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藏鋒再現


"外祖母……"

姜墨璃在面對姜磊時,還能保持鎮定.但面對自己最敬重的外祖母,就沒有了那份鎮定自若.完全是一個嬌弱的小女兒.

柳老夫人一臉疼惜的將人摟進懷里,"別哭,你現在是三軍統帥,可不能再哭了."

姜墨璃抬起頭,"外祖母,爹爹就真的……."

柳老夫人親手替姜墨璃擦去眼淚,"能救,也不能救."

姜墨璃猛的止住了眼淚,"外祖母,有什麼辦法嗎?"

柳老夫人欲言又止,幾經思慮,最終還是道出了原委.

"赤狐,以赤狐入藥,或許還有一半的機會.但這赤狐,見所未見,聞所未聞,又該如何去找啊."

姜墨璃的眼中頓時出現激動之色,"外祖母,當真?"

柳老夫人深知她的性子,絕對是她見過,否則不會露出這種神色."怎麼,阿璃有辦法,若能找到赤狐,以赤狐血效用,應該是可以救他的."

姜墨璃擦了擦眼淚,"外祖母,你一定要保住爹爹,我這就去找她,一定把赤狐給帶回來."

柳老夫人摸著她的腦袋,點點頭,"放心吧,外祖母會盡力而為的."

"那外祖母,阿璃先走了,你也別累著."

"去吧."

說完,姜墨璃轉身就往外走去.

柳老夫人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欣慰之余,卻是對子衿的懷念.

你就放心吧,阿璃啊,她們都很好.

姜墨璃前腳出門,後腳門口就又出現一個人."祖母,死丫頭人呢?她干嘛去了,我叫她都不理."

柳老夫人沒好氣的橫了他一眼,"有這份功夫,去營里幫忙去,在這搗什麼亂."

柳暉尷尬的抓抓頭發,"那我就先走了,祖母你好好休息啊."

柳老夫人一臉無奈的笑了.

這個小子啊,也不知道是像誰.

……

當初分道揚鑣,雖然說是不再聯系.但直覺告訴我,他一定是知道五哥下落的.

"小將軍."

"小將軍."

"……"

經過此戰,軍營上下,都是很佩服她的.一入營,接二連三的人都喚她一聲小將軍.

姜墨璃一律點頭示意,然後疾步向前走去.

問明了他人在哪里,姜墨璃是一步也沒有停的朝他所在的營帳走去.

一進去,姜墨璃索性就單刀直入,"你知道五哥的下落吧."

鍾梓蕭停筆,抬頭看著她,"知道,怎麼?"

姜墨璃懸著的心這才稍微放下了些,不由得喜極而泣,"讓他趕快趕過來,帶上紅玉."

鍾梓蕭眼眸中突然出現一抹異樣的神色,繞過案桌走到了姜墨璃面前."是出事了嗎?"


姜墨璃沒有說話,只是點點頭,然後就緊盯著地面.

都是聰明人,她自然知道,他的意思.當然,她也沒有想過,能夠瞞的了他.但既然決定了,那還是不要動搖的好.

鍾梓蕭看著印入他眼眸的那一頭青絲,右手動了動,終究還是沒有抬起來."那你先回去照顧他吧,這里有他們替你盯著,我這就讓他趕緊過來."

姜墨璃嗯了一聲,然後頭也不抬的就跑了出去,卻錯過了一人始終深情的目光.

由上陽到北漠,日夜兼程,不眠不休.即使是千里馬,也要三天才能到.

姜墨璃本來是做好了准備,沒有個五六天,他到不了.卻沒有想到,只三天,就見到了他.

起初,聽見下人來報,姜墨璃還不信,跑出來,才激動的撲入他的懷中.

"五哥."

藏鋒要比姜墨璃高了不止一大截,很輕松的就摟住了她."都這麼大了,不怕被誤會嗎?"

姜墨璃被他這一番調笑的,還是羞紅了臉,頓時就松開了他.抬頭看著他,"哼,進去再說吧."

藏鋒微微一笑,順手就牽起了姜墨璃的手,"好啊,那就勞煩三小姐帶路."

幾年不見,藏鋒周身的氣息更加內斂了,溫文儒雅,自帶一股獨特的氣質.尤其是他的那雙眼睛,就是姜墨璃對上,也不由自主的羞紅了臉.

且他說話也不似以前的一本正經,這從他見面就調笑姜墨璃就可以看的出來.但無論從他嘴里吐出什麼話來,都有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能力.

再加之他如今膚色早就不似當初的那樣,而是白如月光,倒是吸引了不少來往女子的目光.

因此,他才會故意握住姜墨璃的手,裝作親近的模樣.姜墨璃自然也知道他想干嘛,也就由著他去了.

只是,沒想到卻造成了一個大麻煩.

姜墨璃在柳老夫人那意味深長的笑容中湊到了她身邊,尷尬的對著她笑了笑,"別誤會啊,外祖母,這就是我跟你提過的五師兄,藏鋒."

然後又轉過頭對著藏鋒道:"五哥,這是我外祖母,你一直念叨的人."

藏鋒一聽,就知道了.雖然激動,但還是很鎮定自若的行禮,"晚輩藏鋒,此生能見前輩一面,真是三生有幸."

柳老夫人滿意的微微點頭,這個小子人還不錯,又是學醫的,又與阿璃自幼相識,倒是個很不錯的外孫女婿的人選.

姜墨璃尷尬的咳了幾聲,總算是打斷了柳老夫人.她哪里能不知道,自家外祖母在想什麼.唉,真的是尷尬啊.

柳老夫人只當是她害羞了,也就不再想這事了,眼前,還有一件比較嚴重的事情.

"過譽了,老身還有幾年可活的啊,倒是你們,這才剛開始,還早的很.對了,阿璃說你有赤狐,帶來了嗎?"

藏鋒嘴角還是一如既往的帶著禮貌性的笑容,解開披風.只見一只小小的紅狐盤在他的手臂上.

姜墨璃:"……"

這貨怎麼還是這麼點大啊,怎麼還是這麼喜歡盤手臂啊.

當然,這不是重點.重點是,姜墨璃只要看見它,就會想起.當年,自己好吃好喝的供著它,結果輕易地就被某人給拐了去.

她不甘心啊,自己好不容易弄來的.喔,雖然也是強來的,但也費了我不少都功夫啊.結果還是要拱手讓人.

就算這個人是他,我也不甘心啊.

就在姜墨璃內心天人交戰時,紅玉早就到了柳老夫人手中.

"小子,這赤狐可是能給你尋找各種天材地寶,你當真舍得嗎?"

藏鋒看了看一旁發呆的姜墨璃,心知她在想什麼,不由的一笑,隨即對著姜老夫人道:"一來,能救姜將軍一命,也是造福天下百姓啊.二來,在下也不想讓墨璃傷心.物是死的,人是活的.當然是人更加重要,沒什麼不舍的."

很好,柳老夫人又一次的誤會了.以為藏鋒也喜歡姜墨璃,否則哪里會這樣不計後果的幫忙.

沒辦法,自從知道姜墨璃走上了這條路.柳老夫人就一直在擔心,她以後怎麼嫁出去啊.

因此,她是越看藏鋒就越滿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