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噩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姜墨璃躲過一劫,心里也漸漸放松了.宴席進行到一半.

卻不知為何,心里愈發的難受,害怕.

這時,一東宮下屬來報,"啟稟太子,白大人收到密報,玄機山遭人洗劫,玄機老人被害."

"哐當……"

"嘭……"

姜墨璃跟鍾梓蕭幾乎是同時站了起來,一個掉了茶杯,一個直接就把面前的小幾給掀了.

姜墨璃緊咬下唇,無法相信的道:"你說的,是真的."

不,不會的.師傅武功那麼高,誰能夠傷的了他,不會的,不會的,不會的……

鍾梓蕭薄唇微張,片刻才道:"你說真的,若假報,我定當讓你生不如死."

下屬緊張的咽了一口口水,心一橫,緊握雙手道,"凌霄閣來報,昨天晚上,玄機山遭人洗劫,玄機老人……就死在練功房,經脈……具斷."

姜墨璃聽完,腦袋一片空白,也顧不上任何事情了,一下子跑到那下屬面前,徒手掐住他的脖子,眼睛變成了血紅色.此刻,她已經崩潰了.白玉般的手臂上清晰可見一條條青筋.

平日笑意盈盈的小臉,已經完全扭曲.淚水就如決堤的河流,噴湧而出,不停的在搖頭,"你告訴我,這不是真的,這不是真的,這不是真的……."

姜萱咽了一口口水,忙上前試圖拉看姜墨璃."墨璃,你清醒清醒,他快死了."

若是在禦前殺人,那就真的不好解釋了.

姜安明也是被嚇蒙了,慢了姜萱一步,"姐,姐,你快放手啊."可似乎沒有什麼用.

眼見著那人就快被掐死,鍾梓蕭這才走上前,一把摟住姜墨璃,將她禁錮在懷中,很溫柔的道:"你冷靜一下,難受就哭出來,別這樣,聽話,別這樣,聽話…….你這樣三哥也難受."

姜墨璃這才慢慢放開了那個下屬,目光呆滯的靠在鍾梓蕭身上.

鍾梓蕭待下屬緩過氣來,也只簡單問了一句,"誰干的."

一如往常的平靜無波,看不出悲喜.

當然,這只是不熟悉他的人才會這樣認為.卻殊不知,這只是暴風雨前的甯靜.

"不知,屬下只是奉命來請太子前去商量."

鍾梓蕭雙膝跪地,很鄭重的道:"父皇,容兒臣先行告退,兒臣要趕去玄機山,送師傅最後一程."

皇帝一聽這個消息,心情也是低到了谷底,"去吧,去送玄機老人一程."卻忽略了一個致命的問題.

姜墨璃伏在鍾梓蕭懷里哭了一會,這才清醒過來,輕聲啜泣著道:"我也要去,帶上我."

鍾梓蕭想了一下,握住她的手道,"那走吧."

姜萱與姜安明互相看了眼對方,都覺得松了一口氣.然而,在場的人,卻是被嚇了個半死.既因姜墨璃,跟因鍾梓蕭.

……

姜墨璃被帶了出來,一路上一言不發,知道見到白少凡.

便又帶著哭腔撲到了他懷里,一聲大哥,叫的讓人莫名的心疼.

幾人之間氣氛沉重,唯有姜墨璃斷斷續續的抽泣聲,回蕩其中.

白少凡紅著眼睛,眼神中滿是殺意.知道見著姜墨璃,這才稍微好一點.輕拍著姜墨璃的後背,安撫著她.

鍾梓蕭遲疑了一下,最終邁著沉重的步子走上前,"究竟是怎麼回事."

于柏拍拍鍾梓蕭的肩膀道:"你別激動,據線報,是楚國.但還是要親自去看看才知道."

鍾梓蕭沉聲道:"那就立刻起程,回玄機山."

"你去干什麼,中他們的計嗎?……"姜墨璃伏在白少凡肩上又哭了會,但卻是想的很清楚.

一聽鍾梓蕭要去,姜墨璃這才停了哭泣.說話上氣不接下氣,聲音也略有些嘶啞,"你首先是晉國太子,然後才是師傅的徒弟."

經姜墨璃提醒,白少凡這才想到,與楚國有關,那老三還真的不能去.

于是,也勸說道,聲音略帶激奮,"是啊,你還是在這里的好,我跟老六去就行了.你若去了,怕是會出問題."

鍾梓蕭盡量避開姜墨璃的視線,沉重的道:"我非去不可."

姜墨璃激動的道:"你去,就是去了又能如何.師傅會醒來嗎?不能.能殺了師傅的人,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人物.你是太子,你若出事,那晉國必將動亂.戰火紛飛,百姓流連失所,你想看到嗎?"

"是啊,三哥,墨璃……說的對,師傅……不會想看到的……."

夏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下去了,他自認為自己夠堅強了,可終究是自欺欺人,聽到噩耗,自己腦袋就如同漿糊一般,痛苦不堪.

鍾梓蕭顫抖著聲音道:"我知道,但……我非去不可."

師傅就如自己的父親,自幼教導他.若沒有他,自己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.盡管,會有危險,自己還是要去.

姜墨璃突然很冷靜,冷靜的讓人發怵.聲音也讓人背後一寒,"你是想師傅在九泉之下不得安甯嗎?若是,那你就去,我不攔你.鍾梓蕭,你好好想想."

說完便使勁擦干眼淚,眼睛里充滿了堅毅,就那樣看著鍾梓蕭,也不說話.

鍾梓蕭沉思了一刻,才妥協道:"好.但是你們要帶上影衛去,自己小心."

"行了,我陪他們去.你就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."

不僅僅是他們三人,就連于柏,也這才松了一口氣.不過更多的是驚訝,居然有人能勸得了他鍾梓蕭.

白少凡見鍾梓蕭松口,這才道,"好,那就先回去收拾收拾.今天天色已晚,就明早圍場大門彙合."

夏傑,于柏與姜墨璃紛紛稱是.

既然已經商量好來,白少凡帶頭離開,于柏與夏傑在後.姜墨璃卻一反常態的還坐著.

"怎麼不走."

姜墨璃猶豫了一會,還是伸出自己的小手,緩緩的握住了他的手,卻又不說話.

"沒事,你去吧.自己也小心,照顧好自己.有事情就讓老大去坐,再不濟還有六.你……"

姜墨璃才不管鍾梓蕭現在是何反應,腦袋緊緊的貼近他跳動的心.她貪戀著這份溫暖,不想離開.

"三哥,讓我抱會."

我不知道,該怎麼樣,才能忍住不哭.我冷,刺骨的冷.

盡管一直是死老頭,死老頭的叫,但他還是師傅,還是那個疼自己,寵自己的師傅.

鍾梓蕭重重的歎了口氣,本想摟住她的手又放了回去.

兩人就這樣靜靜的靠在一起,就如兩只受傷的羔羊,在互相舔舐傷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