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兄弟再見


姜墨璃有一搭沒一搭用手指的敲著桌面,也不說話.

"清言,我出去下",姜墨璃手指重重的敲下,像似做了什麼決定,突然站了起來.

"是",正在收拾姜墨璃首飾的清言頭也不回的答道.

清言話音剛落,房間內瞬間沒了人影.

清言收拾好房間,對著墨竹居眾下人厲聲道:"小姐要安心看書,誰也不許進去打擾."

"是",清言是姜墨璃的親信,她的話,墨言居上下,自是無敢不從,也無人敢懷疑其中的真假.

一道青色的倩影從空中掠過,安然落入一座府邸之中.

"趴房沿上很好玩嗎?還不下來",府邸之中,一個男子,面冠如玉,身著白衣,正凝神作畫.聲音溫潤綿長,使人聽之沉醉.

姜墨璃吐吐舌頭,提氣輕身飛落下房沿."大哥就是厲害,這都能發現".

"你啊",白少凡放下筆,輕輕敲了下姜墨璃的額頭,語氣中充滿了無奈.

"今天怎麼過來了",白少凡轉身就往涼亭走去,姜墨璃揉揉額頭,麻利的跟了上去.

"無聊,就想過來看看大哥",姜墨璃一手擺弄著石桌上的茶杯,眼睛看向遠處.

"心情不好,那大哥陪你出去走走",白少凡笑了笑,也不戳穿姜墨璃.認識這麼多年了,還不至于連她是不是生氣都看不出來.

"去哪?現在嗎?"姜墨璃聽下手中的動作,盯著白少凡道:"我不要見他".

這也不是他第一回做這種事情了.要是見他,我打死也不去.自己本來就煩躁,再去見他,那麻煩就更大了.

"咳……咳……咳……",白少凡正喝著茶,見姜墨璃那般不想見他,瞬間就笑了,然後就很沒形象的被嗆到了.

"大哥",姜墨璃隨手抓過一個空茶杯就朝白少凡扔過去,白少凡把頭一偏,茶杯就從他耳邊擦過,掉落在地上.

"好了,好了,大哥不笑了啊,你別生氣",白少凡苦笑著哄著姜墨璃道."晚上有花燈會,我陪你出去走走".

真是被老三給慣壞了,脾氣是愈發大了.也不知道老三是怎麼受得了她.

"那好吧,不過,我現在餓了,我要吃東西".

"行,我這就叫人備午飯,走吧,吃完下午在我這里待著,晚上陪你出去",白少凡用手指輕敲了一下姜墨璃的額頭,另一只手很自然的牽起姜墨璃的手往涼亭外走去.

姜墨璃揉揉額頭,暗自嘀咕道:"真是的,怎麼一個個都喜歡敲我額頭."

白少凡走在前面,聽到姜墨璃這句話,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揚.

"大哥,今天是什麼日子啊,怎麼大街上這麼熱鬧",姜墨璃陪白少凡下了一整個下午的棋,早就無聊的很,這一出來,便看什麼都覺得新奇,覺得好玩.

"你慢點跑",不過一眨眼的功夫,姜墨璃這里看看,那里瞧瞧,早就把白少凡拋到了腦後.白少凡瞧著姜墨璃臉上洋溢著的笑容,心里愈發覺得心酸.


平日里再怎麼冷靜,再怎麼聰明,再怎麼要強,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個小女孩,愛玩,愛鬧,才是天性.只可惜,她生于姜家.

"大哥,你快點過來",姜墨璃突然朝白少凡招招手,大聲喚道.

"給錢",白少凡還以為她要干嘛呢.結果,是要他給錢.白少凡作勢就要敲姜墨璃的額頭,這死丫頭,還真是不客氣.

然而,最終還是沒有敲下去.從懷里掏出一吊銅錢,"給你".

"謝謝大哥",姜墨璃也不客氣,收下銅錢,拿出三枚,給了賣糖葫蘆的大叔.

"唰-"一陣細微的聲音從姜墨璃耳邊呼嘯而過.姜墨璃反應過來之時已經是遲了.

"小心",白少凡一把拉過姜墨璃,把她護在懷里,向後一轉身.

"如此良辰美景,與美人同游,白少卿真是好雅興".

白少凡與姜墨璃尋聲望去.此刻,兩人心里五味雜陳.一切,只因為鍾梓蕭身旁的那人,魏非然.

"齊王說笑了",白少凡松開姜墨璃,對著說話之人拱手道."小七,還不隨我見過齊王".

姜墨璃也收斂了笑容,立于白少凡身側,道:"臣女姜墨璃見過齊王殿下".

姜墨璃仔細打量了他們幾個,齊王,裕王,鍾梓蕭,魏非然,怎麼他們幾個會走到一起去.

"姜墨璃",齊王鍾孝宣意味深長的重複了一遍姜墨璃的名字.

"大哥,小七,好久不見",魏非然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姜墨璃身上,癡癡的看著她.

"好久不見",見姜墨璃不想說話,白少凡替她答道.

然後把姜墨璃往身後一拉,當初之事是否與他無關,現如今早已經不重要了.道不同不相為謀,無論如何,早就不複當初了.那麼,也就不需要再給他留情面了.

"表妹怎麼會跟白少卿一道出行,可曾只會過外祖母",鍾沐凡看著白少凡拉著姜墨璃的手,真是要被氣炸了.對著我那麼推三阻四,跟別人,倒是夠親近的.

"裕王殿下說笑了,我去那里,還從未需要知會誰.更何況,這是我姜家之事,殿下也無須操心".

"你……,表妹說的是什麼話,表哥也是關心你啊.",賤丫頭,這麼不給我面子.你以為你是誰,要不是因為你爹,我連看都不會正眼看你.

"多管閑事",姜墨璃雖然看似聲音盡量壓低,但幾人還是都聽的清清楚楚.

"你……",鍾沐凡被氣的臉色發青,連都說不出話來.

"呵呵,姜小姐快人快語,倒是率真可愛."鍾孝宣要不是顧忌著場合,真想大笑一番.

平日里仗著是皇後嫡子,總是高人一等,但還不只是個王爺.如今就是被這樣對待,也只能打碎牙齒活血吞.這回你是體會到了不被人放在眼里的感覺了吧.

鍾沐凡繼被姜墨璃氣後又被鍾孝宣給氣的半死,眼眸中逐漸隱現出了一抹陰狠.

鍾孝宣這話一出口,也沒人再去接話,幾人之見的氣氛,瞬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