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接手軍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圍困之勢已解,場上就只剩下兩人.

表面上看起來姜墨璃就要贏了,但也只有她自己清楚.自己內力已經到了極限,若再拖下去,必輸無疑.

場下的人連氣也不敢出,都聚精會神的看著.

場上,姜墨璃也是大氣都不敢出.她體內的氣息已經不穩,也唯有腳下還能保持穩定.

該怎麼辦呢?姜墨璃警惕的往一旁退,一邊想著解決的辦法.握劍的手早就汗涔涔,她必須要盡快結束.

只能……

一刹那之間,云擎,云渤手中的銀槍也砰然掉落,勝負已分.

"好,哈哈哈,姜老,可真是虎父無犬女啊."

皇帝也算松了一口氣,姜家與李家,他甯願相信姜家.如今也算是松了一口氣.且她與蕭兒有同門之誼,日後江山交給蕭兒,他也不必過于擔心了.外戚干政,要比姜家跟麻煩.

"陛下過獎了,她還需要磨煉磨煉."

嘴上雖然是這樣說,但語氣中的那份自豪,還是難以掩飾啊.

"姜老過譽了,姜墨璃聽旨,封姜墨璃為兵馬大元帥,不日出征樓蘭."

姜墨璃緩緩跪下,沉聲道:"是,微臣謹遵聖旨."

晉國兵馬,唯有北漠一支不在我手.父親,我做到了.你放心,女兒就來.

比試落幕,不少聰明人都明白,姜家就快要重回往日的風光了.今日一戰,姜墨璃用實力告訴了在場的所有人,她姜墨璃,有這份能力,指揮三軍.

帥印在姜磊手里,姜墨璃就只能夠省了授印這一步.皇帝下旨,就是正式承認了她統帥之位.

"屬下拜見元帥."

齊刷刷的聲音在不斷響起,姜墨璃安然立于場上,內心平淡無波.

這只是第一步而已.

皇帝頒布了旨意就離開了,而那些大臣都紛紛上前道賀,或真心或假意.

姜墨璃只得笑著一一應付,臉都笑僵了,這才送走了他們.

"勞煩幾位叔伯整理好軍務,明天,我要看到這曆年來的記錄."

云擎微微曲身,說道:"是,屬下領命."

云擎自比試結束,心里也是直冒冷汗.她帶給自己的威壓,真的無法令人小覷.

小小年紀,喜怒不形于色.她身上的那種老練凌厲,真的是讓人懼怕.一雙黑眸,平靜如水.這樣的人,才能有大成就啊.

姜墨璃凝視著他們,緩緩才一字一句的道:"明天,我將正式接手軍務.若是誰當我好糊弄,那就……試試."

到最後,說話的語氣落在他們眼里,早就是陰風陣陣.眾人只能夠道是.

姜墨璃這才滿意的繼續道:"那好,你們下去吧."

打發掉將士,姜墨璃轉身就要往軍營外走."我還有事,你們先回去吧."

姜墨璿:"……"

要不要這樣不給我面子,我不就是想問問你嗎?這樣躲.

但是,這真的不怪姜墨璃.她也不想這樣,但她已經承不住了.

"噗……,"姜墨璃捂住嘴巴,一股溫熱噴湧而出.

姜墨璃松開手,鮮紅一片.

姜墨璃無力的靠在樹旁,再晚半刻,怕是自己真的要露陷了.

那一招,就只有師傅當年使過.《無心劍法》最後一式,斷情.這招還真的是要人命啊.

拼盡了全身的內力才催動了這招,卻也讓她元氣大傷.

姜墨璃仰頭望著天空,忽然間耳邊刮過一陣風,姜墨璃聲音立馬就變得軟軟糯糯的,"我知道錯了,別罵我."

話音剛落,姜墨璃就被攔腰抱起.

一張冷峻而熟悉的臉印入姜墨璃的眸中,他厚重的呼吸噴薄而出,盡數灌于姜墨璃的鼻腔.

姜墨璃心虛的看著他,一言不發.

別人看不出,但絕對瞞不住他.這個,她一早就知道了.只是沒想到,他來的這樣快.

鍾梓蕭冷眼看了她一眼,直接就抱著她,雙手緊緊摟住她,向山下走去.

姜墨璃雖然不喜歡他這樣子,但也只能夠老實的抱著他的脖子,腦袋埋在他胸前.

盡管頭頂是一片火熱的目光,但姜墨璃卻沒有這個膽子去抬頭.

就這樣,鍾梓蕭抱著她,疾步來到一輛馬車前.鍾梓蕭看著懷中難得老實的人兒,心生一計.姜墨璃一路被他抱著,恍惚之見就被他重重的扔在了馬車上.

吃痛,這才回過神來.雙眸帶水的看著鍾梓蕭.

鍾梓蕭一只腳踏進了馬車,躬著身子,看著她這般,楞了楞神,然後才進了馬車.

姜墨璃氣呼呼的別向一旁,故意不去看他.而我們的太子殿下,也只是看了她一眼,就不再說話了.

姜墨璃看著車外的風景,突然又想起了.當初,他們吵架時的情形.

"臭三哥,又不理我.你不理我,那我也不理你了."

姜墨璃嘟著嘴,趴在馬車窗沿邊,就是不理後面的那人.

一路冷戰,兩人下了馬車.

姜墨璃一蹦一跳的朝前走著,直到到了客棧,姜墨璃也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.偏偏這個呆瓜,也沒有半分反應.

姜墨璃越看他越氣,索性沒吃東西就回了房.

大概過了半個時辰,姜墨璃無所事事的在房間里晃蕩著.

"吱……"房門被打開.

那個氣的她要死的呆瓜,端著飯菜走了進來.

姜墨璃怒目而視,"你干嘛,臭三哥,還想氣我啊."

鍾梓蕭把飯菜放下,也不說話,直接走到姜墨面前,一只手就抱起了她,將她放到了桌前.

"吃飯,你餓."

姜墨璃一腳踢過去,這個呆瓜,能夠多說幾句話嗎?

偏偏他還不躲,雙手緊緊摁著姜墨璃,勢有她不吃飯,他就不放開她的架勢.

姜墨璃看著他身上那個明晃晃的腳印,兩人僵持了一會,姜墨璃也只能夠妥協.

從那以後,姜墨璃都懶得跟他生氣了.因為那樣只會讓自己更氣.

但現在,她莫名的好想念那種生活.只是,還能夠回去嗎?

姜墨璃微微側身,結果一下子就對上了那雙自己日思夜想的眼睛.

"三哥,"姜墨璃的身子一下子就又到了他懷里.姜墨璃輕喚了他一聲,五味雜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