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何去何從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姜墨璃好不容易才擺脫了他們,從皇宮溜了出來.

漫無目的的在街上亂逛著,腦海里卻不斷浮現出那句話.姜三小姐,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?

可是,好像我直到今天,將要面臨失去之時.才明白,原來我一直把他對我的好當成了理所當然.原來,我一直愛著他.

可是,一切已經成了定局.再也不可能了,再也回不去了.再也,回不去了.

不知怎的,姜墨璃來到了上陽山,眺望著遠處的風景,姜墨璃的心,愈發的疼.

往昔,臨風居外,玄機山頂.一天的修行結束,自己總喜歡賴在他懷里.坐于山頂,眺望著山下的風光.

盡管只有自己一個人自說自話,卻再也回不去了.

那時有多美好,現在就有多痛.

姜墨璃心里抽痛,不由自主的雙手抱膝,眼神暗淡無光的看著遠方,嘴里輕聲呢喃道:"姜墨璃,疼過了,就好了.他那麼好的一個人,還是別拖累他了."

說完,眼淚便悄無聲息的順著臉頰而下.

所有人都當她贏了,卻不知,這是她輸的最慘的一次.

但姜墨璃無法後悔,也不能夠後悔.這條路是自己選的,即使最後會粉身碎骨,她也只能夠繼續往前走.

哭過了,一切還是得繼續.

即使是緊閉雙眼,抬頭仰望天空,卻還是阻值不了淚水.無論是睜眼還是閉眼,眼前揮之不去的,還是他那矯健的身姿.

一招一式,雄勁有力.招招乾淨利落,能夠致人于死地.

夏傑猛看著他這般模樣,不由自主猛咽口水,"要不要去勸勸他."

于柏從沉思中回過神來,輕蔑的道:"怎麼勸,他能聽的進去嗎?除了她,誰能夠勸的了他.但現在,誰敢提她,不怕死你就去."

夏傑頓時啞口無言.

確實如他所說,這世上,除了她,還有誰能夠勸的住他呢?只是,現在誰敢提起那不就是找死嗎?

"老大,那就放任他這樣嗎?就他這樣一直練劍,就跟不要命一樣,會出事情的."

白少凡沉沉的歎氣,"別管了,感情之事,外人說一千道一萬也比不上他自己想明白."

"哼,還真的是紅顏禍水."

白少凡看了于柏一眼,"是嗎?紅顏禍水,究竟是禍害到了誰呢?"

于柏心里咯噔一下,並不再接話.

既是因為白少凡,更多的是鍾梓蕭終于停止了舞劍.正朝他們走來.

"別跟過來."

語氣冷冽,散發著濃濃的寒意,讓人無法接近.

夏傑緊張的抓著白少凡的肩膀,"老大,確定沒事,我怎麼感覺……."

白少凡一把拉開夏傑,"行了,他有分寸."

嘴上雖然這樣說,但心里卻沒底.畢竟,感情之事,還真的是不好說.

三人心事重重的看著鍾梓蕭離開的背影,內心五味雜陳.

情之一字,害人不淺啊.但就算是知道情的痛苦,卻還是有人心甘情願的走進以情編織的牢籠.

姜府,墨竹居內,姜墨璃趕走了所有的下人.一人伏在床上,輾轉難眠.

突然,姜墨璃一掌劈過去,卻被來人輕易化解,將雙手緊緊控制在身後.

姜墨璃怒目瞪著來人,"太子殿下,你這是何意."

鍾梓蕭陰沉著一張臉,看了看她.

一把把她從床上抱了起來,緊緊制住她的雙手,並不理會她的掙紮.

姜墨璃掙紮不開,但也不敢大聲.若是驚動了別人,那就是真的說不清楚了.

又不敢去看他,無奈只能將頭撇到一側,任由他將自己帶出了姜家.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兩人來到了城外.

姜墨璃趁其不備,從他懷里掙脫開來,怒道:"鍾梓蕭,你干嘛."

只是這語氣中,卻底氣不足.

"唔……."

鍾梓蕭見她這副無所謂的模樣,愈發的來氣.為了不聽見自己不想聽到的話,鍾梓蕭只能夠堵住她的小嘴.

姜墨璃雖然有准備,但還是臉漲的通紅.無奈腦袋被他固定在那里,動彈不得.好在雙手被他松開了來,只得使出吃奶的勁試圖去推開他那鐵一般的身軀.卻換來他更緊的摟住自己的細腰.

他的吻是火熱的,灼燒著她的心.一瞬間,姜墨璃是真的沉淪了.

三哥啊三哥,為何你每次都這樣.在我決定將要忘記你時,你…….

姜墨璃,你怎麼這麼沒出息.她不得不承認,她貪戀這份感覺.這一刻,就是姜墨璃自己,也有些看不起自己了.但她還是很沒出息的享受著.但……

姜墨璃一想起那件事情,瞬間就清醒過來.

"嘶……."

鍾梓蕭吃痛,緊摟住她的手瞬間就松了.姜墨璃乘機往後退了幾步.

"太子殿下,請你自重."

鍾梓蕭抹去嘴角的血跡,臉上滑過一抹諷刺的笑容,"自重,貌似你剛才也挺享受的吧."

姜墨璃用眼神狠狠的瞪著他,"我沒有."

鍾梓蕭嘴角掀起一抹弧度,嘴上卻還是不饒人."姜三小姐,你不知道吧.你說謊的時候,雙手總是喜歡不由自主的摳衣帶."

姜墨璃猛的低頭,卻發覺自己中計.頓時就羞紅了臉.

氣上心頭,姜墨璃架勢轉身就要走.

誰料,鍾梓蕭一把從背後擁她入懷,聲音略微沙啞,卻又溫柔的很."阿璃,你生氣了.我不是故意逗你的,對不起.但是你每次說謊話的時候,的確有小動作.不過不是摳衣帶,而是會不由自主的兩只手互相打轉."

鍾梓蕭感受到姜墨璃稍微平靜了些許.緩緩的掰過她的身子.強迫她看著自己."阿璃,你看著我.我知道,我都知道了.你為何要這樣拒絕我.今天我在這問你,你一定要給我說實話,行嗎?"

不等姜墨璃回答,鍾梓蕭又繼續道:"我知道,你信不過我父皇.我也知道,姜家現在也只有靠你在苦苦支撐.我就問你一句,你信得過我嗎?信得過,那我就等,等到自己能夠真正掌權的時候,我再娶你為妻.若信不過,那我也會等,等到我有那個能力之時,立你為後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