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父女情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小將軍,不知何時可以有幸,可以請教一下呢?"

黑石城兩位守將姓趙,分別是趙忠,趙云.都是看著墨璃長大的,當然,他們對墨璃,也是視若親生.

面對趙忠的調笑,姜墨璃笑著道:"還是先等等吧,我現在啊,要先去看看爹.時間還長著呢,以後,一定會有機會的."

"那在下可就等著小將軍了."

趙忠也是聰明人,自然知道她這話的意思.她現在這般年紀,還是別太過招搖了.有一支不在她手上,至少,也會給她減少點麻煩.而且,她還是要顧忌到將軍的面子.

"好說,我現在要去一趟城主府,軍營這里,就有勞兩位叔叔和表哥坐鎮了."

說完,扯著柳暉的衣帶就往外走去.

柳暉心里在滴血啊,我得罪你了嗎?每次都是這樣,能給我留點面子嗎?

你能想象一下,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,被一個小丫頭牽著走,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,是怎麼樣一種情形嗎?而且一路上,還得接受一些奇奇怪怪的眼神.尤其是突然間,他仿佛背後一涼,感覺有一股殺意在他背後盤旋,轉過頭去,卻沒有看見任何人.

還來不急思考,就被拽上了馬.無奈,他也只能以為是自己的錯覺.

姜墨璃抿了抿嘴角,隨後加快了速度.

三哥,天涯陌路,你就當,從未認識過我吧.

自從接到爹爹重傷的消息,我就想的很清楚了.相夫教子,深宅大院.這不是我的歸宿.

我的歸宿,應該是馳騁疆場.是姜家的未來,是家人的期望.我現在,無意兒女私情.感情于我,只會是累贅.

愛別離,怨長久.求而不得,放卻不下.不思量,自難忘.

三哥,相濡以沫,倒不如相忘于江湖.你,會遇到一個真心實意的愛你的女子的.我,不過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而已.

不一會,就到了城主府.

姜墨璃下馬,徑直就往藥廬走去.

一進藥廬,只見剛才還威武霸氣的姜大將軍,早就臉色蒼白的讓人害怕.背後那一道道傷疤,是他這一生的見證.也告訴著世人,他的功績.

姜墨璃楞在門口,難受的低著頭,眼淚便奪眶而出.一顆顆,墜落在鞋面.暈染開來,就如一攤血跡.她心頭的一攤血.

"來了,怎麼不進來."

姜磊察覺到替他上藥的藥童停了上藥的動作,便知是何緣故.

姜墨璃拳頭緊了又松,一步一步踏進了藥廬,腳下的步子,各外沉重.

姜磊整理好衣裳,轉過身來.眼中有疼惜,有欣慰,更多的是不舍.

看著那張與子衿極為相似的的面容,一身戎裝,英姿颯爽.少的是她身上的那份溫婉,多的是一分硬氣.

盡管早就是個大姑娘了,但他卻仿佛看見了當年那個不到他腳邊的,伏在他膝頭,纏著他講故事,鬧著要他帶著她去玩的小丫頭.

姜墨璃看見自己日思夜想的父親日益蒼老,心疼的蹲下身子,帶著哭腔叫了一聲,"爹……".當真是百轉回腸.

姜磊拉過她的手,粗糙的手輕撫了一下她這張令人心疼的小臉,卻又很快的縮了回去.但握住她的手,卻是不舍得放開.

在他的映象中,這還是那個一碰就叫疼的小姑娘.雖然心疼,但也不舍.

"傻丫頭,哭什麼哭.你現在是三軍統帥,還哭呢!不怕被笑話嗎?"

姜墨璃咬了咬下唇,賭氣似的抹掉臉上的眼淚,"我看誰敢,看我不收拾他."

姜磊很是無奈故意緊繃著臉,但語氣卻十溫和."你啊.還是這個火爆脾氣,以後,可是要好好的改改了.日後,爹也幫不了你了."

說一不二的姜磊姜大元帥,對著自己這個寶貝女兒時,總是那樣的溫聲細語.鐵漢柔情,他的溫柔,以前,只對柳子衿.現在,也是只對她姜墨璃.

他仔細的看著眼前的人,這才清醒過來.自己是真的老了,老了.

小姑娘也長大了,可以自己稱起這片天了.可是自己還舍不得走啊,還想再多看看她.

姜墨璃瞧著姜磊這樣,愈發的心疼,但還是強忍著眼淚,堵著氣道:"我就不,我還等著爹爹快點好起來.我現在根基不穩,爹爹不幫我,我該怎麼辦啊!"

姜磊看著姜墨璃這樣,心知她的想法.也是愈發心疼她,但自己,是真的時日無多了.

剛想說話,結果一下子氣血上湧,突然間臉色就變的慘白,就是說話也困難.

"爹,你……你怎麼了,快躺下."

姜墨璃見著不對勁,急忙扶著姜磊躺下,一把脈,當真是心如刀割.

姜墨璃知道自己忍不住眼淚,只能倔強的別過頭,不想讓身體虛弱的姜磊擔憂.

背靠在床頭,眼淚不停的往外跑.握緊的拳頭松了又握,手心里,是一攤冷汗.緊咬的牙關在無聲的訴訟著老天爺的不公.

我爹爹娘親為人正直,心存善念,做事無愧于心,可為何你要這樣對他們.

若說姜家殺孽太重,這是報複,那就報複在我身上.爹爹所受的罪,夠多了.這天下的惡人千萬,你為什麼不去讓他們遭報應.

既然你不公,就別怪我遴天而行.求人不如求己.你想讓我爹喪命,那我就偏要讓我爹活的好好的.我爹的命,我救定了.

姜墨璃下定這個決心,眼神狠戾的看著前方,抹去眼淚.然後轉過身來,勉強扯出一點笑意,"爹,你先休息.放心,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.你就是太操勞了,好好休息下,一定會沒事的."

隨後,喚來了門外的下人藥童.吩咐下去,讓人照顧好自己爹爹.

之後,問明了外祖母在何處,便腳下生風的往外走去.

尚存理智的姜磊眼神直直的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一滴眼淚,無聲的從眼角滑落.

子衿,我好想你.你看見了嗎?我們的女兒,長大了.

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,能夠再見你一面.但又害怕見著你.

以前,她們三姐弟年幼,我怕,自己照顧不好她們.現在,墨璃還是走上了這條路.

現在,我真的是怕了,怕就快要來見你了.因為,我真的無顏再見你了.

你,會怪我嗎?子衿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