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重回玄機山


姜墨璃現在面上已經恢複如初了,一邊收拾一邊囑咐著清言一些瑣事.

"好了,該說的都說了,清言,你照看好她們.我祖父那里,問起來了,你就去幫我去解釋一下.不過,他應該是已經知道了."

"是,小姐,人死不能複生,你節哀順變."

"誰,出來."清言本來好好的在跟姜墨璃說話,突然之間就警惕的看著房簷,戾聲道.

姜墨璃放下衣物,"清言,你先下去吧."

清言這才收起對著房簷的銀針,出了房間.

待清言出去,姜墨璃這才抬頭,端坐在床前."厲害了啊,竟然能夠避開我."

一道粉紅的身影從房簷上落下,"若你不是心神不甯,肯定一早就可以發現我啊."

"干嘛要偷聽."

姜萱搖搖頭,"沒有,我沒有偷聽.我跟安明擔心你,就想著來看看."

盡管姜萱裝的很好,但姜墨璃還是從她眼睛里看出了害怕.這就是換了誰,都會害怕的啊.看著柔弱溫柔的人,沒想到下手會那麼狠.

誒,自己也是控制不住自己.日後再說吧,反正她也心大,過幾日就忘記了.

"二姐,我要離開一段時間.你照看好安明還有那對母子.祖父未必能顧及到你們,你是姐姐,要看好安明.至于那對母子,還是把她們關著.若是皇後召喚,你就讓人報病.總之,別讓她們去見皇後.有事情處理不了的,就去找武叔跟清言,知道嗎?"

姜萱很沒有骨氣的使勁點頭,"嗯,我會的,你要快點回來啊,我怕自己擋不住皇後."

姜萱也認命了,雖然自己要比她大,但自己還就是沒有她那麼聰慧大膽.

"行了,二姐你也早點去休息吧.待我把事情處理好了,我就好好教教你.你是姜家二小姐,沒必要低聲下氣.知道嗎?"

"嗯,那我就先回去了,你也早點休息."

"好,你走吧."

姜墨璃送走姜萱,躺倒在床上,揮之不去的是玄機山上的種種,無聲之中,眼淚又悄然而出.

老天,你就這麼看不得我好嗎?為什麼,要把我身邊的人,一個個帶走.我好恨,這是為什麼.

懷揣著這份恨意,姜墨璃這才緩緩入睡.

……

天蒙蒙亮,圍場外.

"你們要小心."

姜墨璃翻身上馬,"放心,你回去吧."

白少凡見眾人都已經上馬,遂道:"走吧"

"主子,走遠了,回去吧."

鍾梓蕭卻當作沒聽見,直至她的身影,消失在晨起的陽光下.

"走吧".

這才慢步向後走去.

莫言早就見怪不怪了,看了一眼她離去的方向,就快步跟上自己的主子.

主子究竟是想干嘛,作為親信,他還是能猜到的.只是,在主子面前,少說多做,忠心耿耿,才能夠長久.

"死丫頭,你平時不是最喜歡說話的嗎?怎麼這些天這麼安靜."

于柏簡直要被逼瘋了,接連幾天的趕路,幾個人一句話都不說,這種感覺真是可怕.

姜墨璃靠在大樹旁,用蔑視的眼神看著于柏,冷冷的道:"閉嘴,否則,我可以讓你變成啞巴."

于柏本來在整理行禮,被氣的作勢就要去找姜墨璃算賬,"死丫頭,你……."

白少凡一把拉住暴跳如雷的于柏,"她說的出就做的到,她心里不痛快,你別去惹她."


于柏憤憤不樂的道:"我現在是明白了,為何那家伙會喜歡她了,簡直就是臭味相投."

"行了",白少凡拍拍他的肩膀,越過他走去.

"走吧,還有半天就到了."

姜墨璃神色稍微緩和,點點頭,"嗯."

滄海桑田,時移世易.往日種種,不過是滄海一粟,終將會回歸塵世.

可是師傅,我放不下.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人離自己而去,我做不到放下.

眼見著玄機山離的越來越近,三人的心情,也是難以言表.

"籲……."

盡管是做好了准備,但真正看到這一幕.就是白少凡,也受不了.

往日熱鬧番話的小鎮血流成河,變得死氣沉沉.烏鴉盤桓在空中,一聲聲淒慘的叫聲,就如同地獄的使者.

昔日親切的村民,皆成了一具具尸體.滿目猙獰,似是在訴說著他們的不甘.

一行凌霄閣下屬見到他們,紛紛上前異口同聲道:"屬下拜見白大人,于大人,夏大人,小姐."

于柏看了看白少凡他們幾個人,無奈的歎氣道,"起來吧."

姜墨璃踉蹌著向前走去,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些死不瞑目的村民.

夏傑不由自主的仰天大喊,"混蛋,這究竟是誰干的."

說完,便跌坐在地,雙目變紅,眼淚也是克制不住的往外流,再不複昔日的意氣風發.

"安葬好他們,"三人之中,唯有白少凡,是最冷靜不過的.只是他那雙眼睛,卻騙不了人.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時.

"好,你們找人把他們安葬,我們……"于柏看著空蕩蕩前放,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好.

"人呢?"

一黑衣屬下道:"都用輕功上山了."

于柏楞了楞,"這幾個人,怕是瘋了吧."

說完,認命的追了上去.

不出一會功夫,于柏就到了山上.

只見白少凡為首的三人,站在玄機老人的尸首前,一言不發,似中邪了一般.山上冷風瑟瑟,讓人膽寒.

白少凡緊閉雙眼,眼前揮之不去的是初見時的場景.

"你是我第一個弟子,日後定當要堅守正道,與師弟做榜樣."

"是,弟子謹遵師傅教誨."

……

夏傑此刻眼中充滿了恨,恨自己無能,不能夠為親手為師傅報仇.

"小女娃娃,你雖然天資不高,但只要後天勤奮,定會有一番大成就."

"師傅,我是男的."

……

姜墨璃此刻是看起來最正常的一個了.但這平靜之下,那種痛,無法用語言來形容.

"丫頭,你天資聰穎不如入我門下,我一定傾嚢相授."

"哼,不去,我才不要你這個老頭教."

……

三人回憶起過往的種種,最終齊聲道:"師傅,你一路走好."

曾經風華萬丈,眾人向往的玄機山,還是迎來了隕落.曾經聲名遠播的玄機老人,在一片狼藉中,結束了自己這一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