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真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落花飄零水自去,人道無情卻有情.

還是一如既往的瑟瑟秋風,還是一如既往的百花齊放.只可惜,人卻不再.

一人輕聲從窗戶躍進來,關窗,走到床前,"主子."

姜墨璃慵懶的緩緩睜開眸子,卻並不起身.如說平時的她是一只黃鸝,雖然情緒多變,卻還是活潑可愛.那現在,她就是一朵牡丹,慵懶中透出一絲高貴與魅惑.

櫻唇輕啟,寒意泠然的道:"說吧,婉兒."

慕容婉兒,凌霄閣落英堂副堂主.年十七,溫婉清麗,行事落落大方,剛柔並濟,聲音似水,盡得人心.武功深不可測.

只聽她緩緩道:"落英堂下屬茗香帶著兩個姐妹一直奉命在山下.一天前,突然來了五個人,茗香察覺不對,給落英堂總部送過信,卻不知為何堂中沒收到.晚上,茗香越想越不對勁,就跟蹤他們,來到了玄機山.起初沒人發現她,但到了山上,他們五人中就有人察覺到了她在跟蹤,在跟他們的糾纏中,茗香錯失了良機.待她再次趕到,就只見到了……."

她與清言可以說是主子左膀右臂,自然是知道什麼是主子的禁忌.因此,她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.

姜墨璃抬眸,不以為意的道:"接著說."

慕容婉兒瞧了眼自家主子,咬咬唇,繼續道:"茗香察看了尸首,一掌致命,是楚國皇室的幽冥掌.所有人都認為是楚國人,但茗香不這麼認為.她是魏國人,她說那五個人,都是魏國人而非楚國人.恐怕此事,與魏國,脫不了關系."

姜墨璃緩緩起身,坐在床榻邊,兩只小腳來回晃動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.

"為什麼,她能這麼肯定.照你所說,要不是落英堂有內奸,那就是茗香,背叛了落英堂."

"不可能,茗香沒有理由背叛.而且,大家都知道,晉楚魏三國,因為環境的不同,生活習慣都不盡相同.魏國靠海,喜食海味,而楚國人卻是不沾的.而那五個人雖然盡力掩飾,但茗香以海味做誘,他們雖然沒動搖,但還是漏了破綻.再加之他們五人身上淡淡的腥味,就跟加卻認他們是魏國人."

"這也無法確認是魏國動的手."

"是,所以茗香三人給瞞下了.畢竟,魏國那邊,不太好亂下定論."

姜墨璃又繼續躺下,緊閉雙眼,道,"好了."

慕容婉兒見狀,輕輕的出了房間.不出一刻,房外,便沒了她的氣息.

姜墨璃這才睜開了雙眼,直勾勾的盯著房頂.在無盡的黑暗中,她的眼神頗為嚇人.

……

清晨,臨風居,姜墨璃不得不起來,去面對殘忍的事實.

"師傅,你走好."

白少凡手一揚,熊熊大火,不出一刻,受人敬重的玄機老人,就被熊熊大火給淹沒殆盡.

冷靜如他,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恨.重重的一跪,代表著他的決心.暴起的青筋,預示著他的怒.僅僅的五個字,對他來說,也是重如千金.

"師傅,我不僅腦袋笨,嘴也笨.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送你走,你就放心吧,我一定會……."

夏傑跪著,眼睛直直的盯著漫天大火,眼淚不受控制的往外湧.他用手一抹,鬼的男兒有淚不輕彈,我今天還就哭了,反正也不差這一回了.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.師傅,你走好,弟子再笨,也一定會給你報仇.

姜墨璃盯著漸漸成灰的尸體,連磕三個響頭,白皙的額頭上頓時就出現了血跡.

"師傅,安心去極樂世界吧.弟子不報此仇,誓不為人."

三人就這樣跪著,送走了他們最敬重的師傅.直到最後一抹火苗熄滅,白少凡率先起身,扶起夏傑跟姜墨璃.

"好了,師傅已經走了,我們不能夠頹廢."

夏傑與姜墨璃互相瞧了眼對方,重重的齊點頭,"嗯,我會的."

"行了,你們別嘰嘰歪歪了,抓了一個人,偷偷潛進來的,你們看該怎麼辦."

三人尋聲看去,只見于柏緩緩而來,後面凌霄閣下屬押著一個不過十六七歲的姑娘.

姜墨璃瞧著那姑娘腰帶上的玉佩,神色一凝.

不等姜墨璃開口,那姑娘便面色焦急的道:"堂主,茗香姐姐在玄機山東南方發現了那五個人的蹤跡,現在正與慕容副堂主在牽制他們,特命屬下前來報信,堂主,這是信物."說著就解下了腰間的玉佩,遞給姜墨璃.

姜墨璃接過她遞來的玉佩,渾身散發著殺氣,聲音清冷的道:"老大,放了她."

話音一落,就已經消失在了幾人的面前.

于柏奇怪的看著白少凡,"怎麼回事?"

"放了這姑娘,"白少凡說完,也用輕功追了過去.

"我也不知道,但墨璃這樣,怕是有人要遭殃了."

于柏輕哼一聲,那這小丫頭應該知道原因吧.

"小丫頭,說不說,為何要叫她堂主.還有,剛才那話,什麼意思."

只見那姑娘像瞧白癡一樣看了他一眼,轉而就把頭扭到了一旁.

"你……",于柏被氣的要死,偏偏就是動不了她.

想了想,與其問,還不如自己去瞧瞧.這樣想著,也追了上去.

夏傑一看于柏也走了,覺著會有事情發生,遂也跟了上去.留下一個下屬與那個小姑娘面面相覷.

而另一邊,姜墨璃不出一會,就看見了正與五人糾纏不清的慕容婉兒跟茗香.

婉兒與茗香兩人合力,竟也打不過他們.姜墨璃隱藏在樹後,眼珠一轉,嘴角揚起一抹邪笑.從身上掏出一粒小小的藥丸,輕輕朝打斗的眾人一拋.

慕容婉兒與茗香一聞,便知為何.悄然封住嗅覺,與他們繼續打斗.

片刻,五人漸落下風.

"不好,快走."只聽其中一個面帶刀疤的人大喊道.

"走,中了化功散,你們確定還走的了嗎?"

姜墨璃緩緩從樹後走了出來,輕飄飄的一句,卻是讓他們變了臉色.

"不可能,她們怎麼沒事,不可能是化功散."

慕容婉兒提劍指著刀疤男子,"主子改良的化功散,是以吸入的方式才會中毒.我們事先封住了嗅覺,再引你們催動內力,毒發的時辰,就加快了.說,誰讓你們來殺玄機老人的."

刀疤男子一聽,眼中的憤怒瞬間就消失不見,轉而是躲避著她們的視線."你說什麼,我不懂."

"西麟山五傑,落得今天這種地步,是如何感受啊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