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晚宴(一)


"日後,你做何事,都要記住,你是姓姜.今天那種情形之下,你若怒莽行事.那就給了那些人把柄,讓他們有借口對姜家發難.你認為自己與那些使臣相比,哪個跟重要呢?到最後,我們的那個皇帝陛下,還不是會犧牲我們,去平息那些人的怒氣.不僅如此,還會給朝堂之上,姜家的舊敵,提供了打壓我們姜家的有力武器.你也不小了,現在,也該要學學如何去面對爾虞我詐,朝堂,江湖上的紛爭糾葛.記住,牽一發而動全身.日後,啥時候該出手,啥時候該做啞巴.你要自己學會估量.而且,做人留一地,日後好想見.做何事,只要你不能確保了無後患,那就要給自己留有余地,別做絕了.畢竟,花無百日紅.今日,他能低于泥潭.他日,就能一飛沖天.自己好好想想吧.我先回去了,想清楚了再來找我."

姜墨璃說完這番話,便從玉藻堂出去了.留下正一頭亂麻的姜安明,在那里若有所思.

姜墨璃回到玉蘭苑,漫步在庭院中,抬頭仰望著天空中的如玉般的明月.玉不琢不成器,說一千句,道一萬句,也不如他自己想通.總有一日,他會翱翔于九天之上.而我能做的,就只是現如今點撥他一二.

"來了,"姜墨璃之所以不睡,在院中亂晃,就是知道今天還會有人過來.

姜墨璃話音剛落,一道火紅的身影從房沿上一躍而下,"你今天差點沒嚇死我."

姜墨璃嫣然一笑,"那就對不住了.不過,你有見我做過一件沒把握的事情嗎?"

阿依娜走到姜墨璃面前,"我知道,所以,我今天是想問你,他……,你打算怎麼辦?"

姜墨璃眉間微蹙,"能怎麼辦.……"

只一句話,姜墨璃卻覺得沉重萬分,沉默不語,屈膝摘下一片墨菊花瓣,在手中把玩著,沉重的道:"不過就是,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罷了."

阿依娜擔憂的道:"你可別陷進去,最後受傷的,也只會是你.我……,不就是最好的借鑒嗎?你可千萬別像我這般,落得這般境地."

姜墨璃直起身子,凝視著遠處微弱的星光,"我明白,不會的."

一時間,兩人皆無話可說.兩人性情就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一般,偏偏感情也是如此相似,坎坷不已.

轉眼,就到了第二天.

昨天是各皇子之間的比試,今天,則是各國之間的爭奪.

姜墨璃又是一夜無眠,實再是打不起精神.索性就借故推托了去,在床上趟了一天.不過,晚上的宴會,她卻是無法推托.

為了不顯眼,姜墨璃直接就頂著一張憔悴的臉就去了.

卻不知,彼時的她,看起來嬌弱非常.一襲青色襦裙,更為她增添了幾分誘人的魅惑.

此刻,姜墨璃真是後悔死了,早知要與這群官家小姐打交道.那自己還不如與祖父坐一起,至少安靜.可自己偏要去求祖父,把自己安排在這個鬼地方.

"姜三小姐,姜三小姐,你沒事吧."

"沒-事-啊."姜墨璃回過神來,咬牙切齒的道.

我這是作了什麼孽啊,招惹了這兩個禍害.


眼前這個是禮部尚書的千金,聞雅.今年十七,與姜萱是好友.這才坐下,她就拉著姜萱在說個不停.兩人嘰嘰喳喳的,吵的姜墨璃頭疼.

因為有外人在,姜墨璃也不好對著姜萱發火.索性就靜下心來,聽著她們胡亂的說著.

然而,有人卻故意來挑釁了,"吵死了,有沒有點禮數啊.還真是沒有家教,也怨不得,一家都是莽夫,能上的了台面就怪了."

"李明媚,你給我說清楚了."姜萱脾氣沖,一聽李明媚話里有話的辱罵姜家,頓時就坐不住了.

李明媚本就看姜墨璃不順眼,這次晚宴,本是她的位置又被姜家姐妹搶走了,怒火中燒,說話也愈發沒了顧忌."說的還不夠清楚嗎?莽夫就是莽夫,上不來面,粗俗無禮,不知禮數."

聞雅一聽,頓時不樂意了.盡管這是很多人心里的想法,卻不是她聞雅心中所想.

父親自幼教導,姜家世代忠烈,為晉國血灑疆場的熱血男兒,數也數不清.姜家,是值得敬重的.

"莽夫,沒有你口中所謂的莽夫鎮守邊疆,你能安心站在這里嗎?姜家數代忠烈,姜萱父親年紀輕輕,戰場受傷,此生不良于行.姜三小姐父親鎮守邊疆數十載.哼,沒有姜家人在外征戰,一旦戰火重燃,你們能夠上戰場,去抵禦外敵嗎?"

姜墨璃本來陰沉著的臉慢慢的變得好看了.姜墨璃自知,在這種情形下,自己不能太過分.本是打算忍下,事後再找她的麻煩.卻不曾想到,還會有人替姜家說話.

樹大招風,不少人對姜家,都心存忌憚,卻又不敢得罪姜家.姜墨璃環視了四周,各種心災樂禍.

"說的好."

"拜見皇上,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."

"大家平身,李明媚,你繼續跪著."

一時間,寂靜無聲.李明媚一改剛才的盛氣凌人,緊張的低著頭,瑟瑟發抖,渾身上下一片冰涼,姣好的面容上滲出了一滴滴汗珠.

慘了,皇上是真的生氣了.這回該怎麼辦,皇上是一定不會放過我的.都怪姜墨璃,都怪她,要不是她,我也不會落的今天這種境地.李明媚這樣想著,卻是把姜墨璃給恨上了.

皇帝鐵青著臉坐在那里,也不說話,只盯著跪著的李明媚.

過了一刻,才道,"李丞相,你教的好女兒."

"陛下饒命,老臣教女無方,還請陛下饒她無知,請陛下饒命."

李丞相簡直就要被自家女兒給氣死了.再三警告她,不許去招惹姜家,她偏偏要去.這是不把李家害死就不甘心嗎?

"陛下,明……."李貴妃想求情,卻被皇帝一個眼神給嚇的把話給咽了回去.

"怎麼,想求情.莫不說貴妃也認為,姜家,上不來台面,嗯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