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比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姜墨璃遠離他,這才逐漸冷靜下來.漫步在空蕩蕩的大街上,姜墨璃又想起了玄機山上的種種.

當年自己遠走,本意是想冷靜下來,不讓自己動這份心思.結果卻發現,自己非他的不可.今時今日,我跟他,又該何去何從呢?

每次逐漸冷寂下來的心,一見著他,就又死灰複燃.原來,感情之事,這般的奇怪.有苦難言,卻又趨之若鹜.落碧姐姐,你與大哥,當年也是這樣子嗎?你,後悔過嗎?

清言試探性的叫了一聲,"小姐."

姜墨璃緩過神來,腳步不停的往臥房走去,"嗯,怎麼,有事."

清言慢步走到床前,吞吞吐吐的,半響才憋出了一句話,"有一件事情,我覺著還是要和小姐你說一下的好."

姜墨璃隨意的躺到床上,言語中略帶疲憊的道:"怎麼,有事就說."

"今天下午,宮里那位找少爺進宮."

姜墨璃翻個身,從床上坐了起來,別有意味的看著清言,"說清楚一些,那個家伙又做了什麼事情,有沒有把她給氣到."

清言噗嗤一笑,"少爺當著皇帝的面,一頓大道理過去,那位差點下不來台.估計宮里也快傳開了."

這怕是姜墨璃今天聽見的最好的一個消息了,壓抑的心情也舒緩了些."好,我知道了,你先去休息吧."

清言道了聲是,轉身帶上房門就出去了.

姜墨璃攤倒在床上,這個決定也是自己的一念之間,不過,安明也該去面對這些了.

玉不琢不成器,現在看來,他也沒有枉費自己的教導.

安明啊,姐姐替你擋不了多少.姐姐也累了,你可要快快長大,來接替姐姐啊.

這樣想著,姜墨璃也難得的早早進入夢鄉,睡的也格外安穩.

第二天,上陽外軍營,外面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,內里卻是早就嚴陣以待.

偌大的演練場,早就已經准備妥當了.

比試主要是比謀略與武功.謀略就是他們四位守將布陣,姜墨璃去破陣.

而這次,他們布的是龍門陣.雖然聲勢浩大,但姜墨璃還真的沒有怕過.陣法于她,那是再熟悉不過的.

只聽皇帝位于上位道:"今天,姜墨璃挑戰四位將軍,贏,就是新一任的兵馬元帥.朕宣布,比試開始."

"是……."

姜墨璃行禮後就起身朝演練場走去.

今天,她一該往日的素淨飄逸.一身淡青色勁裝,青絲盡數束于腦後.嬌嫩的小臉上布滿冰霜,周身都散發出凌厲的氣勢.

一步一步踏入場中,腳下穩健而氣勢如虹.今日起,那個嬌俏佳人不複存在.有的,只有叱咤疆場的姜元帥.

今天到場的,除了皇帝,皇後,姜家人,就都是朝臣.有人佩服姜家,有人同樣也不滿姜家.

雖然目的不同,但他們在心里卻不得不承認.就憑她那讓人膽顫的氣勢,姜墨璃確實有很大的把握贏這一場.但他們很多人還是抱著幻想,姜墨璃一定會輸.

只是,誰也沒有想到,眼前這個小姑娘,將會掀起怎樣一番風浪.誰也沒有想到,她會如同姜家先祖一般,成就一番霸業.

四人精心設置的龍門陣,不過半個時辰,姜墨璃就安然從陣中走了出來,卻是震驚了不少人.

"姐,你沒事吧."

夏傑是第一個跑到姜墨璃面前的,而姜墨璃也沒有生氣,摟著他就走到了皇帝跟姜老元帥面前.

"祖父,沒讓你失望."

姜老元帥明顯是激動的不行,只連著說了三個好字.

"看來朕跟姜老也可以放心了."

皇帝的語氣中也是帶著欣慰,畢竟,姜家後繼有人,那自己也能夠安心了.軍隊,還是掌握在姜家為妙.

姜墨璃利落的躬身行禮,"謝陛下誇獎."

繼而道:"四位叔伯,請指教."

盡管龍門陣里機關重重,那些人也沒有心軟過.但這對姜墨璃來說不過是小意思.最難過的,是四位云字輩的叔伯.

云擎,云毅,云琿,云渤,四位的實力不容小覷,且還是四人合力.

按照姜墨璃原來的打算,她暫時不會這樣冒然挑戰,但形勢逼人,她不得不這樣做.

今天,她只能夠盡全力一拼了.這也是她頭一回,打沒准備的仗.

四人都是用的長槍,姜墨璃選擇用劍.雖然兵器上輸了一截,但這卻是對她最好的選擇.

比試開始,場上氣氛緊張.場下也是彌漫著別樣的氛圍.

皇帝坐于主位上,面上還是那樣的漫不經心,但不斷晃動的手,卻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.

姜老凝神看著場上,出奇的平靜,唯有穩坐的身軀微微發顫.

鍾梓蕭修長的身軀穩坐在上,是那樣的孤寂落寞,與周圍恍若隔世.唯有漆黑的眼眸中,那個嬌俏的身影,能夠讓他動容.

而姜墨璃的親姐,可以說是最激動的一個人了.

"璿兒,放心,墨璃那丫頭不會打沒把握的仗,沒事的."

柳陽一面低聲安慰著身旁的夫人,眼神一直放在場上的比試.

現在場上已經成了膠著之勢,雙方也是不分上下.但柳陽卻是為數不多的看的明白的人,墨璃已經快到了極限,再這樣下去,她不僅僅會輸,還會喪生在四人的銀槍之下.

這也是姜家規矩的一個不留情面之處,多少姜家子弟,就喪生在了這上面啊,輸既是死.

但這話他可不敢跟墨璿說,畢竟現在,一切未明啊.

姜墨璿緊張的看著場上,雙手緊緊的抓著柳陽的胳膊,簡直就是心如刀絞.若墨璃真的喪生在這,她這個做姐姐的,該如何去面對娘親啊.

相比較而言,安明要冷靜的多.盡管內心也是翻江倒海,但只要一想起自家三姐的教導,真正的強者,要學會喜怒不形于色.他就只能夠壓下了那份不安.只凝神看著場上的比試.

場下的人都心系著場上,有盼著她贏的,當然,也有盼著她輸的.

這些,姜墨璃不用想都知道.但她不在乎,她在乎的是她姐弟倆人.她不能夠輸,她不能夠讓她們兩人失望.

一個失神,四柄銀槍就破風而來.姜墨璃只能夠往後急退.但這也不管用,再往後,就出界了.

刀光劍影之間,姜墨璃心生一計.

疾步退到了邊上,雙腳一蹬欄杆,借著力一躍而起,手中的劍緊插在四柄銀槍之上,一個轉身,云毅,云琿就被她借力踢出了場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