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姐妹再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馬車內,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,身著月白色長裙,上面繡著零星繡著朵朵蘭花,懷里正熟練的抱著個幾個月大的小孩.一頭青絲用月白色絲帶半紮著,一縷頭發不經意見滑到身前,就被懷中的小孩抓在手里,小手一用力,女孩疼的叫了一聲.

身旁一個中年婦人忙從女孩懷中抱過小孩,一臉慈祥的笑著道:"小少爺,你也太調皮了,都把姐姐抓疼了,該打屁股",說完還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屁股.而懷中的小孩,卻依舊樂呵呵的傻笑個不停.

"傻小子",白衣少女整理好頭發.輕輕的拍了拍他胡亂揮動的小手,笑著道.

"小姐,此次你真的是冒險了,那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,萬一……".只見中年婦人一臉擔憂的道.

"沒有萬一,此次我帶上他們,自是做好了萬全的准備.更何況,我已經讓素心去找三妹了.我沒有與她撕破嘴臉,但是三妹呢?我想,三妹就是再怎麼鬧,也會是有理的吧.她既然要求我帶上這傻小子,回去盡孝心.那麼要盡孝心,就不能缺了三妹吧."女孩說到次處時停了一會,就又意味深長的說道:"只是不知,她受不受得起三妹的孝心啊!"

是的,白衣女孩就是姜墨璃的大姐,姜墨璿,今年十歲,而她懷里抱著的,則是她們娘親拼了性命生下來的弟弟,鍾安明.

姜墨璿與姜墨璃兩姐妹容貌相似,都隨了她們的娘親.現在雖然年幼,就已經是驚為天人.不過,她們二人的性情嘛,就一言難盡了.只能說,這能真正降的住她們兩個人的,都不是尋常人啊.

"哈哈,你這般損墨璃,要是讓她聽見,又該跟你鬧了",馬車外傳來一年輕男子爽朗的笑聲.

"那你可得幫我瞞著她,她要是鬧起來,我又該頭疼了",姜墨璿被人打斷了話,卻也並不生氣,反而與他談笑道.

"那可得看心情了,要是心情不好,那我就跟她好好去說道說道,你……".

"怎麼了,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",姜墨璿聽到車外男子話說了一半就不說了,不由的好奇的問道.

"給,墨璃的信",男子的聲音突然就變的一本正經起來,一只修長的手從外面伸了進來,手上還夾著一張紙條.

"已出發,五天即到,上陽城外會合.我不到就別進城,那個老妖婆,我來對付",姜墨璿看完,由把紙條遞了出去.輕聲道:"燒了吧,速度快點,去上陽跟阿璃會合".

"好",車外的男子接過紙條,轉而大聲對其他人道:"大家打起精神,加快速度".

此時,姜墨璃一方,也正在匆匆往上陽趕去.因為這一回是回上陽,姜墨璿也就不好再騎馬.因此,雇了一輛馬車.姜墨璃,素心坐車,鍾梓蕭還是騎著逐影.

"素心,你說,她這回看見我,會怎麼樣呢",姜墨璃說這話的語氣格外滲人,然而素心也還是沒有一點變化.

"她以生辰為由,要求姜將軍回去,姜將軍以軍務繁忙為由推托.然後她又要求大小姐跟小少爺回去,還點明三小姐在外拜師,就不用回去了,這不是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嘛.三小姐需要顧忌一個孝字,可是小姐卻未必.要怪也只能夠怪她自己,當初做的太絕".素心心里也清楚,在眼前這個三小姐面前,自己是瞞不了的.然而,自己還需要借助姜家藏身,那就得有讓她留下自己的理由.

"感情你們是拿我當擋箭牌呢?"姜墨璃之所以能留著素心,一方面,她救了娘親她們,另一方面,就是她總能說到自己的心坎上來.姜墨璃對于她這樣的人,向來是喜歡的很.

"不過正好,我有氣沒處撒呢.但是,姐姐不會沒帶人回來吧!"姜墨璃突然想起這個嚴重的問題,要是沒帶人,那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嗎?

"自然是帶了,小姐見著就知道了",素心真是打心里佩服她們兩姐妹,一個看起來溫順,實則殺伐果斷.一個看起來乖巧,實則難以捉摸.

要是姜老夫人知道她的兩封信,其實都沒到姜將軍眼前,估計得被氣死吧.第一封信來的時候,大小姐徑直就給回了軍務繁忙,沒時間回去.至于第二封信,盡管是敲鑼打鼓的送過來.小姐也是當即同意,然後就一面開始准備,一面又暗地里就派我來請三小姐.就小姐帶來的那些人,再加上三小姐,恐怕姜老夫人這個壽宴,著實會很熱鬧.

"姐姐搞什麼鬼啊,這麼大陣仗",姜墨璃一大早上就到了,一直無所事事的等在城外.忽然之間看見一趟越來越近的車隊,著實無話可說了.

"這里",姜墨璃連忙下了馬車,對著為首的灰衣男子揮手,大聲道.灰衣男子自然是看見了姜墨璃,遂加快了速度.

"哥",姜墨璃一把撲上去,很親熱的抱著才下馬灰衣男子.而灰衣男子也很熟練的將她一把抱起,捏捏她的臉道:"瘦了,也輕了".

"姜墨璃,你要不要臉啊,多大了,還掛在表哥身上呢."一個與姜墨璃容貌聲音極為相似的女孩從馬車上走了下來,沖著姜墨璃笑罵道.

"我才七歲,哥怎麼不能抱我啊",姜墨璃麻利的從灰衣男子身上下來,飛快的跑向姜墨璿,用撒嬌的語氣道:"姐姐抱".

"一邊去",姜墨璿雖然嘴上十分嫌棄,但還是在姜墨璃過來時,還是緊緊抱住了她.

"這位是?"灰衣男子就是姜墨璿兩姐妹的大表哥柳陽,年十五,卻已經跟著姜磊在戰場上曆練了三年.實力強悍,目光如炬.從看見姜墨璃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一直騎在馬上的鍾梓蕭.直覺告訴柳陽,他很危險.

"喔,這位是太子,我三師兄",姜墨璃此刻已經和姜墨璿松開了,拉著姜墨璿走上前道.慘了慘了,把三哥忘記了,可千萬不能讓三哥跟表哥那個老狐狸對上.

"這位是我表哥,柳陽,這位是我姐姐,姜墨璿"姜墨璃搶在柳陽前面一一向鍾梓蕭介紹道.

"鍾梓蕭",鍾梓蕭翻身下馬,就只說了三個字後便不在言語.

"三哥就是這樣,不用管他的",姜墨璃只要一個眼神便知道他們在想什麼,遂搶先一手拉著一個,說道.

三哥既然是報名字,那就是不希望把他當成太子,但表哥跟姐姐不能不顧忌他的身份.那就只能夠靠姜墨璃拉著他們了,要不,惹的三哥不高興那就不好了.

然而,姜墨璃是拉住了他們,但氣氛卻凝結了起來,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該怎麼說.

"大小姐,終于等到你們了",一道突兀的聲音打破了四人的僵局,卻讓姜墨璿兩姐妹臉色一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