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入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硝煙彌漫著整個北漠.人心惶惶,人人自危.

表面上,斯零只是圍困黑石城,並未有動作.但,實際上.斯零與姜墨璃,早就開始了過招.

還有一天,姜墨璃的軍隊就要到達,斯零必須要做出個決定了.不戰,那麼勢必會是兩面夾擊.戰,那就只能硬攻.

斯零看著案桌上呈上來的報告.派出去那麼多的高手密探,卻無一人回來.看來,這個姜墨璃不容小覷啊.

他是越看越煩躁.不可能,自己不可能會輸.不過是一個小丫頭片子,能有何本事.

斯零越是這樣,就越放心不下背後逐漸逼近的軍隊.

據前方探子來報,姜墨璃因身體不好,已經派遣云渤為先鋒,率五十萬將士先一步到達黑石城,晉國太子尾隨其後.而她則是率領余下軍隊,隨後而至.

黑石城內是何情況尚且不知,云渤又從背面而來.云渤雖然不足掛齒,但她姜墨璃,藏的可夠深的.自己務必要小心.而且,也不知那人說的是真是假.姜磊,真的是重傷不治了嗎?若沒有,那自己也未必是他的對手.

但自己這些天接連挑釁,他卻從未露面.是故作玄虛,還是確有其事呢?

戰,還是不戰……

斯零反複考慮之後,終于還是決定了.攻城……

這次,緊閉的城門終于打開了.

姜磊身騎黑馬,一身鎧甲.就如同地獄中的惡鬼,戾氣逼人.周身氣勢如虹,讓人為之一震.

斯零一身戰甲,狂放不羈,就如同一只捕獵中的野狼,暴躁不已,野性難訓.

見此陣仗,是戰意更盛.他今天,鐵定要一血前恥.他要用自己的方式,向人證明.他是最好的.

這樣想著,他便用流利的漢話挑釁著道:"姜將軍終于肯出來了,看來還不是縮頭烏龜啊."

姜磊面上巋然不動,中氣十足回了他一句."那也比不得斯零將軍,敗家之犬吧."

姜磊與斯零,就像是一山不容二虎.兩人都是名震天下的武將.卻偏偏斯零敗在了他姜磊的手上.斯零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.

這不,這次好不容易得了這個機會.斯零一心只想打敗他.他不出戰,他就不攻.一意孤行,卻沒有想到,早就掉進了一個局.

斯零陰測測的看著姜磊,冷哼一聲,"敗家之犬,那就看看今天,誰是敗家之犬吧."

說完,便指揮大軍,沖上前去.

姜家軍自然也不是吃素的,黑石城常駐的就有百萬將士.個個都是身經百戰,自然是不懼樓蘭人.就在姜士們拼死厮殺之時.

姜磊緊握銀戟,嚴陣以待前方的那頭沙漠中的野狼,冷眼瞧著對方.在這血腥之地,仿佛是格格不入.

終于,片刻後,還是那暴動的野狼,先沖了上來.他想先發制人,但姜磊又豈是無能之輩.

只見姜磊緊了緊手中的銀戟,就迎面而去.

刀光劍影之間,兩人不分伯仲.

雖然樓蘭有備而來,但姜家軍絕非浪得虛名.手起刀落,死于姜家軍手里的樓蘭將士逐漸增加.而姜家軍,死傷只在少數.

為何姜家掌晉國兵權卻能不倒,為何晉國能安然無恙的傳了一代又一代.這其中,姜家功不可沒.

姜家軍即使是在太平年華,也是勤加苦練.從未有一日松懈.姜家軍上下,戰力遠不是常人可比.

眼見著樓蘭將士死傷慘重,而自己也逐漸力不從心.電光火石之間,他只能奮力一擊,這才逃脫了他的壓制.

卻聽到傳令官前來回稟,後方大營已經被云渤率軍隊給端了.他不由得臉色一黑,剛想吩咐下去撤退,結果只聽兩面傳來陣陣馬蹄聲.

樓蘭上下都知道,這意味著什麼,援軍來了.

果然,兩隊馬蜂擁而至.樓蘭將士潰不成軍.不出一會,就全部被打散了.

斯零見狀,只能吩咐下去,帶著少數突圍的將士,往唯一沒有軍隊的西北方撤退.

西北方是礦山所在地附近.那里,一片廣闊無垠.不會有追兵埋伏.斯零想的是很美好,卻因為沒有事先查到這里,而身陷囹圄.

他沒有想到,這里會是一片流沙.而且會是這麼大一片.

"斯零大將軍,這是怎麼了啊.要不要在下幫忙拉你出來啊."

斯零用他那鷹一般的眼神抬頭看著來人.即使身陷流沙,但還是吃了一驚.

只見來人是一個雖然身披銀甲,卻是一個嬌俏的美人.眉眼若水,膚若凝脂.青絲如墨,笑意盈盈,仿若冰雕玉刻出來的人.

一身銀甲熠熠生輝,映襯著她那白里透紅的小臉,嬌豔欲滴.若說她是一個決勝千里之外的領軍將領,怕是沒人會信.

但偏偏她就是.到現在為止,斯零都不知道,他輸在了哪里.

姜墨璃心情極好的蹲了下來,戲謔的道:"斯零將軍考慮好了嗎,需要我救嗎?還是,將軍打算,讓這些下屬,也陪著你一塊去死."

這還真的是個人物啊,姜墨璃在心里稱贊道.

她的容貌她自己心里清楚.這兩年,她也沒有少見那些各式各樣的目光.像阿依娜曾經感歎,若自己不是身在姜家,怕是會招來不少的禍患啊.

而他那一閃即逝的驚訝,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她的眼睛.但能這麼快就反應過來的,他還是第一個.而且,身陷流沙,還能這般鎮定,也是少見.

就在姜墨璃打量著斯零的時候,斯零也在猶豫著.眼見著兄弟們已經快撐不下去,被流沙吞沒了.而自己卻束手無策.心里是既懊悔又無計可施.

姜墨璃冷眼瞧著,又放出了她的最後一招."斯零將軍還是早做決定的好,畢竟,樓蘭王,還等著跟你這個肱骨之臣,好好商量一下,怎麼去給陛下賠罪呢?"

不僅僅是斯零,那些掙紮著的大將也都愕然的看著姜墨璃.

斯零猶豫不決,但在看見姜墨璃手里把玩著樓蘭王隨身攜帶的那枚玉佩後,最終還是只能答應.

姜墨璃滿意的看著他們,揮揮手,叫來將士們拿著早就准備好的繩索,把他們一一拉了上來.

誰料,斯零一上來,趁其不備,就想要偷襲姜墨璃.可姜墨璃哪里是一般的人,再加之斯零現在嚴重的力竭,實力不複鼎盛時期.

雖然麻煩些,但幾十個回合下來,斯零還是敗在了她的手里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