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兵臨黑石城


黑石城,位于礦山之畔,是沙漠中為數不多的一抹綠蔭.在這里居住著的,有漢人,有突厥人,有月氏人,……

各式各樣的人混居在一起,很和諧的生活在這片淨土上.民風淳樸,大家都是和樂的一家人.

唯一的不美就是,這里時不時的會爆發戰爭,會毀壞他們的家.但盡管如此,他們還是愛護著這片養育了他們的土地.

"他們都不肯走,說要與黑石城共存亡.你說,這該怎麼辦啊?"

柳嘯天奉命去勸說城里的百姓暫時遷出上陽,卻很無奈的回來了.

口都說干了,他們就是不走.柳嘯天是又急又氣,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,難道真的要讓他們死在這里嗎?

姜磊捂住嘴,一陣咳嗽後,斷斷續續的說道:"咳咳咳……,那就做好備戰的准備吧."

柳嘯天本就粗人一個,眼見著他這樣,不由得就來氣了,"你這樣能上的了戰場嗎,能不能不氣人了.墨璃帶兵,要想趕過來最少也要八天.退一步講,就算她來了,斯零那個匹夫,她也打不過啊.你們怎麼都是一根筋啊.都要來送死."

一說起這個柳嘯天就更氣了.那麼小小的一個人,怎麼帶兵.這不是難為她嗎?

在他心里,姜墨璃那個丫頭是肯定不會樂意來受這份罪的,肯定是姜家那個老不死的給逼的.

在他心里,墨璃那是被嬌養大的,哪里能夠來受這個罪.想想都讓人心疼.

姜磊聽見墨璃的名字,突然間就神色一凝,冷聲著道:"放心吧,墨璃不會意氣用事,她若是沒把握,不會來的,要相信她."

柳嘯天緊了緊拳頭,要不因為他是墨璃老爹,他早就一拳頭過去了.那還是你親女兒,就這麼不在乎.

"你……"

柳嘯天話還沒開口,只聽得外面戰鼓聲響震天際,讓人心驚膽戰.

柳嘯天很沒形象的爆了一句粗口,"我去,這群雜碎.怎麼四天就來了,怎麼辦啊,想辦法."

姜磊聽著這喧天的戰鼓聲,陰沉著臉.墨璃,他加快了速度.你還趕的過來嗎?

姜磊沉思了一會,將所有的辦法在心里過了一遍,才厲聲道:"掛免戰牌,讓他們在外面叫."

柳嘯天不可置信的看著他,"為什麼不出戰,做縮頭烏龜嗎?"

柳嘯天可不甘心被人叫做縮頭烏龜.他現在只想出去大殺四方.

只是,姜磊默不作聲.

柳嘯天暴怒的看了看他,最終摔門而去.

黑石城外,樓蘭軍隊壓境.烏泱泱的一片,將黑石城團團圍住.城門上,高高掛起了免戰牌.

一樓蘭將軍對著正中的斯零道:"將軍,這姜磊就是一個縮頭烏龜,竟然高掛免戰牌.不如我們直接攻進去."

斯零冷冷的看著他,慢步走上前去,猛的一腳踹了過去,"想死就繼續說."

一下子,那個將門就倒在了地上.目測傷的不輕.


頓時軍中支持這個將軍的人都低頭不語.斯零的狠辣,他們都是有目共睹的.他們可不想把小命丟在這里.

教訓了那個不知死活的將士後,斯零冷眼瞧著城門上高掛的免戰牌.眼中的戰意更盛.

姜磊,我一定會等到你出戰,一血前恥的.我一定要讓世人皆知,我才是最強的.而你,只是一個弱者.

你躲著不出戰,沒關系.就看,你能躲到何時.但無論如何,我都等的起.

想著,斯零就下令將軍隊駐紮在黑石城外不遠處,命令士兵將黑石城團團圍住.他只等著,那人叫戰的那一天.

黑石城外被大軍圍的說水泄不通.城內,下至百姓,上至高門大族,大家也是憂心忡忡.都期待著姜將軍能解此次黑石城之危.

這不,將軍府,當今二王爺,靖王殿下.正堵著姜磊問道:"姜元帥如此鎮定,可是有解危之法."

姜磊淡然的看著他,糾正道:"微臣現在早就不是元帥了,還請靖王該口.至于解危之法,微臣沒有.若靖王無事,就請出去.微臣還有事情要忙."

靖王臉上頓時就精彩萬分.想對他發火,但卻不能發.硬生生的就把這份氣給憋了回去.

被趕出門,靖王是越想越氣.

他為何要千里迢迢來此受罪,不就是為了討好他嗎?要不,他才不來受這個罪.如今還要身陷囹圄,當真是自己來錯了.

只是他卻不知,他的所做所為.在姜磊眼里,早就無處遁形.

靖王鍾齊瀚,嘴上滿口的仁義道德,但其實心里黑透了.當初急流勇退,自請來北漠曆練.

盡管裝的是仁心善意,大度大義.但他還是太嫩了,逃不過姜磊的法眼.

因此,無論他如何討好姜磊,姜磊也從未給過他好臉色.

此次,樓蘭大軍壓境.

他本來是想跑,但這若是讓上陽那邊知道了,那他就永無翻身之地了.因此,他在這里等.卻沒有想到,等來的,是樓蘭大軍壓境.這不,他就急了.差點,就暴露了本性.

將軍府內,姜磊冷眼目送他離開.

他現在可是沒空去管他這個王爺的事情,當年一站,他雖然贏了,但也傷了心肺.現在,他不過是強撐著罷了.

之所以無人看出來,完全是因為,有"鬼醫"在替他續命罷了.

誰也不曾想到,大名鼎鼎的"鬼醫",竟然是一個深宅老太太.

她就是,姜墨璃經常掛在嘴上的外祖母,柳老夫人.慈眉善目,和藹可親.

如今已是花甲之年.滿頭華發,一身粗布衣衫,乾淨利落.常年流連藥廬,行動敏捷迅速.

她每天依例准備好藥浴,只待姜磊來,她便頭也不回的離開.只是今天,臨出門口前.

只聽她道:"你自己也小心著點,我女兒現在未必想看見你.且你留下她們三姐弟,怕是也不好與我女兒交代吧."

姜磊眼神瞬間就凝滯了,一會兒過去,才重重的道:"我不會讓子衿失望的,也不會讓璿兒三姐弟失望的."

柳老夫人聽了,並沒有什麼反應,徑直就走了出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