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墨竹居


"三哥,今天謝謝你",姜墨璃一出長淵堂就拉著鍾梓蕭的手,很是開心的笑著道.

"嗯",鍾梓蕭這時才真正放下心來.看來自己還是不了解她,就她剛才那般,是受了多大的苦啊.也真是難為她了,這麼瘦小的肩膀,要扛起這麼重的擔子.不過,既然她叫我一聲"三哥",我就不能不幫她.此刻鍾梓蕭心里的想法要是讓夏傑他們聽見了,估計能氣死.我也是叫你"三哥"啊,怎麼沒看見你有幫過我們.

"又來了",姜墨璃很是嫌棄的松開他的手,快步跟上姜墨璿.三哥還真是,又開始不愛說話了.

"姐姐",終于出了一口惡氣,現在的姜墨璃是真的很開心,而並非是裝出來的那種.鍾梓蕭不肯理她,她就黏上了姜墨璿.

"一邊去,抱著安明抱的我手都酸了,你還來",姜墨璿一把推開姜墨璃,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.姜墨璃鍥而不舍的在後面追趕著.

"太子殿下,不知你與墨璃是……",柳陽眼見著姜墨璿兩姐妹跑到前面去了,也不著急,反而與鍾梓蕭並排走著,試圖問出些什麼來.

"師妹,她是我師妹",鍾梓蕭本就嫌麻煩,可不想再理他,遂也加快了腳步.

"喔,原來也是玄機老人的弟子,看來是我消息落後了",柳陽停下腳步,低聲嘀咕道.

"姐姐,我們又回來了",姜墨璃一踏入這個熟悉的地方,眼眶不由的又紅了.

"是啊,又回來了",姜墨璿也差不多,看起來雖然平靜,但是語氣中還是充滿了哽咽.

只有這里,還留存著娘親的氣息.院子的西面,是一片高大茂密的竹林,竹林下的石亭,包含了兩姐妹記憶中的幸福.一年前,娘親彈琴,兩姐妹隨琴聲起舞,那段時間,莫過于是她們最美好的時光了.

東面是種著幾株映客松,還有一個小小的池塘,池中荷葉星星點點,雖無荷花,倒也是為這冬日平添了幾分趣味.岸邊的柳樹隨風搖曳,柳枝輕輕掃過用怪石堆疊起來的假山,突兀崚峋,氣勢非凡.

四面是抄手游廊,院中甬路相銜,山石點綴.正堂前,丫鬟仆役正恭敬的站成兩排.武大力,碧君帶著一群人站在一旁.

"這里不需要你們,是誰的人就跟著誰的主子去."這一點姜墨璿兩姐妹是想法是一致的,無論是誰,都不能留.

"這……這該怎麼辦啊?"底下的丫鬟仆役聽頓時就議論開來.他們都是最底層的仆役丫鬟,要是被趕走,那就真的沒有容身之處了.

"武叔,趕人",姜墨璃可沒有姜墨璿那般的好脾氣.既然姜墨璿說話不管用,那就直接趕人.

"是",武大力的力氣這些丫鬟都是看見過的,遂紛紛下跪,其中一丫鬟顫抖著身子上前一步道:"奴婢走,請小姐容奴婢們回去收拾東西".

"去吧",姜墨璃一聲令下,眾人紛紛作鳥獸般四散而去.

姜墨璿無奈的笑了笑,拉著姜墨璃的手就往正堂走去.


兩姐妹剛坐下,鍾梓蕭跟柳陽也先後進了來.

"剛才看了下,這里還不錯嘛",柳陽雖然跟著姜磊行軍多年,但是他身上卻一直帶著書香氣,膚色白里泛紅,聲音爽朗健談,活脫脫的一副風度翩翩的英俊少年郎.而然,這副好皮囊下,卻隱藏著一副黑心腸,陰死人不償命.一旦上了戰場,那他就是地獄來的惡鬼.不過,他卻是極其溺愛姜墨璿兩姐妹.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她們.

"是還好,不過我想換個名字".這是姜墨璃一開始就計劃好了的.既然逃不開回上陽,那為何要委屈自己.自己已經看開了,不再執迷.現在,她只想留下娘親的點點滴滴,就好像娘親還陪在自己身邊.

姜墨璿疑惑的姜墨璃,"你沒……".姜墨璿作為姜墨璃親姐姐,自然是知道姜墨璃在想什麼,然而,讓她更加驚訝的是,離開時,她連那三個字都不想提,而現在,她又想換成那三個字了.這段時間,她究竟經曆了什麼?

"沒事了",姜墨璃微笑著看向姜墨璿,"放心吧,我沒事了,我已經想清楚了".

"那就好,就是不知道這上陽哪里做匾額做的好".姜墨璿再三確認姜墨璃沒事,才松了口氣.

"嘻嘻,三哥,你應該知道的吧",姜墨璃激動的跑到鍾梓蕭面前,如往常那般拉著他衣袖的一角,來回扯動著.

"那也要明天再說,這一來一回,天都快黑了",鍾梓蕭很不自然的撥開姜墨璃的手.

"那好吧",姜墨璃也並不生氣,"蹭蹭蹭"的就又坐回了椅子上去.

"你們要改成什麼名字?墨竹居?"柳陽大概也是猜到了她們兩姐妹的想法,但是讓他更好奇的是姜墨璃啥時候放下了.

"哼,知道了還問",姜墨璃很不客氣的懟了回去,突然愣了一下,又跑到了鍾梓蕭面前,"三哥,你當時說的郡主,是怎麼回事啊".

"對啊,什麼郡主啊?"姜墨璿也想起了這個問題,遂很是奇怪的看著鍾梓蕭.

"這個我知道啊,為了請姑父出來帶兵,給墨璿封了長平郡主,墨璃你是長樂郡主",姜墨璃聽柳陽說完,還看了眼鍾梓蕭,直到鍾梓蕭點點頭,她才真正老實的坐回去.

"墨璃,你這樣可就太傷哥哥的心了",看見姜墨璃那般信任鍾梓蕭,柳陽心里那叫一個不痛快.

"那你就去傷心去吧,慢走,不送",姜墨璃笑著道.還揮了揮手,作出趕人的架勢.

"死墨璃,你過河拆橋啊,沒良心的小家伙,看我怎麼收拾你",柳陽說著就要來抓姜墨璃,姜墨璃一個轉身就溜到了一旁.兩人一個抓,一個躲,玩的是不亦樂乎.

柳陽每次都是這樣,喜歡逗姜墨璃,姜墨璃也是樂此不疲的跟他對著干.

"我走了,明天來找你",鍾梓蕭留下一句話就揚長而去.姜墨璃想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.

"等等我",姜墨璃立刻停了和柳陽的打鬧,追了上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