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凌霄閣副閣主


姜墨璃說完,五個人紛紛驚住,卻又很快就恢複正常.

姜墨璃嗤笑一聲,指著刀疤男子道:"袁永,西麟山五傑之首,我沒說錯吧."

"是又如何,落到你手里,是我技不如人,你干脆一刀殺了我吧."

姜墨璃冷笑著走上前,捏起袁永的下頜,"殺人不過頭點地,簡單的很.放心,我會留著你這條命的.只要,你夠聰明."

"你想干什麼?"袁永驚恐的看著姜墨璃.

姜墨璃嫣然一笑,"你看著不就知道了."

話音一落,茗香手中的劍,就到了她姜墨璃手里.不出一息之間,血染滿天.

"不……,"袁永掙紮著想起來,卻被慕容婉兒死死制住,只能憤怒的看著姜墨璃.

"哐當,"姜墨璃輕蔑的撇了一眼袁永,把劍一扔,"帶他回去,我要親自來審."

慕容婉兒與茗香道聲是,卻並沒有立刻離開.而是警惕的拔出了劍,護在姜墨璃身旁.

姜墨璃雙手分別把她們的劍按回劍鞘,上前一步道:"既然跟來了,那就出來唄."

只聽幾聲沙沙的樹葉被風刮過的響聲,三人齊刷刷的從樹上一躍而下.

片刻,還是于柏率先走了出來,意味深長的道:"凌霄閣副閣主,蕭禮."

"呵呵,"姜墨璃輕聲一笑,將擦拭臉上血跡的帕子一扔,走到目瞪口呆的三人面前道:"是,又如何."語氣輕蔑,絲毫不似她往常那般.

可下一刻,就眉心微皺,嬌滴滴的對著白少凡道:"回去再說吧,我累了."

說完,便飛身而去.

于柏轉頭向白少凡問道,"怎麼回事?不說清楚就又走."

白少凡搖搖頭,嘴上不說,但也猜到了個大概.

慕容婉兒解釋道:"主子有潔癖,衣衫上沾了血,她不換乾淨的會不舒服.有任何事要問都還是先回去吧."

說完,便與茗香架著袁永而去.

"走吧,"于柏無奈的歎了一口去,也隨她們而去.白少凡與夏傑見狀,也只能夠跟上.

……

大概等了半晌,三人才等來了換好衣衫的姜墨璃.

正堂之中,以白少凡為首的三人,一直直勾勾的盯著慢慢悠悠的喝茶的姜墨璃.

猶豫再三,還是白少凡開口道:"你真是蕭禮?"

姜墨璃心里一樂,放下茶杯,"怎麼我就不能是蕭禮呢?"

夏傑咽了一口口水,不敢置信的道:"開什麼玩笑,凌霄閣創建時,你才十歲.那個決勝千里之外,殺人不眨眼的蕭禮,不可能是你吧."

姜墨璃嫣然一笑,走到夏傑面前,似哄孩子般拍拍他的腦袋,"那個還真就是我."


然而,她一說完,突然就臉色一變,很嚴肅的道:"本來是不想跟你們說的,既然瞞不住了,那就索性跟你們說清楚吧.但我以副閣主的身份要求你們,我解下來要說的事情,只有在場的幾個人知道,誰也不許外傳."

只聽于柏吊兒郎當的道:"什麼事,先說來聽聽."

于柏表面雖然一副不屑一顧的模樣,但內心是真的被驚呆了.十歲就能輔佐鍾梓蕭創建凌霄閣,聲名鵲起.這事,換了誰都不會信吧.盡管自己曾經敗在她手里,也不敢相信.

姜墨璃雙手背于身後,橫了他一眼,"于大人,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這張嘴,你最好先給我保證好了,否則,別怪我用落英堂的好東西招待你."

于柏對上姜墨璃的視線,頓時心里一顫,怎麼感覺是看到了鍾梓蕭,太恐怖了,遂老實道:"行,行,行,我發誓,絕對不會外傳,這總可以了吧."

姜墨璃一聽,這才放過他,轉而看向白少凡跟夏傑,只見兩人點點頭.

姜墨璃這才放心的道出了實情.

姜墨璃一說完,就聽夏傑不敢置信的道:"墨璃,你是不是消息有誤.二哥不會這麼混的,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,他不會是說說而已."

姜墨璃早知會是這樣,也不在意,"六哥,我也不信.但落英堂的本事,大家都知道,沒證據,不會亂下定論.所以,等從袁永嘴里撬出真相來,再做打算.但無論如何,這事要瞞著三哥.你說是不是啊,大哥."

姜墨璃矛頭一轉,就對准了低頭不語的白少凡.

白少凡聽完姜墨璃所說,痛苦的緊閉著雙眼.片刻,才艱難的吐出了這幾個字,"先審袁永."

"那就去吧,要來看看嗎?"

說完,姜墨璃便揚長而去.

于柏若有所思的道:"落英堂的審訊之法,難得一見啊,當然要去看看."

說著就要來拉白少凡跟夏傑,"去吧,正好也能親口聽他說是不是你們那個好兄弟."

在于柏的勸說下,白少凡跟夏傑也只能夠跟上去.

因為沒那個條件,慕容婉兒就選擇了將袁永綁在玄機老人的練功房,房間緊閉,只能透過一個小窗口看見里面.最關鍵的是,只要房間關著,那麼任何聲音都傳不進去.而外面的人,卻能夠知道里面的情形.

夏傑最先出聲問道:"墨璃,你這是干嘛?不是要審他嗎?"

"看一會就過來坐吧,不出半天,他會招的."

姜墨璃只是看了一眼就跑到了一旁的涼亭坐著,看著玄機山的大好風景.聽見夏傑的詢問,頭也不回的就答道.

于柏徑直的走到了涼亭,"丫頭,這是什麼招數,看不明白."

慕容婉兒見主子臉色不善,遂怒懟道:"于大人,能安靜點嗎?落英堂自然有落英堂的辦法."

"死丫頭,我好歹是一堂之主,你說話給我小心點."

慕容婉兒直接無視他,"落英堂向來不歸凌霄閣管,自成一堂.我乃副堂主.除了主子,我不必給任何人面子.就是鍾梓蕭在這,我也敢這樣說."

于柏氣的牙癢癢,但又拿她沒辦法.還真是兩主仆,脾氣一樣的臭,說話也是氣人的很.

白少凡不知何時,也來到了涼亭,直接就走到了姜墨璃面前,"墨璃,若真是那樣,那你打算怎麼辦."

姜墨璃也不害怕白少凡的視線,直接凝視著他,"我會親自為師傅報仇,但會瞞著他."

"那……,"白少凡剛開口,就聽見夏傑在大喊著道.

"你們快來,他好像不行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