒什麼的.你要答應爹,無論如何,你一定要先保護好自己.而且,爹,真的不想讓你牽扯進來.爹只想讓你安然長大,然後嫁人,好好的過日子.這也是你娘的遺願."

姜墨璃現在的情緒稍微的平複了些,還是像以前那樣,以額頭抵著額頭,眼睛看著眼睛,輕聲細語的道:"爹,我知道了."

身處姜家,如何能安穩的過日子.爹爹啊,墨璃真的不是小孩子了.功高震主,哪個皇帝,能容忍一個戰功赫赫,登高一呼,便可號令天下的將軍.

且姜家舊敵遍布天下,一旦沒有了姜家軍,那就如同過街老鼠.樹倒猢猻散,這個道理,我懂.

我知道,這一切,我都知道.

既然老天給了我明白這一切的本事,那就是讓我來接下你的擔子的.

我會努力成長起來的,我會保護好你,姐姐,還有安明的.

娘親已經走了,你們,誰也不許再離開我.

我害怕,我會承受不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