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大鬧姜府(一)


"臭小子,都是沖你來的,還傻呼呼的笑,小心被人給賣了",姜墨璃頭疼的要死,見自家小弟笑的正歡,不由的伸出一只手,逗著他來抓.

"姜墨璃,你還逗他,快想想辦法,該怎麼辦啊",姜墨璿一上車就又換回了自己的本性,半攤坐在一旁,見姜墨璃無所事事的在逗鍾安明玩,遂一把拍開姜墨璃的手,很沒有好氣的道.

"能怎麼辦啊,我的好大姐,當時你就不該一時意氣帶上著小子好吧.能拒絕的理由多的是,你干嘛要答應.靠我想辦法,那你干嘛呢.就那兩個奴才剛才那樣,我敢打賭,還有更大的禮等著我們.不過",姜墨璃伸手輕輕的摸了摸鍾安明的腦袋,"既然來了,那就沒有退縮的理由,不是嗎?"

"是啊,要不,也對不起自己這回的大張旗鼓",姜墨璿的語調也變的非常奇怪,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了這番話.

姜墨璃並不再接話,只是低著頭去逗什麼都不知道的鍾安明.在心里盤算道,自己的"好"祖母是指望不上了,至于祖父,年輕時或許還能殺伐果斷.可如今,他已經老了,早就沒有了當初的那種果斷.他,是指望不上了.經三哥查證,那女人已經懷孕,那麼她也該生了.既然如此,那就不能動她,這也應該是祖父也偏向她們的原因吧.不過,最好別惹我,否則,我一定跟她們沒完.不就是會落的個不好的名聲嘛,我可不在乎.

"到了",姜墨璿看姜墨璃那樣,就知道她肯定在想別的.遂拍了下姜墨璃,起身下了馬車.

姜墨璃這才回過神來,待平複了自己的心情,才對著柳子衿的奶娘道:"張嬤嬤,把安明給我抱著,你先下車".

奶娘姓張,漢人,名不祥.在北漠,大家都稱她一聲張嬤嬤.柳子衿死後,就一直是她在照顧三姐弟,對她們也是衷心耿耿.姜墨璿也比較倚重她,將姜安明也交給她帶.身形肥胖,再加上上了年紀,每日操勞,柳子衿死去帶給她的打擊,頭發也白了不少,卻也愈發顯的慈祥.姜墨璿兩姐妹都是她帶大的,她自然知曉姜墨璃的脾氣秉性.聽得姜墨璃這般吩咐,也沒問什麼,徑直將小少爺交給姜墨璃就下了馬車.

姜墨璃抱著姜安明,一步一步從馬車上走下來,眼眸中的恨意愈發的深.第一次來的時候,娘親還在,自己也還是那麼天真,卻不知,有時候,親情也是那麼可笑.

高牆大院,繁華背後,是斷情絕愛,是步步算計.只怪自己那時蠢,識人不清.不過,這種錯,我再也不會犯了.姜墨璃凝望著前方,巍峨的大門上方,"姜府"二字渾厚有力.大門兩側猙獰的獅子石像,就如同黃泉路上的使者,讓人無不膽寒.

只見大門口處,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,只見他身著灰色長袍,上面繡著赤金老虎,栩栩如生,氣勢如虹.一雙黑眸深不見底,皮膚暗黃,身形高大削瘦,氣勢威嚴,整個看起來十分孔武有力.而他身旁,則是一個盛裝打扮的老婦人,衣著華貴,滿頭珠釵,卻又不顯突兀.由此可見,她很會搭配.看起來是那樣的慈眉善目,和藹可親.看著她那副嘴臉,姜墨璿兩姐妹莫名的感到惡心.


不過,最讓姜墨璿兩姐妹生氣的是站在一側的她.那老婦人的侄女,方敏.只見她一身月白色長裙,長裙上罩著月白色輕紗,模樣與那老婦人有六七分相似.挺著個大肚子,由丫鬟攙扶著.盡管她低眉順眼,一副可憐人的模樣,但是姜墨璃從她的眼神里還是看到了不甘.

不甘,你有什麼資格不甘.姜墨璃在心里冷哼一聲,面無表情的抱著自家小弟緩緩上前.

"老臣……",只見老者架勢要行禮,鍾梓蕭上前一步,單手扶住了他.他乃姜家當家人,名震天下的姜老元帥,鍾梓蕭不可能真的受他的禮.不過其他人就沒有這等待遇了,只能依規矩行禮.

待他們向太子行完禮,就該姜墨璿她們了.只是,有一人卻全程未動.就那樣站著,眼神毫無畏懼的看著姜老元帥.姜老元帥仔細大量著自己這個小孫女,敢這麼樣直視自己,膽量當真不錯,只可惜,是個女娃娃.

"墨璃,你怎麼不行禮,真是沒規矩慣了,看來真的要好好教教你規矩了,別到時候好的沒學到,壞的倒是全學會了.以後沒的丟了姜家的面子".

"祖母這話說的,那孫女還真想問個明白了.一個老奴才,見了主子不下跪,反而是有理了.而我一個姜家正經主子,懷里抱著的是姜家唯一的嫡孫,無法行禮,倒是丟了姜家的面子了.就是不知,這誰才是主,誰才是奴.還有,什麼是好的,什麼是壞的,麻煩祖母跟孫女好好說說,孫女還真是不知,祖母所認為的好是什麼,壞是什麼",姜墨璃最見不慣的就是她那副嘴臉,要不是顧忌著自家父親,自己連上陽都不想踏入,只因這個地方有她,會讓自己覺得無比惡心.

"你……",姜老夫人被姜墨璃那副模樣氣的要死,但是考慮到自家二兒子當初那番話,她是再也不敢拿她怎麼樣了.而一旁的方敏聽見"嫡孫"二字,臉色瞬間變的難看起來.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姜墨璃懷中的孩子,眼神中充滿了殺意.

姜墨璃直接對上她們的目光,毫無畏懼的看著她們.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,與其自己生悶氣,倒不如讓別人生氣.想惡心我,那就看看是誰惡心誰.想對我們姐弟動手,那就要先考慮清楚後果了.

"好了,都先進府,站在這外面成什麼樣了",姜老元帥雖然一把年紀了,但說話還是中氣十足.雖然有些老糊塗了,但是威嚴還在,在姜家說話也還是挺管用的.

"太子,你先請",姜老元帥威懾住正劍拔弩張的兩撥人,然後非常恭敬的對著鍾梓蕭說道.

"阿璃,走吧",鍾梓蕭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對著姜墨璃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