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各方反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鍾梓蕭用力的把她抱在懷里,腦袋深埋在她脖頸處,她身上特有的馨香陣陣湧入鼻中,讓他只覺得心如刀割.

讓他眼睜睜的看著她嫁人,他做不到.她是他的,他一個人的.

從第一次見她起,他便覺得這個小丫頭絕非一般人.果然,被他說中了.

雛鷹展翅,她的天空,是整個晉國,甚至是整個天下.

但是,阿璃,無論你走多遠,你都是我鍾梓蕭心中摯愛.無論你走多遠,我也會在你身後,等你回頭.

即使我們兩人之間,早已經是萬丈深淵.我也要跨過去,即使是冒著粉身碎骨的危險.我也不要放手.

這些話,他現在,也唯有在心里去說.他逼她,不過就是想為自己找個借口,找個能接近她的借口罷了.

馬車一路行駛到一處別院,鍾梓蕭從車上抱下目光呆滯的姜墨璃,向里走去.

源源不絕的內力灌入體內,姜墨璃的氣息也逐漸平複.那種錐心之痛,也稍微緩解了.一股溫熱的暖流直擊心肺,仿若溫泉,洗刷著姜墨璃千創百孔的身軀,直至姜墨璃神色清明.

運功結束,姜墨璃緩緩睜開眼睛,聲音誠懇去帶著心虛,"三哥,謝謝你."

但只得來一個落寞離去的背影.

姜墨璃深呼了一口氣,他生氣了.

姜墨璃抱膝團坐在床上,心里很不是滋味.自己選擇這一招,幾乎是以命相博.所幸,最後一刻,兩位叔伯放了水,如若不然,那今天自己是真的輸了.

他生氣也是應該的,她忘記了她的承諾.永遠不要讓自己受傷.這個承諾,我做不到了.

對不起,三哥,讓你擔心了.

姜墨璃站在別院外,在心里重重的默念道.然後,轉身就離開了這個地方.

而別院內.

一身灰衣的莫言突然出現在了房間里."主子,一切都安排好了."

鍾梓蕭打開窗,頭也不回的道:"嗯,你下去吧."

"是,"說完,莫言就往門外走去.至始至終,鍾梓蕭都沒有回過頭來.

莫言除了歎一聲紅顏禍水,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.

身為太子身邊的親信,他自然知道自家主子心里所想,但他不會說.

他的本份,就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情而已.

待房門被關上,鍾梓蕭這才轉過身來.雙目黯淡無光,緊盯著遠處架子上的寒光劍.

我能夠為你做的,就只有這些了.這樣想著,又閉緊了雙眼.

雖然皇帝已經下旨,但在姜墨璃的要求下,也僅限朝臣之間.

在姜老元帥跟太子兩方施壓下,姜墨璃接手軍隊的事情並未擴散到民間.但朝中大臣卻是無人不知.不出兩個時辰,宮里該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.

"哼,二哥倒是生了個好女兒."

皇後重重的放下茶杯,一手緊緊摳住茶幾邊緣.不一會兒,她白皙的手指就紅了一片.

侍女見狀緊張的喚了聲,"娘娘,…….""下去."皇後厲聲道.

"是."

侍女疾步走了出去,心里不停的在打鼓.雖然皇後一直以來都有善名,但事實如何,也只有在她身邊伺候的人才知道.

每次近身伺候,她都不免要出一身冷汗.戰戰兢兢的回稟了皇後,她是一刻也不想再待在她身邊.

而皇後,打發掉侍女後,她那溫婉的臉上變得異常精彩.說不清楚是喜是樂,眉眼間仿佛有一絲懼怕.

若權利還在二哥手里那倒是還好,可為何她會崛起的這麼快.若讓她知道當年的事情,那就麻煩了.

相較于皇後這邊的不安,李貴妃就顯得鎮定多了.

"呵呵,現在好想去看看皇後是何心情啊."

李貴妃與皇後斗了多年,互相看對方不順眼.這回,她總算是出了一口氣.當年之事,她也是之情人.若誰將這事捅到了姜墨璃面前,那等著皇後的,將是滅頂之災.

"母妃,你傻了吧.計劃失敗,你怎麼還這麼高興."

李貴妃抬起她那慵懶的水眸,"你不懂,也不需要懂.軍權,李家還是不要沾的好.你哥是太子,我們沒必要這樣做.你那好外祖父想什麼,你母妃我一清二楚.你聽好了,以後少跟李家來往.有空,多見見你哥."

淮王鍾梓穆雖然草包了些,但最聽李貴妃的.聽見自己母妃這樣吩咐,他也只能夠稱是.

李貴妃這才滿意的點點頭,轉而就心情極好的去逗弄懷里的小貓.

哼,還是自己的親哥,這樣不給我留余地.那我為何要給你面子,我只要熬到了蕭兒登基,那就足夠了.

是的,李丞相最近的動作,都沒有事先與李貴妃商量.自然,就惹怒了她.因此,姜墨璃贏,倒是成了她喜聞樂見的好消息.

而李家,現在也是亂成一團.

"父親,現在該怎麼辦啊?沒想到姜磊倒是養了個好女兒."

李天麟很不服氣,自己計劃好的一切,卻被一個小丫頭給搶了先.

"行了,著什麼急.她初次帶兵,只能贏不能輸.而樓蘭是什麼人帶兵啊,你認為,她能贏嗎?當務之急,你先去查查她的底細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百勝."

在李丞相看來,姜墨璃這場大戰必輸無疑.只要她敗了,那自家兒子就能夠頂替她.現在最關鍵的是,要查清楚她的一切,隱藏的太深,終究會成為隱患.

李天麟無任何法子,只能夠憤憤不平的聽從李丞相的吩咐,去查她的過往.

不僅僅是宮里.這個消息一出,朝廷內外,無一不是掀起了一股熱浪.

大家這些年來都保持著看戲的心態在對待姜家.姜家後繼無人,那就意味著姜家軍將易主.且姜家繁榮昌盛多年,盼望著姜家倒塌的人,不計其數.

而姜墨璃這一出,卻是給所有人提了個醒.姜家,不容小覷.

宮里,朝堂掀起了一陣風浪,姜家同樣也不平靜.有人,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.

"姑母,現在該怎麼辦啊?"

姜老夫人氣急敗壞的道:"我能怎麼辦,如今你們就避著她吧,或許還有一條活路."

方敏一接到消息,當時就嚇懵了.如今她是名正言順的姜家少主,那自己兒子怎麼辦,她又該怎麼辦啊?

"姑母,就沒有辦法了嗎?要不……啊……"

姜老夫人一巴掌揮了過去,"你個沒腦子的.現在還能怎麼樣.她若想讓你們母子死,那壓根就是小事一樁.你還想動歪腦筋,那你就去.別怪我到時候保不住你.你怎麼就那麼笨啊.怪不得麒兒也那麼上不了台面,都是你這個當娘的錯."

方敏委屈的捂著臉,戰戰兢兢的認錯."姑母,我知道錯了.是侄女笨,你給侄女出個主意吧."

死老太婆,我是笨,要不也不會受你轄制多年.這些年來我就如同行尸走肉般,都是拜誰所賜.

只是,這些話,方敏也只能夠在心里說說.否則,她也就不用再待在姜家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