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姜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姜墨璃的臉色這才稍微好了點,"我不管你究竟是怎麼樣想的,你自己多多小心."

阿依娜笑了笑,鄭重其事的道:"我知道了,你也是,多小心些.畢竟,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."

姜墨璃嘴角微微上揚,抬頭看著她道:"放心好了,我不會有事的.倒是你,這些日子在干嘛,為何會突然就決定嫁給淮王了."

一提起這個,阿依娜的臉皺的就像個包子,"別提了,我那天本來想去找你的.結果被那個什麼太後給找了過去.直到今天,她下旨封我為淮王妃,這才被放了出來.這些天我都快被那個老太婆給逼瘋了."

姜墨璃不由自主的嘀咕道:"孝仁太後,這就奇怪了.她怎麼會下這個旨意啊."

阿依娜聽出了這其中的貓膩,直接就竄到了姜墨璃面前,指著姜墨璃道:"為什麼不會啊?有什麼內情,老實交代."

姜墨璃沒好氣的拍開她的手,"沒什麼,既然是太後下的旨,那你就安心待嫁吧."

說完,就起身朝臥房走去,連個眼神都沒給她.

阿依娜:"……"

這丫頭,啊……

氣死我了,總是這樣,說話說一半.

姜墨璃目送阿依娜不情願的離開,這才關上了窗戶.

孝仁太後,那可不是個了不得的人啊.但她在萬佛寺待了這麼多年,怎麼…….

不過,既然是她的意思,那也無法再改了.只希望這其中沒有貓膩.

一夜過去.

姜墨璃早早的就起來了.她實在是睡不著,無意間來到了無名居.

無名居,是姜家第一任先祖的住所.

姜瀲,一個膽大包天的女人.卻也是姜墨璃最敬佩的人.

在這個女子就是男人附庸的的時代,她就像是一股清流,做到了很多女子想做卻不敢做之事.

無名居向來有人守護著,踏足這里,是姜墨璃一直以來的願望.往日,她也只能夠看看.今日,她終于可以名正言順的踏進這里,這個她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地方了.

姜墨璃推門進去,便不由得感歎道.這里經曆了多少個年頭了啊,卻還是保存的這般完好.一進來,就好像當年先祖在這里練功,休憩的場景都湧入了腦海中,無法自拔.

整個院子,給姜墨璃的感覺是古樸而厚重.房子是翻新的,但擺設從未變過.

走過廊橋,就來到了姜墨璃此行的目的地,書房.

多少年來,這里都只有曆代的繼承人才能夠進來.只因為,這其中藏著的,是老祖宗留下的寶藏.

書房里滿滿一排書架,密密麻麻排列起來的,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兵書,行軍策略.留給後人的警示,與告誡.

就算是過了這麼多年,無論是老祖宗留下的那些兵書,還是她提出的那些家規,就是過了這麼些年,卻還是適用.

若非老祖宗的安排,姜家手握晉國兵權,壓根就無法在晉國立足.急流勇退,低調行事.沒有老祖宗,就沒有姜家.

姜墨璃來到書房,隨意抽出一本兵書,內容簡潔明了,卻又字字珠璣.當真不愧是天下百姓稱贊的"千古名將".

大概看了半個時辰,姜墨璃合上書.不由自主的感歎道,怪不得,這里只有姜家繼承人,才能夠進入.只讀了這些,都受益匪淺啊.

一個女人,能被贊為"千古名將".或許是骨子里的那份血脈使然吧.姜墨璃就是想想,都覺得熱血沸騰.

但她很清醒,自己是做不到她這樣了.這偌大的書房,都是她所著兵書.就只憑她留下來的這些寶貝,光是這一點,自己就比不上她了.

但是,姜墨璃沉吟了一會.即使比不上老祖宗,我也絕對不能夠丟了老祖宗的臉.要不,自己怕也沒臉去見老祖宗了.

姜墨璃繼續起身,瞄上了放在腳落的一本書冊.被一種特殊的說不清楚是什麼的東西包裹著.姜墨璃好奇的撕開外面那一層薄薄的東西來,才發現,這是老祖宗寫的手記.滿懷敬意的打開來,卻使姜墨璃的心,變得更加沉重了.

太元三年,三月十七日,陰.

我後悔了,當初就不該與他糾纏不清.最是無情帝王家,我早就應該明白.感情之事,無影無蹤.就算當年他愛著我,現在,他是一國帝王,而我是威脅他江山安危的將軍.當初的感情,哪里及得上這榮華富貴呢.更何況,我跟他,早就是陌路人了.如今姜家一門皆系于我身,即使他們與我無關,我也要保全他們.若讓他們因我而枉死,我會內疚一輩子.可是也沒有回頭路去走了,我又該怎麼辦呢?真是悔不當初啊.

……

太元三年,五月十六日,晴.

來到這個世界四十幾年了,第一次這麼想罵人.鍾漢文就是個腦殘,口口聲聲說喜歡我,可做的事情,哪一件不是把我給逼到了絕路上去了.他若是敢動驍兒,我就跟他魚死網破.都怪我,為何當初要動情,明知他是想做皇帝,為何還要跟他牽扯不清.反而害了驍兒父親.我該留下的都留下了,也該是時候去准備那件事情了.再這麼拖下去,姜家必遭滅頂之災.

……

太元五年,五月二十日,大雨.

又過了兩年,一切都准備好了.驍兒,別怪為娘心狠手辣,娘也舍不得你,但娘不得不這樣做.你父親戰死沙場,他壓根就不打算放過我們母子.現在,唯有我死,才能夠讓姜家重歸平靜.一切都安排好了,我也該離開了.你也大了,該自己去面對這一切了.放心,我一定會替你安排好一切.這本手記我留在這里,若有後人看到.無論男女,都希望你能夠緊記.最是無情帝王家.既然身為姜家人,就不要與鍾家人有過多的糾纏.否則,最終只會是害人害己.姜家後人,皆不許嫁進皇宮.這是我最後的要求.我已經將這條規矩寫入了家規,你們一定要嚴格遵守.千萬不要讓我的一番苦心,付諸東流.

看完,姜墨璃心里是百感交集.

原來,當年老祖宗竟然喜歡晉元帝,可最終卻被逼的英年早逝.

當年,老祖宗金戈鐵馬,血戰沙場,都換不回晉元帝的信任.怪不得,姜家第一條家規就是,凡姜家女子,皆不得與皇室有任何瓜葛.

原來,姜家這一切,都是當年老祖宗以死相求得來的.

怪不得,功高震主.姜家為何能夠手握兵權而不倒,怕是老祖宗當年的功勞吧.

晉元帝對老祖宗還是有情的,否則,不會在老祖宗死後,一力同意她的要求,保姜家世代周全.只是,這些終究換不回老祖宗的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