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夢醒


"三哥,你等等我,我送你出去",姜墨璃小跑著才趕上了鍾梓蕭.但是他腳步快,姜墨璃總是要比他慢兩步.

"三哥,我還得重複一遍,今天真的謝謝你,要不是……啊".姜墨璃直接就撞上了鍾梓蕭的後背,頓時表情痛苦的揉揉自己的額頭.三哥這身體是鐵做的嗎,怎麼這麼硬.

"你叫我什麼",鍾梓蕭轉過身來,盯著姜墨璃道.

"三哥啊",這應該是錯覺吧,怎麼剛才自己好像看見三哥眼睛里帶著笑意.姜墨璃出神的盯著鍾梓蕭的眼睛,不自主的揉揉自己的眼睛,發現他還是如往常那般.一雙黑眸平靜如水,臉上也是毫無表情.

"既然知道是三哥,那以後就別自己一個人扛.有什麼事,找我",鍾梓蕭摸了摸姜墨璃的黑發,轉身又往前走去.

"回去吧,不用你送",邊說著,腳下的步子也愈發的快了.

鍾梓蕭沒看見,身後的姜墨璃正淚如雨下.看似無情之人卻是最有情之人,看似有情之人有時卻是最無情之人.姜墨璃手里捏著鍾梓蕭給的玉佩,遙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身影.三哥,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.你本可以拒絕陪我回來,你也本可以不插手進來,只管看著她們刁難我.可你沒有,在關鍵時刻,你用自己的方式替我立威.為什麼,我真的不明白.

"阿璃,你這是怎麼了,怎麼眼睛都紅了",姜安明又醒了,姜墨璿只能去照顧他,于是,柳陽一個人在雅居里亂轉.正無所事事之時,就看見姜墨璃紅著眼睛從外面回來.

"死小子又醒了",姜墨璃一把拍開柳陽的手,頭也不回的往里走.

"對啊,墨璃你陪我一會".柳陽很悠閑的跟著姜墨璃.

"別理我,自己一個人待著去",姜墨璃很不給面子的用輕功飛奔而去,留下柳陽在原地.

"這死丫頭輕功怎麼這麼好了,還有,那個太子欺負她了嗎?怎麼一回來就成這樣了".柳陽自己嘀咕了一陣,心里煩躁的很.兩人死丫頭都過河拆橋,去找武叔他們去.

經過今天這一鬧,姜府上下都知道了.本來還有些輕視她們兩姐妹的下人現在也不敢再放肆了,最不想看見的人也老老實實待在瀟湘院.畢竟,再有一次被氣的動了胎氣,那她最後的希望也沒有了.

"噗,三哥,你怎麼……",姜墨璃實在是憋不住了.不得不說,三哥那張臉太有威力了.這一戴上面具,給人的感覺真是完全不同.雖然衣服還是沒變,但是他這回真的像是一個文質彬彬的讀書人,完全沒有那種恐怖的氣勢散發出來.

"很難看?"鍾梓蕭疑惑的問道.

"沒有啊,很好",姜墨璃耍賴似的拉著鍾梓蕭的手,使勁搖搖頭,臉上笑意愈盛.

"那走吧",鍾梓蕭右手使勁的想甩開姜墨璃的手,偏偏姜墨璃的手就像是粘住了一樣,怎麼也甩不開.試了幾次,鍾梓蕭也就放棄了,索性換成自己牽著她.

姜墨璃很是得意的笑了起來,讓你不牽著我,讓你甩開我.嘻嘻,這回我看你怎麼甩.


就這樣,鍾梓蕭牽著姜墨璃,一路走到了一個鋪子.待姜墨璃和店老板談妥後,已經是晌午了.

"三哥,我好餓,走不動了",姜墨璃年紀雖小,胃口卻大.而且每次一餓就走不動道.這不,她不想走了,就雙手吊在鍾梓蕭的身上,死活不肯走.

"前面有個酒樓,去吃東西",鍾梓蕭硬生生的把姜墨璃的手給掰下來.拉著她就往酒樓走去.

"怎麼回事",姜墨璃跟鍾梓蕭一進酒樓,就看見一堆人堵在樓梯口,里面鬧哄哄的,不由的暗自嘀咕道.

"大叔,怎麼回事啊,這是在干嘛呢?",姜墨璃拉住一個行色匆匆的中年大叔,問道.

"小姑娘,你別問了,趕快走吧",大叔本是很生氣姜墨璃拉住他,但一看是個漂亮的小丫頭,說話的語氣也軟了幾分.說完甩開姜墨璃的手就走了,就好似逃命一般.

"我去看看,你在這等著",鍾梓蕭讓姜墨璃坐到遠處的空座上,就往人群走去.

姜墨璃看著鍾梓蕭的背影,心里不由得空落落的,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,但自己就是說不上來.

或許是肚子太餓了,姜墨璃等了一會,直接就趴在桌子上,很無聊的用手指在摳桌子.

"阿璃,小心",姜墨璃好像聽見誰在叫她,遂抬起頭.只見一只大約一人大的老虎朝自己迎面撲過來,姜墨璃腦袋一暈,也忘記了躲開.

"啊……三哥",姜墨璃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,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只是在床上."原來這只是個夢".

姜墨璃痛苦的雙手抱頭,伏在膝上.怎麼又想起了那些往事,自己怎麼就是忘不了他呢?

"姜墨璃,你別再想了,忘了吧,你……跟他,是……沒有……可能的".姜墨璃泣不成聲的對自己說完這句話.

只可惜,這句話連壓根就騙不了自己.忘記,能忘的了嗎?要真的能夠忘記,那自己這三年來又何必要躲他.不就是因為自己害怕,只要再見他,自己會支撐不住.

就是那次,老虎就要朝自己撲過來的時候,他緊緊的把自己護在懷里.他的懷抱是那樣的溫暖,那樣的安全.要不是官差來的及時,把老虎制止住了,他恐怕都會沒命.

最後命雖然救了回來,後背卻永遠的留下了那些傷疤,觸目驚心.也永遠提醒著自己,不要忘記.

為什麼,為什麼啊?你為什麼不能像對待陌生人一樣對待我,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多,為什麼當時要救我.

你若當時不救我,我也不會自那以後全心全意的相信你,那我們現在,也只會是個相熟的陌生人.

為什麼我要認識你,為什麼我會不由自主的愛上你,為什麼你是太子,為什麼我會生在姜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