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主動相邀


喝了半夜的酒,姜墨璃緊繃的身體這才能稍微多休息一會.

再醒來,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.

一睜眼,就是她最熟悉的一張臉.然後勉強提起的眼皮又耷拉了下去.

清言:"……"

小姐只有睡的腦袋不清醒的時候才會這樣可愛,真的是難得一見啊.不過,還是把她叫起來吧,要不就誤事了.

清言深吸了一口氣,做好了十足的准備,然後一把掐住床上某人的臉,當真是用盡了全力.

某人立刻就從床上蹦了起來,作勢就要擼起袖子揍人,"清言你活膩了吧,看我怎麼收拾你."

清言面無表情的後退兩步,"姜將軍派人來傳話,請小姐前去軍營議事.人就在外面等著,小姐確定不需要快點把自己收拾清楚."

姜墨璃瞬間就蔫了,很無力的又躺回了床上."能不去嗎?"

"小姐你說呢?我還有事,小姐自便."說完,清言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.

姜墨璃撇撇嘴,究竟誰才是主子啊.心里這樣想著,然後突然又笑了起來.這不還是我自作自受嗎?

艱難的從床上爬了起來,簡單梳洗過.雖然肚子早就餓憋了,但還是得先忍著.

如她所料,一大串的亂七八糟的事情,聽他們說完,姜墨璃大概理了一下,總的來說也就那兩件事情.

帥印正式交給了她,待三天後風停,大軍開拔,護送樓蘭王,斯零回上陽.

帥印到手,姜墨璃在軍中的身份,也就更加的名正言順了.

這本該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,但,她卻高興不起來.在軍營里應付了那些前來道賀之人,便懨懨的溜回了將軍府.

姜磊是個坐不住的性子,身體稍微好了點,就往軍營里跑.因為只要不動武,就沒事,姜墨璃也就懶的去勸了.

而姜安明,這些天被姜磊給隨身帶著,折騰的他不輕.現在,怕是正在軍營.因此,偌大的將軍府,也就只剩她一個人了.

沒精打采的用完飯,姜墨璃打發掉下人,只留下了清言.

該做的,也不能再拖了.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.一刀兩斷,于我,與他,都好.

"清言,若……我跟他,你選誰.這次,是必須要劃清界限了."

清言自是聰明人,不用說清楚,就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."救命之恩,永世不敢忘."

姜墨璃抿嘴一笑,但這笑容中,更多的,是苦澀,"那好,你去幫我辦件事."

清言也沒有問,只道了一聲是就轉身出了房門.

看來,小姐是真的打算好了.就是不知道,他,會怎樣啊!

清言滿懷心事的從府里走了出去,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她的目的地.

……

姜墨璃等清言出去了,這才從屜子里拿出一個盒子,打開,里面赫然是碧血蕭.通體鮮紅,不摻一絲雜質,當稱的上是上品.

音質也清脆動人,一首鳳求凰,聲聲泣血,滴在兩人的心頭,灼燒著兩顆赤子之心.

姜墨璃吹罷一曲,頭也不回的將手中的蕭遞了過去,"這個還給你."


然而,她身後的人並沒有接,而是從後面擁住了她,緊緊的把她摟在懷里.她的頭抵在了他的下頜處,溫熱的氣息重重的撲在她的脖頸處.

兩人就這樣,一動也不動,僵持著.然而,一切盡在不言之中,

"別動."

姜墨璃不想再這樣了,她怕自己會再次淪陷.但她身子稍微一動,他便抱的更緊了.

他的身軀是火熱的,感覺就快要把自己給融化了.她的內心是恐懼的,她不能在動搖,否則,一切都白費了.

只是,這話說出來,就都變了,"三哥,放手吧."

她好恨,恨自己的眼淚怎麼這麼不值錢,為什麼自己就是忍不住.

眼淚一顆顆的往下墜,些許掉落在身前的那雙手上.

鍾梓蕭把她的身子掰過來,正對著自己.雙手緊緊的扣住她的雙臂,就仿若只要他一松手,眼前的人就會消失不見.

小小的人兒低著頭,斷斷續續的抽泣著,看著都讓人心疼.

沒良心的小丫頭,分別三年,第一次主動找我,卻是為了……

這三年來,對自己是煎熬.日思夜想,腦海里都是她.可見面了,卻還不如不見.不見,至少還能自欺欺人.見了,才知道什麼叫做身不由己.

盡管極力掩飾著,但他只要一說話,就完全暴露了自己,"你……當真想好了嗎?"

姜墨璃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頭,片刻後,她才抬起頭,眼角的淚痕猶在,說出來的話卻是那般的刺人心尖.

"嗯,天涯何處無芳草,三哥,這是我最後一次再叫你了.你值得一個更好的人,而不是我."

鍾梓蕭臉上還是沒有任何表情,但握著她手臂的力道卻又緊了緊,姜墨璃吃痛,卻並沒有做聲.

"想好了,不後悔."

姜墨璃艱難的看著他的眼睛,世人皆道,晉國太子心狠手辣,冷血無情.可于我而言,他卻是記憶中最珍貴的美好.

不善言辭,可他會用行動來說話.冷血無情,不過是他帶上的一個面具.他會默默的守護著我,逗我笑,會保護著我.他的溫柔,也只對我.

"是,我不後悔.這個,你拿回去吧."

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,姜墨璃就知道.從這一刻開始,這份溫柔,就再也不屬于她了.

手臂上的力道一松,右手頓時一空.姜墨璃的心,也好像是被人給挖了一塊去.空落落的,難受的很.

"這個,是鍾家的規矩,是送給我的夫人的.既然……,那……它也沒有必要留著了."

這一聲玉碎,算是將兩人之間的唯一一點留念,徹底的給震碎了.

橋歸橋,路歸路.本就不是一路人,終究還是走不到一起.從此,再見便是陌路人了.

一步一步,姜墨璃朝著遠處的的光亮走去.背後,是一人孤寂落寞的身影.

大漠風沙,吹起片片衣角,戰袍飛揚,從此,這片土地上,少了一個嬌俏千金,多了一位英姿颯爽的女將軍.

礦山下,在月光的照耀下,某一處,就如同點點星光,熠熠生輝.從光亮處向上望去.

一襲玄色錦衣,風沙刮過,男子巋然不動,只吹起片片衣角.

男子面寒如水,立于山頂之上.朦朧的月色照映在他身上.冷冷的月色與他交相呼應,寒徹人心.

這一夜,整個黑石城都刮起了大風.呼嘯而過的風聲中,仿佛摻雜著女子低低的啜泣聲,聲聲入耳,當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