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裕王


"咚咚咚",一陣敲門聲響起.

"小姐,你起來了嗎?沒事吧",門外響起的是清言的聲音.

姜墨璃擦干眼角的淚水,盡量平複自己的情緒,"進來".

"吱……"一個身著淡綠色紗裙的妙齡少女推門進來.只見她的一頭青絲隨意的挽成一個簡單的發髻,僅用一支白玉釵別住.美豔的臉上未施粉黛,卻還是讓人移不開眼睛.奈何美人臉上就如同結了一層冰霜,從未展現過笑顏,讓人望而卻步.

"什麼事",姜墨璃表面上雖然恢複如初,但是紅腫的眼睛瞞不了清言.小姐也是苦啊,就一定要跟他走到這種地步嗎?

"小姐,裕王爺來了".

"哼,祖父不在家,她又想翻天了,是吧",姜墨璃臉色一凝,重重的將梳子摔到梳妝台上.

"那……",清言也是對姜老夫人無話可說了,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,就這樣看不慣小姐.明眼人都能看的明白,姜家是靠小姐父親在支撐著,而小姐又是姜將軍最寵愛的小女兒.你好好對她,那姜將軍也會孝敬你.可你偏要反其道而行之,鬧成現在這般,就真的好嗎?

"自然是要去見見我那位好表哥了",姜墨璃此刻看起來真的沒半分異樣,然而,清言知道,這是她很生氣了.

"走吧",姜墨璃一身青色長裙,上面星星點點繡著青竹,青絲也用同樣顏色的絲帶半紮著.嬌俏的小臉上未施粉黛,卻也膚若凝脂,白里透紅.臉上帶著盈盈笑意,黑眸帶著點點星光,卻深不見底.

"是".

"臣女拜見裕王殿下,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".

"表妹無需多禮,快快請起",正說著就要起身來扶姜墨璃.

"多謝殿下",姜墨璃往後推了一步,巧妙的避開了他.盡管他舉止文雅,但是就沖著他今天上門,姜墨璃就不能與他有任何瓜葛.

裕王,鍾沐凡,年十九.眉眼與姜墨璃有五分相似,不同的是,他一雙劍眉英挺,陽剛大氣.一身素色錦袍,玉冠束發,高貴儒雅.

"表妹,請坐",鍾沐凡面不改色的收回了手,坐了回去.

"是",倒是要看看你們在玩什麼,可惜了這副好皮囊,偏要去爭那個位置,又沒有那份氣性.還真的當我沒看見你眼中的不屑一顧嗎?那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.

"今天初次見表妹,也沒有做好准備.這里略備了些許薄禮,請表妹見諒."說完就把禮盒推到了姜墨璃面前.


"殿下客氣了,無功不受祿,還請殿下收回",姜墨璃很不給面子的把禮盒推了回去.

"墨璃,你怎麼這麼不懂事,沐凡是你表哥,送你的東西怎麼就不接呢?"

姜墨璃想不通,怎麼自己這些年這樣氣她,她氣色還能那麼好呢?難道真的是禍害遺千年.說話中氣十足,讓姜墨璃恨不得掐死她.

"祖母既然來了,那臣女就先行告退了."姜墨璃索性站了起來,架勢就要離開.

"表妹這是何意,難不成是不想看見表哥,怎麼就要走呢?"真是跟她爹一樣,油鹽不進.不過,就沖你的容貌,我還是很有耐心的.故作清高,我還就不信拿不下你.女人嘛,喜歡的還不就是那幾樣.遲早,你會成為我的囊中之物.

"殿下這話說的,臣女一閨閣女子,獨自見外男就已經夠出格了.只是下人來報,殿下來訪,而祖父祖母皆不在家.為了總不讓殿下空等,臣女這才來替祖父祖母面見殿下.如今祖母回來了,臣女自當退下,這才不失禮."

蠢貨一個,還妄想和他爭皇位.破綻百出,還在沾沾自喜.你還真以為我是養在閨閣中的千金小姐,沒一點見識啊.就你這做派,我還真的是看不上.

"既然如此,那這為表妹准備的禮物你可一定要收下,這只是我的一點心意而已.不收,那就是看不起表哥".

"殿下說笑了,臣女哪里敢看不起您,臣女收下就是",姜墨璃只得拿起禮盒,道:"那臣女就先行告退了".

"沐凡,她脾氣就是那樣,你可別……",姜老夫人真的是要被姜墨璃給氣死了.在她看來,反正姜墨璃最後還是得嫁進皇家,那嫁給裕王不更好嗎?還是自己表哥.可偏偏她還辜負了自己的一番好意,對裕王愛答不理.

哼,枉費自己的苦心,真是個白眼狼.要不是為了沐凡的大業,何苦要讓他委屈自己來討好你這個賤丫頭.

"外祖母放心,小女孩嘛,害羞是正常的,以後多接觸接觸就好了",鍾沐凡很是孝順的安慰姜老夫人道.

不得不說,鍾沐凡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.也不查清楚,就以為姜墨璃真的如表面那般單純.

"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,沐凡還有事要忙,就先離開的".

"好,你有事就趕緊去吧,別耽擱了",姜老夫人見自家外孫信心滿滿,也就放心了.送走了鍾沐凡,就去看自己的寶貝孫子了.

"清言,你怎麼看",姜墨璃擺弄著禮盒里的一套紅寶石首飾.寶石雖然在晉國少有,在月氏卻是盛產.更何況,這種顏色並不是最佳的紅色.雖然難得,卻不能夠吸引姜墨璃.畢竟,姜墨璃的首飾盒中,這種寶石首飾已經有好幾套了,都比鍾沐凡的要精致漂亮.

"狂妄自大,自以為是,以為小姐是頭發長見識短,送些小首飾,小玩意,就以為小姐會對他傾心."清言也是長見識了,好歹還是個王爺,真是沉不住氣.與太子相比,那就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.

"哈哈,我都不知道他哪里來的信心",姜墨璃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,將首飾一扔,語氣一沉"叫人收起來吧,我不想再看見了".

"就他這副爛泥扶不上牆的模樣,還想肖想那個位置.你還真是不死心,難道一定要把姜家拖向深淵,你,才會甘心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