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秋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們真的不覺得該好好教教安明了嗎?身為男子,膽子卻這麼小",柳陽面帶笑意的看著懷中的姜墨璿.

"有什麼好擔心的,他也只怕那個死丫頭而已".姜墨璿半眯著眼睛躺在柳陽懷里.

我們姐弟三人,本就是自由長大的.母親去世之後,父親軍務繁重,我跟死丫頭都這樣過來了,他身為男兒,自然要學會自立自強.

姜墨璿他們的歸來,讓姜墨璃的日子勉強要好過一些.然而,最不想去的秋狩也如期而至.

前一日晚上.

"此次秋狩,你第一回在百官面前露面,有些事情,你要自己掂量著去做.墨璿有身孕,她可以不去,但是安明沒有理由不去.姜萱心智不成熟,安明太小,唯有你最讓祖父放心,答應祖父,照看好他們.還有……"

姜老元帥停頓了一下,"沒事了,你去吧".那件事情還是先別說了,到時她自然就知道.

第二天,姜墨璃總算是明白了,昨晚自家祖父還有什麼沒說.但還是下意識的問道.

"為何她倆也在".姜墨璃眉頭一皺.

"貌似是皇後下的旨,說是……",清言欲言又止.

"進去吧",姜墨璃不等清言說完,扭頭就上了馬車.小時候並不是沒有想過殺了他們母子,但終究因為自己心軟,還是放過了他們.就是,不知道這是對還是錯了.

清言見狀,也就不說了,跟著姜墨璃上了馬車.也不知道皇後想做什麼,竟然下旨讓大小姐,二小姐,三小姐,四少爺跟那對母子一起去那個所謂秋狩.要不是大小姐借著懷孕這個借口,恐怕也逃不開.看來這回的秋狩會很熱鬧了.

"別給我鬧騰,給我老實待著.清言,你看著他倆,我先睡會."

姜萱跟姜安明互相看了眼對方,很無奈的坐到了另一側.看著姜墨璃毫無禮儀的躺在一側睡的不知道有多香.

"清言",清言輕輕的搖搖頭,示意姜安明不要說話.

小姐現在煩的很,唯有睡著,她才不用想這些煩心事.

"喔",姜安明立馬乖乖的閉上嘴巴.盡管知道三姐只是嘴巴厲害,但每次一見著三姐發火,自己就會不由自主的害怕.

而且,三姐身上背負了太多太多重任,想必也很累了吧.都怪自己,自己要是再大一點就好了,那樣自己就能接過兩個姐姐身上的重任.

姜墨璃要是知道姜安明這番心思,心里多少也有些慰藉了.只是,此刻的她睡的正香.一切凡塵俗事,皆被她拋到了腦後.

"我要吃這個,姜安明,你快給我."

"你好歹還是我二姐,還跟我搶吃的."

"你還小,要知道孝敬姐姐,知道嗎?"

"我只知道你不要臉,松手."

"不松,你能拿我怎麼樣."

"嘭……"

兩人爭搶的一袋果脯安穩的落入姜墨璃手中.

"有吃的你們不吃,鬧是吧,那就都別吃了."

然而,這種事情還是在不斷上演.就像是沒吃夠苦頭一般,一有吃的就搶,最後很好的招惹到了姜墨璃.

自然,他們兩人帶上來的零嘴,最後全進了姜墨璃的肚子.誰讓他們很好的詮釋了,什麼叫做自作孽,不可活.

大概在車上躺了四天左右,浩浩蕩蕩的一行人終于來到了皇家圍場.

姜墨璃也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應付接下來的"妖魔鬼怪".

只是,這還沒進圍場呢,挑釁的人就來了.

圍場其實就是一個被圈起來的林子,具體多寬就不知道了.在這片林子外面,有不少的房屋.有大也有小,有好也有壞,主要是供皇帝和隨行大臣住.而這住在哪里,住的好壞,也有一定的安排.

能夠隨行的都是高門大戶,自然都是懂規矩的.房間分配是一早就安排好了的,沒人敢去亂搶.可姜墨璃這回,還真就碰上了個不懂規矩的.

本應該是姜家一行人住的楓園,不知道被哪個不長眼的給占了.姜墨璃一行人到來之時,大門緊閉.

"叫人來,我倒是想知道,誰敢占用我的房子",姜墨璃可不是什麼好性子的人.眾目睽睽之下,房子都讓人占了,不可能還忍氣吞聲.這要是傳出去,姜家還要臉不.

"是",隨行而來的姜家侍衛中立刻跑出一人去找負責這里的人.

要是不快點,那就真的不知道自家小姐會做出何事來.這回老太爺又不在,這里壓根就沒人能夠壓制的住小姐.可千萬別鬧大了.

"敲門去".姜家除了姜墨璃,剩余一行人也是氣的不行.真當姜家沒人了,敢這樣欺負人.因此,姜墨璃雖然說的是敲門,但是那力道,也與砸門無異.

而一旁看熱鬧的人也逐漸多了起來.他們有些是被姜墨璃三人給吸引過來的,也有些人是想知道,究竟是誰,膽子那麼大.當然,更多的是兩者都有.

姜墨璃跟姜萱,清言雖用紗娟遮面,但三人那精妙絕倫的身段,還是吸引了不少登徒子的目光.

姜萱跟清言眉頭緊皺,姜墨璃卻是愈發平靜.姜安明見狀,對著兩人道:"你們先回馬車上去,這里有我跟姐姐."

"二小姐,上去",清言向來就不在乎這些,隨便他們怎麼說她也沒有任何感覺.但姜萱不同,她太乾淨了,還是不要牽扯進來的好.

"喔,"姜萱很聽話的回到馬車上.她也知道,她在這里肯定幫不上忙,還會給她們添麻煩.

"哪來的野狗在這里亂叫".大門被打開,一到尖酸刻薄的聲音從里面傳來.

"野狗叫誰呢?"姜墨璃左手一擺,制止住了要動手的姜家護衛.這個方法還是阿依娜教的,等會有好戲看了.

"野狗自然是叫你".只見一個身著粉色錦袍,裝扮華貴的女子從里面出來,身後簇擁了不少仆役,下人.

姜墨璃一見,瞬間了然于心.李家當真是不怕死嗎?還是有人故意為之.

"喔,原來是有只野狗在叫我".姜墨璃意味深長的笑著道.

在場眾人無一不想笑,但顧忌著姜李兩家,也只能夠憋著.不過,姜墨璃倒是讓不少人刮目相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