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風云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在應付了姜老元帥跟姜洪後,姜墨璃索性閉門謝客,窩在了墨竹居里,誰也不見.

本來想著,三天後的挑戰.結果,才第二天,就出事了.

"柳暉,你再給我說一遍,怎麼了."

柳暉額頭直冒冷汗.姜墨璃的容貌雖然很容易讓人輕視,但偶爾在她身上散發的氣勢,卻讓人心驚膽戰.

這也是為什麼他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姜墨璃的原因.

"樓蘭屯兵,准備襲擊黑石城.借口為老樓蘭王報仇,要陛下交出你爹."

"嘭,"茶杯頓時碎了一地.

柳暉冒著被打的風險繼續道:"姜老元帥已經在宮里了,哥讓我來叫你."

"走,"姜墨璃黑著臉,一把拉著柳暉就往外走.

柳暉倒吸了一口冷氣,奶奶的,今天才知道,這死丫頭力氣這麼大啊.

這一切的一切,看似沒有關聯,卻又處處相關.這背後的人,究竟是誰呢?

姜墨璃疾步行走著,心里把最近發生的事情理了個大概.

走到殿門口,只聽著他們的談話,姜墨璃就火冒三丈.

強忍著怒火走進乾元殿,先給皇帝行了禮.

姜墨璃就道."各位大人什麼意思,交出我爹."

語氣中帶著蔑視,眼神中沖滿了煞氣.恍惚間讓這些官場的老油子為之一顫.

若是兩天前,他們還能夠理直氣壯的面對她.但現在,就算她不是朝臣.也無人敢直接跟她對著干.

"墨璃,怎麼可能,你爹戰功赫赫,還是朕的結拜兄弟,若真的推你爹出去,那朕不成了昏君了嗎?"

姜墨璃在心里冷笑,若是你知道父親早就不能夠在為你征戰了,你怕是會第一個同意交出我爹吧.

雖然不憤,但面上還是笑著道:"陛下自然是明君,但架不住有小人啊."

皇帝臉色一僵,這丫頭路數還真是厲害啊.看來還是沒有徹底查清楚她,有些事情,怕是自己也不知道.

"墨璃,你難道還不放心朕嗎?"

姜墨璃嘟著嘴,略有應付之嫌的道:"臣女豈敢啊,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應該商量一下樓蘭的事情嗎?"

"是啊,陛下,現在還是商量一下樓蘭的事情為重."

姜墨璃不掩飾的表達了自己的厭惡,自己在外面就聽見了,說話的人就是他那一派的人,還不是怕我跟他對上.

"墨璃,行了,你快出出主意,你爹你外祖父一大家子可都在黑石城.若樓蘭真的舉三百萬將士壓境,那就不妙了啊."

姜墨璃走了過去,安慰道:"舅母,你放心,樓蘭成不了氣候."

這話一出,包括柳夫人在內的所有人都狐疑的看著姜墨璃."為何這麼說?墨璃,究竟是怎麼回事,你知道些什麼?"

姜老元帥收到皇帝的示意,率先問道:"是啊,有什麼就說,別再藏著掖著了."

姜墨璃冷笑,"祖父莫非是忘記了,我這些年受的苦,為的是什麼.我知道,你們看我年幼,向來是沒把我當回事.但若戰火燃起,我必定會讓樓蘭知道,什麼叫做他不能惹的."

這話,除了柳陽,柳暉,在場的人也沒有幾個能聽懂的.話留一半,就一定還有隱情,但她不能夠說.

"哼,笑話,哪里能夠把晉國的安危交到你手里."

姜墨璃扯了扯嘴角,你怕是活膩了吧.當我分不清楚你的聲音嗎?你給我等著.

"吳大人,你是不是忘記了.姜家第一任先祖,當初也是十六歲,就輔佐我鍾家先祖四處征戰啊."

一道清冷熟悉卻滿涵諷刺的聲音從殿外傳來.

只見鍾梓蕭一行四人慢步走來.

"那是當初,不知太子如何能夠保證她能夠贏呢?拿晉國的安危去堵嗎?"

大家紛紛側目,姜墨璃直接笑噴.

李丞相這是怎麼選的人啊,腦子是壞了吧.

李丞相尷尬的迎著眾人諷刺的目光道:"吳大人,你說話過了啊."

吳桉是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,頂替的是升入兵部侍郎的白少凡.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卻沒有腦子,這次是他的好運到頭了.

"求太子饒臣一命,臣並非故意頂撞太子殿下."

鍾梓蕭看了一眼吳桉跟李丞相,隨即很不屑一顧的道:"哼,父皇,這種人,配當大理寺少卿嗎?"

一聽到鍾梓蕭這樣說,吳桉是嚇的屁滾尿流,頓時就跪了下來.

"撤了他大理寺少卿一職,貶我平民,終身不得入朝當官."

就算吳桉再怎麼求饒,事情已經成了定局.這也給了大家一個很好的教訓,招惹誰也別招惹太子.

拖走了吳桉,整個大殿,終于清淨了.

"蕭兒,你怎麼看這事."

鍾梓蕭走近皇帝,很正式的跪下道:"兒臣就是為此事而來.樓蘭舉兵壓境,我們自然不能夠輸了氣勢.既然他敢來,那晉國,就沒有怕的.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讓墨璃熟悉將士,以備時之需.若父皇不信,兒臣大可擔保,墨璃之能,不在兒臣之下."

皇帝遲疑不定.

白少凡見狀,也跪下道:"是啊,陛下,臣,也願意為姜小姐擔保."

只聽于柏,夏傑,沈明也紛紛道:"臣也願意為姜小姐擔保."

眼見著他們一個個求情,皇帝也有些動搖了.

這時,只見李丞相出來道:"既然擔保,那自然得有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吧,就是不知道姜小姐能夠如何作保."

姜墨璃一手扯著一個,示意他們別輕舉妄動.剛准備說,結果就聽姜老元帥道.

"哼,好啊.若墨璃兵敗,我姜家上下,任陛下處置.殺頭抄家,只要能夠給夠讓陛下解氣,怎麼樣都可以."

李丞相目的已經達到,也就不在說話.在他看來,弱不驚風的姜墨璃遠沒有這個本事,能夠領兵打仗.他唯一的遺憾就是,軍營,他插不進去人到主要位置.

姜墨璃不動聲色的看了看自家祖父.

不由自主的感歎道.能夠讓他說出這番話,也是不容易啊.

"好,既然姜老也這樣有信心,那朕就將這江山,托付給你姜家了.但有一條,讓太子隨行監軍,墨璃,你看如何."

姜墨璃收斂起自身的那種天真無邪,上前一步,肅聲道:"是,姜墨璃謹遵聖旨.定不辱命.不負陛下祖父,不負姜家之名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