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出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什麼生氣不生氣,你們在說什麼?"

姜墨璃身上一重,腳往後一踢,"柳暉,你找死啊."

"我去,死丫頭,你下手夠重啊."

姜墨璃沒了背上的壓力,這才站了起來,"柳暉,你是找死還是皮癢了,找抽呢?"

柳暉,柳家二少爺.黑石城的小霸王,就是一鬼見愁,桀驁不馴,但也有姜墨璃能夠治得了他.

他不過十五,卻比姜墨璃要高一個頭.面容既有江南人的俊美,又有北漠人的英武.奇就奇在,兩者在他身上卻絲毫不違和,反倒是吸引人的很.一雙黑眸犀利堅毅.一身藍色織金長袍,黑色長靴.身形清瘦,小麥色的皮膚,讓他看起來更加精神.臉上永遠帶著痞痞的笑容,給人一種玩世不恭的感覺.

用姜墨璃的話來說,就是白瞎了一副這麼好的容貌,盡不干正事.

柳暉作勢就要上來摟姜墨璃,"我說丫頭,我好歹是你表哥,你這樣不給我面子啊."

姜墨璃一個轉身,避了過去.真要是被你碰了,他不得剁了你就奇怪了.

"柳暉,你給我滾.只要你能找到證據比我先出生,我就叫你表哥."

是的,他們兩個之所以不合,最大的願因就是.他們出生在同一天,同一個時辰,全府上下,沒人能夠說清楚,究竟誰大誰小.而姜墨璃不樂意叫他表哥,柳暉也不樂意叫她姐.兩人為了大小的事,見面就吵,就沒有停過.

姜墨璿一見她們又要吵,頓時頭都大了,"你們別吵啊,我頭疼."

姜墨璃與柳暉互相看了一眼對方,很嫌棄的坐到了下來,中間隔著柳夫人跟姜墨璿.

柳夫人被他們這樣給逗樂了,"璃丫頭,你別理他,這小子欠收拾."

姜墨璃一改剛才的囂張,很乖巧的點頭,"墨璃聽舅母的,才不理他呢?"

柳暉欲哭無淚啊,"娘,你是我親娘啊,你幫誰呢?"

柳夫人瞪了他一眼,"璃丫頭就是我女兒,你,有多遠滾多遠."

柳暉徹底沒話說了,自己就不該問,這個問題他幾歲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嗎?還是說正事吧.

柳暉只能賠笑,"好好好,我錯了,還不成嗎?小姑奶奶,我找你有事,跟我走吧."

姜墨璃警惕的看著柳暉,"什麼事啊,我不去."

柳暉可管不了這麼多,還不等姜墨璃反應過來,他拉著姜墨璃就跑,還大聲道."嫂子,娘,我跟她先走了."

柳夫人與姜墨璿也沒有細想,只是無奈的搖搖頭,感歎道,這真的是一對小冤家來的.

姜墨璃跟柳暉打鬧著出了姜府,坐上了馬車,姜墨璃就立刻變了臉色."出什麼事情了."

她跟柳暉也算是知根知底,從他來瀟湘院的時候她就察覺到了不對勁.若無重要的事情,他不會那樣.

柳暉也收起臉上的嬉笑,一臉嚴肅的道:"李家大少爺要挑戰上陽守將."

這意味著什麼,柳暉就算是年紀小,也知道的一清二楚.

姜家之所以能夠百年來屹立不倒,就是因為背後依靠的那五百萬姜家軍.然而,說是姜家軍也不是姜家軍.

姜家先祖與晉國皇帝定下約定,姜家軍分為四股,分散在晉國.每隔二十年,姜家下一任掌權人就可以去挑戰四股軍隊的四位將領.只有贏,姜家才是主人.

當初定下這個約定,既是保全了姜家,也是讓皇帝安心.且這麼些年來,也起到了督促將士與姜家子弟的作用.只是,這個有一點不好.那就是無論是誰,只要能夠挑戰成功,那也能接管軍隊.

以前也不是沒有人敢來挑戰,只是最後都成了一具尸體.漸漸的,也就沒有人敢再挑戰.沒想到,現在,還有讓敢來挑戰,是看姜家勢弱了嗎?

姜墨璃冷哼一聲,李家大少爺,你來找死,我就成全你.想肖想姜家的兵權,你是不怕被皇帝卸了你李家的皮是吧.

兩人匆忙趕到練武場,氣氛明顯不對.

"草民拜見陛下."

"臣女拜見陛下."

皇帝沉聲道,"起來吧."語氣明顯帶有不滿.

姜墨璃柳暉這才起身,與姜老元帥行禮.

無意中瞥見了鍾梓蕭,姜墨璃立刻就把頭扭到了一旁.

心虛,不,並不是.只是今日,若自己真的走到了那一步,便真的是永別了.再見,就只能夠是路人.

"陛下,姜老,既然三小姐已經來了,那是否能夠容微臣挑戰了."

姜墨璃上下打量著這個李家大少爺,穿著素淨,不似一般的富家子弟,追求奢靡.長相自然是不用多說,也是上陽數一數二的.都說看人要看眼睛,但他一雙眸子清明一片,並不是什麼追求權勢之人該有的.

下盤穩健,武功不弱.盡管他看似無害,但姜墨璃只看了他一眼,卻從心里感覺到了絲絲寒意.她便知道,他是個勁敵.

"李大人何必著急,我想李大人既然想挑戰上陽的四位叔伯,那想必也是知道規矩的.父親不在,不如就由小女與大人比試,如何.贏了,那大人大可以挑戰四位叔伯.但大人若是輸了,那這事還請作罷."

幸好還有這個規矩,只要是外人挑戰,就必需贏了姜家子弟,否則沒有挑戰的權利.

今天在場的大多是文臣,隨行去圍場的並不多.在他們眼里,女人就應該是在家里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的.所以,在姜墨璃說出這番話,他們都是嗤之以鼻.

而李天麟卻不這麼想,就憑她能夠打敗伊萬,就足夠讓他正視.只是,今天是為正事而來,還是不實話與她糾纏.

"規矩在下自然是懂,但那得是姜家繼任少主才有資格接受在下的挑戰.三小姐怕是不合適吧."

說著,還有意識看了眼姜安明,意思很明顯.

"是啊,姜三小姐不過是一屆女流之輩,這就算是要比,也得是姜小少爺出來比試吧."

所有人都驚呆了,唯有白少凡一行人明白,他冒著被皇帝不喜的風險,在做什麼.

姜墨璃卻是心如刀割,她不敢去看,一直凝視著自己的眼神.對不起,三哥.我不並值得,你這樣待我.

今日,就算你恨我,我也必需要這樣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