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月氏和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怎麼,又出什麼事了",姜墨璃捧著兵書一整天了,硬是一個字都沒看進去.

"老太爺吩咐,五天後皇上圍場秋狩,特別點明,要小姐參加."

"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".

"是",清言猶豫了一會,還是沒有說出口來.畢竟是主子之間的事情,自己能說什麼呢?希望他們能有情人終成眷屬.

姜墨璃瞧了一眼清言的背影.她雖然是他的人,但是還算衷心,暫時留下她吧.

姜墨璃心煩意亂的把書一扔,怎麼又想起他來了.

這一邊,姜墨璃煩躁不安.那側,故人早已入上陽.

在晉國,平民百姓之間,女兒家十三四歲就嫁人比比皆是.豪門貴族之家,也是如此,就是有些舍不得女兒,也只能留女兒至十七歲,到那時也必需嫁人.

而月氏就沒有這等規矩了.二十五六嫁人的,比比皆是.且月氏民風開放,男女之事,無需講究父母之約,媒妁之言.只要男女雙方互相看中,就能自行結合.

因此,月氏長公主,年十九,雖然有天人之姿,風情萬種,卻還是沒人敢娶.

"公主見諒,不如這樣,過幾日秋狩,上陽才俊皆會出席,那時,公主大可自行挑選合適之人,到時朕親自為你賜婚,怎麼樣?"

皇帝也是頭疼,這個月氏公主看起來就不好惹,偏偏穿著行為都那麼放蕩,賜婚給誰都會是個禍患.倒不如讓她自己選,選中誰就算誰倒黴吧.

"好吧,不過,我要他,負責我的一應起居事宜".

阿依娜小時候還挺收斂的,但是這些年的謀劃,她在月氏的勢力猛漲,月氏大臣再也壓制不住她,她也就無需再在他說面前偽裝.

因此,她現在,可以毫無顧忌的穿衣打扮,一舉一動也頗為隨意.小時候,她就如天山雪蓮般純潔高貴,而現如今,她就是一條美人蛇,誘人而危險.

"蕭兒,你……",皇帝看向鍾梓蕭,頗為猶豫的說道.

畢竟,為了他的婚事,自己沒少操心,可他就連自己這個父皇都不給面子.這個小公主硬是要挑他,不會是看上他了吧.萬一這小公主惹到了他,那他可是不會留情面啊.可月氏來朝,總不好毀了兩國邦交.

"公主,蕭兒身為太子,事物繁忙,不如再另選一人照顧公主起居".

"不要,我就要他",阿依娜很意味深長的看著鍾梓蕭.別人哪里會有他那麼好玩呢?我還真想弄明白,能讓小魔女那般惦記,他究竟有何魅力.

"是,兒臣遵旨"鍾梓蕭現在從表面上看還是與往日沒有區別.還是那樣冷靜,狠戾,讓人無法接近.語氣也是一慣的冰冷,毫無變化.

"好,那蕭兒你這段時間務必要保護好公主,公主的安危就交給你了".皇帝也松了一口氣,答應了就好,答應了就好.

"太子殿下,好久不見"

"太子殿下"

"太子殿下"

……

阿依娜快要被氣死了,以前見他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副冰塊臉,這也有六七年了吧,還是這樣.愛答不理,你以為你是誰啊.

"莫文,你留下",一路到達驛館,鍾梓蕭半句話都沒說過.吩咐莫文留下,就直接揚長而去.

"死丫頭,你腦子壞了吧,喜歡這種人",阿依娜瞧著鍾梓蕭遠去的背影,惡狠狠的道.

"你,莫文是吧,沒我的吩咐,別來我面前晃悠."阿依娜留下這句話,嘭的一聲就把門給帶上.

莫文看著緊閉的大門,真的是好想哭,怎麼就讓我來伺候這個活祖宗呢?脾氣這麼大,肯定不好相處.看來自己得倒黴了.

"藍屏,你留在這里,我出去一下",阿依娜才懶的去管莫文,把門一關,轉身就換了一套紅色繡有牡丹花的織錦漢裙,隨即吩咐道.

藍屏如今十六,長相嬌小清秀.一襲藍色月氏長裙,邊角處繡有金色花紋.一雙玉臂潔白無瑕,溫婉的眉眼使她看起來更加迷人.在月氏也有著不少的追求者.

"是,公主",聲音也是溫柔若水,仿若春風拂面,聽起來舒服極了.

不過一會功夫,阿依娜就來到了姜府.

"這麼大的地方,死丫頭住在哪里呢?"阿依娜放眼望去,被一處茂密的竹林吸引了目光.竹林,看來是那里.

阿依娜用輕功輕輕一躍,不過一會功夫,就來到了竹林.

"誰……"阿依娜腳還沒落地,一道寒氣就迎面而來.來人一手劍法極其快,形式疾而猛,專攻阿依娜弱處.阿依娜被壓制的死死的,只能不停的往後躲.

"清言,阿依娜,住手".一道黃鸝般清脆的聲音傳來,兩人立刻停止了打斗.

"我去,死丫頭,你能再慢點嗎?"阿依娜抬頭看著昏昏欲睡的趴在閣樓窗戶邊上的姜墨璃,怒罵道.

"再慢點,你想被她剁成肉醬啊",姜墨璃很不以為意的看了一眼阿依娜對面的清言.阿依娜頓時心有余悸.自己輕功雖好,但是武功極差,只學了幾招花拳繡腿,可敵不過她精妙的劍法.

"你進不進來啊?"姜墨璃才懶得理她.好不容易睡了會,結果還被她給吵醒了,現在姜墨璃沒想殺了她就算好了.

阿依娜撇撇嘴,狠狠的瞪了姜墨璃一眼.不過一息之間,就到了閣樓.

"你怎來了",姜墨璃無精打采的趴到床上,有氣無力的問道.

"我來和親啊".阿依娜大大咧咧的躺在姜墨璃身邊,很無所謂的說道.

"什麼,你開玩笑的吧",姜墨璃一臉震驚的扭過頭來看著她.

"沒開玩笑,這些年,我一直在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,卻忽視了黑曜.還真的被你說中了,這麼多年,還真是養了一條白眼狼出來.父王一死,他就…….為了母後,我只能夠答應前來和親".

姜墨璃眉頭一皺,第一次見他,就能預感到他絕非一般人,沒想到.不過,他不是喜歡……

"可他不是喜歡你嗎?為何會……".

"他想娶我,我沒同意,然後他就說,如果我不嫁他,就去和親.要不,他就殺了我母後.然後,我就選擇來和親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