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進退有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伊萬此刻被打擊的不輕.想他數十年的苦學,只為有朝一日能為父報仇.結果卻還是個笑話,連一個十五歲的小丫頭也打不過.

"伊萬將軍,對不住,下手重了些,還請見諒."姜墨璃略帶歉意的道.

此次,姜墨璃是真心實意的道歉,並非嘲諷.畢竟,也不是深仇大恨.自己已經贏了,又何必咄咄逼人.

"姜三小姐,你已經贏了,就別再諷刺在下了吧",伊萬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,臉上滿是懊悔和不敢置信,但眼神中的傲氣還是不改.

"呵呵,隨便你怎麼想",姜墨璃才沒有那麼好的性子去安慰他.見他已經起來了,轉身就走到了祖父面前.

"祖父,墨璃幸不辱命,沒給姜家丟臉."

"嗯,好,好樣的",姜老元帥面不改色的一把扶起跪著的姜墨璃.

然而,他顫抖的雙手還是出賣了他.姜墨璃神色一斂,借著自家祖父的力就起來了.

"三姐,你好厲害啊",姜安明雖然強作鎮定,但眼神中的激動之色卻掩飾不住.

"行了,能換句話嗎?",姜墨璃難得的對姜安明溫柔了一回,卻讓姜安明有點受寵若驚.

"喔",姜安明楞楞的看著自家三姐.

"姜三小姐,是我輸了,我這就兌現賭注."伊萬作勢就要下跪,但不等他屈膝,姜墨璃就一把托住了他.

"伊將軍這是何意,我一個黃毛丫頭,哪里真的能受你的跪拜.此次本就是墨璃無禮了,伊將軍只需將那些話收回便可,至于賭注,就作廢吧."

伊萬卻是楞住了,"姜小姐這是何意,我伊萬言出必行,豈能不跪.這要是傳出去,我如何立足."

"伊將軍,你若真的在意,那不如你許我三個要求,這事就算抵了.這樣,我不為難,你也無需為難."姜墨璃懶得與他啰嗦,臨時起意,就想起到了這個辦法.

"放心,我用姜家擔保,決對不會讓你去做違背仁義道德之事,你看如何."姜墨璃本就善于察言觀色,見伊萬有些動搖了,便繼續說道.

"好,那不知姜三小姐想要在下做什麼?"伊萬這才直起身子,拱手道.

伊萬經此一事,要比剛才謹慎的多.

"沒想到,等我想到了再說.我姜墨璃言出必行,你若不信,那就就此作罷.我也從不在乎這些."姜墨璃無所謂的擺擺手,很乖順的立于姜老元帥身後.

"好,只要姜小姐想到了,隨時可以來找在下,伊某也必定言出必行."伊萬思慮再三,還是答應了下來.畢竟,眾目睽睽之下,自己已經輸了.

"好,那就多謝伊將軍了."吐谷渾大將軍的承諾,還是會有用的.就當是給自己跟姜家留個退路了.

"哈哈,既然伊將軍心願已了,那就開始今天的狩獵吧.朕就不與你們去湊熱鬧了,大家隨意."

皇帝說完,看似無意的瞧了一眼姜墨璃.行事有條不紊,性情沉穩,喜怒不形于色,性格強硬卻又不莽撞.懂得軟硬兼施,武功高強,聰慧靈敏.進退有度,會察言觀色,頗有大將風范.若是男兒,則又會是一員猛將.只可惜,是個女兒身.

不僅僅是皇帝,在場的,都是官場上的人精,無一不在感歎.姜磊真的是養了一個好女兒.不過,也幸好只是個女兒.

姜墨璃自然也知道,今天自己是太張揚了.但這也沒辦法,姜家不能讓人輕視了去.

"三姐,我們也去吧,"姜安明躍躍欲試,但還是要征得姜墨璃同意.

姜墨璃經此一事,本是歇了去騎馬的心思.剛想拒絕,就聽到一道清冷的聲音道:"一起去比比."

姜墨璃循聲看去,鍾梓蕭為首的四個人正向自己走來.

"是啊,墨璃,走吧,一起去,比試比試."姜墨璃還未答話,夏傑倒是躍躍欲試.

"祖父,孫女想跟師兄他們去玩玩,可以嗎?"姜墨璃一來也坐不住,二來再在這里,估計自己就要被眼神給戳死.而且自己今天本來就是想去騎馬散心,現在出去轉轉也還好.

"去吧,自己小心."姜老元帥也想著讓她去躲躲,畢竟她太顯眼了,再在這里,也不好.

而且此時,他還沒有把姜墨璃跟鍾梓蕭想到一塊去.不僅僅是他,在場的,也沒有人會把他們想到一起去.畢竟,太子冷血無情,那是眾人皆知.就算太子對姜墨璃再好,那也是歸結于師兄妹的情分.

"知道了,祖父."征得自家祖父同意,姜墨璃作勢就要走.

"姐,我也要去."姜安明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膽子,直接就扯住了姜墨璃的衣袖.

"聽話,老實在這待著,"姜墨璃輕輕的拍拍他的小腦袋.

帶上他,那還怎麼玩啊.而且,有些事情,還是別讓他知道的好.

"啊,不要."姜安明得寸進尺,不讓他去他就抓著姜墨璃不撒手.

"好,清言你也去吧,看著他",大庭廣眾之下,她也不好發火.再三權衡,姜墨璃也只能讓清言看著他.

"太好了,"姜安明松開姜墨璃的衣袖,一副詭計得逞的笑了起來.

一般秋狩第一天,都是幾個王爺之間的比試,其他人也可獨自去狩獵,就只是圖個樂趣.不過,大多是男子,女子頂多就是在山莊周圍騎下馬,還是在有人跟著的情形下.

然而,這次多了個姜墨璃.

姜墨璃幼時雖然怕馬,但在鍾梓蕭的教導下,她的騎術,並不遜色.翻身上馬,動作乾淨利落,氣勢如虹.

"姜老,你這孫女生的好啊.這架勢,一點也不像是閨閣女子.就是不知,這以後怎麼嫁出去."

說話的是姜家的死對頭,李家當家人,李肅,當今丞相.

"不勞丞相費心,姜家兒女,哪個會騎射,那豈不是丟了姜家的臉.況且,三丫頭她爹一向慣著她,怕是也不會讓她嫁出去的."

姜老元帥說出這番話,實則是對李肅所說,實則,是對坐在高位上的皇帝所說.墨璃的婚事,只有她爹能夠做主.

皇帝雖然一面在跟皇後說話,但姜老元帥的一番話,也清楚的傳到了他的耳朵里.皇帝在心里暗歎一聲,老狐狸.不過,皇帝突然想到了一件事.

若沒有今天這一出,那個小丫頭,做個王妃也就差不多了.但從她今天的表現來看,倒是有那份本事,當這個晉國的國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