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依蘭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還能因為什麼,我如今拜玄機老人為師,上面六位師兄,我總得討好他們吧.這個三哥雖然最難接近,但是對我確還不錯.折磨了他快半個月了,怎麼也得討好討好他啊",姜墨璃白了一眼阿依娜,轉身就去逗小狐狸玩去了.這小家伙雖然小,但這小爪子還是挺有力的嘛."小家伙,從現在開始,我就是你的主人,你要乖乖聽話喔".

"它能聽懂個鬼啊",阿依娜很是嫌棄姜墨璃的行為,突然又想起一件事,"慕容華他給我下的是什麼毒啊,為什麼我一點記憶都沒有"?"這個,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,我把脈的時候發現你體內有七日斷魂散和一種我也不知道的毒,正是因為這兩種毒想互克制,要不你不出七天就會死,也等不到我送天山雪蓮來".

"我就記得自己那天准備休息了,結果一個黑影從自己眼前飄過,我就暈了,然後醒來就看見你了.我又沒得罪他,干嘛要下手這麼狠".

"誰知道那老頭怎麼想的,師傅珍藏的天山雪蓮不晉能解百毒,還有滋養心脈的功效,反正你現在撿了個大便宜,還想那麼多干嘛,不過下回自己小心些,別再中招了".

姜墨璃琢磨了一會,"我先去找我三哥了,把劍給他,小狐狸放在這,等會過來",阿依娜還在糾結下毒的事情,腦子里亂的很,看都沒看姜墨璃就下意識的答應了一聲,"喔,那你去吧".姜墨璃也懶的理她,吩咐藍屏照看好小狐狸拿起劍就走了出去.

"咚咚咚",鍾梓蕭放下手中的筆,說道:"進來吧,門沒鎖"."三哥,你看",姜墨璃揚揚手中的寒光劍,遞到了鍾梓蕭的面前."怎麼,你從慕容華那里拿來的",看來她們是去慕容華那里鬧了.

"嗯,......這個是給你的",姜墨璃剛把劍放到鍾梓蕭面前的書桌上,鍾梓蕭一把握住了她的手,"怎麼回事".姜墨璃連忙將手從鍾梓蕭手里抽了出來,"沒事,就是這把劍太重了,我拿的時候把手蹭紅了而已".姜墨璃的手本來就嬌嫩,寒光劍又重,她一只手拿著,難免就蹭傷了手,到現在手上還是紅紅的.

"我想著這把劍三哥應該會喜歡的,就給拿了回來,三哥你不會生氣了吧",看見姜墨璃那般小心翼翼,鍾梓蕭內心深處的那層冰在這一刻怦然倒塌,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姜墨璃的頭,"嗯,沒有生氣".

盡管鍾梓蕭語氣還是那樣生硬,表情還是那樣的冷漠,姜墨璃還是很開心."那三哥,我……我就先回去了",不等鍾梓蕭回答,姜墨璃轉身就跑了出去."慢……慢點",鍾梓蕭看著她跑出去的背影,下意識的說道.但是聲音也只有他一個人能聽見.

鍾梓蕭撫摸著劍鞘上的紋路,從來沒有人,會真心實意的記得自己.傻丫頭,你是第一個.此刻,鍾梓蕭的心里是滾燙的,並不是因為這千金難求的寒光劍,而是因為她的這份心.

姜墨璃逃似的跑了出來,心里暗自慶幸,還是裝可憐管用,要不三哥肯定不會接的.三哥要是不接,那到時候怎麼去跟師傅解釋呢?還是自己機靈.現在,就算師傅追問起來也有人跟我一起了.幸虧鍾梓蕭是不知道她的想法,否則他也會被氣死過去吧.

不過,姜墨璃才不會管那麼多.處理了寒光劍,姜墨璃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抱自己的小狐狸玩了.再次來到主殿,卻被告知阿依娜抱著小狐狸去了夕顏宮後面的花園.

姜墨璃在侍女的帶領下來到了花園,要不是清楚的記得自己在月氏,都要以為自己是回家了.這哪里是月氏啊,夕顏宮中除了月氏宮女,其他的都與月氏沒有一點關系.

花園中心是一個大大的池塘,上面開滿了荷花,池塘上面是一座拱橋,拱橋上的獅子頭栩栩如生.池塘邊上建了個大大的涼亭,涼亭旁種了大概有四五株桃樹,都開滿了桃花,被風一吹,散落在地上的花瓣隨風飛舞.另一邊則是一大片蘭花,在風中搖曳著潔白的身姿.

"阿依娜,我很想問你個事,你建這個夕顏宮沒被那些大臣給煩死嗎?",姜墨璃徑直走到涼亭坐下,伸手就把小狐狸給抱到了懷里."怎麼沒有,我不就是建了個新宮殿嗎?這都沒多大,怎麼就不行了.不過,他們鬧的再厲害,最後還是被我父王,母後給壓下去了,我才懶的理他們".

姜墨璃瞬間無語了,這里是沒有很大,但是也比較大吧.而且,也得考慮實際情況吧.月氏本身就不是很發達,想要湊齊這夕顏宮,恐怕是費了很大一番勁.不過,轉念一想,她一個月氏未來的王女,這倒是也不算什麼.畢竟,她日後要繼位,就必須要面對月氏的大臣,這次,也算是給她立威了吧.

"幫我想想,給它取個名字,不能總是小狐狸,小狐狸的叫吧."阿依娜很無奈的看著她,"你這轉彎轉的也太快了吧".姜墨璃舉起小狐狸,毫不客氣的說道:"快點想".

"就叫紅玉,怎麼樣?",阿依娜就是個坐不住的性子,看見靠近涼亭有一株荷花開的正好,就想伸手去摘."那就叫紅玉吧".姜墨璃見她頭也不回的就答道:"好",那一刻她真的很想把她推下去.

"終于摘到了,啊……",阿依娜身子控制不住的就要往池塘里栽,關鍵時候背後有一股力量把她拉了上去."我還沒推你呢,自己就落下去了".阿依娜自知錯了,說話也就沒了底氣,"我知道錯了,下回不會了".

"這次是我反應快,你還想有下回啊",姜墨璃故作生氣的說道."沒,絕對沒有下回了"阿依娜突然想起來一件事,遂湊到姜墨璃面前,"阿璃,明天是月氏的依蘭節,晚上我們叫上你三哥一起去玩好嗎?".

"第一,你這目標轉移的太生硬,你落水和依蘭節是兩回事.第二,三哥不喜歡太熱鬧的地方,他不會去的".阿依娜拉起姜墨璃的手晃過來晃過去,說道:"不試試怎麼知道,明天一起去嘛,我都叫藍屏去准備了.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叫他唄,去嘛,去嘛".

阿依娜心想,我就是想看看他,他要是不去,那還有什麼意思.我倒是想看看,他是怎麼樣一個拒人于千里之外的.順帶還可以把我差點落水這事給岔過去.

"我也不知道他去不去,那就先別跟他說,明天你陪我去找他,去不去在他,不在我".得到了姜墨璃的答案,阿依娜一下子蹦了起來,"太好了,那明天我陪你去,他一定會來的".

姜墨璃實在是想不明白,她都沒見過三哥,怎麼就那麼想見到他啊.等她見到就明白了,三哥可不太喜歡搭理人.估計她能被三哥給氣死吧.姜墨璃很不厚道的隱瞞了鍾梓蕭的脾氣,只等著看鍾梓蕭如何拒絕阿依娜.

可是,她萬萬沒有想到.第二天下午,姜墨璃被迫跟阿依娜站在清言居的門口,向鍾梓蕭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,他竟然同意了.

然後,阿依娜就拖著她去換了身月白色的月氏服,頭發用一條上面綴著一顆顆白玉的銀鏈半紮著.要不是她自己死活不肯,阿依娜還想給她畫眉.

就這樣,阿依娜,姜墨璃,鍾梓蕭,藍屏一行人就出現在了月氏街頭.三個女孩都是月白色月氏服,一個高貴冷豔,一個嬌小可愛,一個清秀靚麗.唯一的男的身著漢服,長相俊美,四人一路走過去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.但是這一點也沒有影響到阿依娜的心情.

"阿璃,你知道依蘭節嗎"?阿依娜格外興奮,一邊走一邊大聲的說道."書上看到過,這好像是月氏一個祈福的節日吧.傳言以前月氏曾經受到詛咒,病毒肆虐,當時有不少的月氏人民相繼死去,後來,一個神出現了,告訴大家,只要將自己的願望寫到孔明燈上,在晚上放飛,沙漠之神就會保佑大家,詛咒就會消失.于是,人們紛紛在晚上放孔明燈,果然,詛咒消除,死去的人逐漸減少.于是,人們每年這天放孔明燈祈福,希望神能保佑自己.而依蘭是月氏語里最高的神,所以大家就把這天定為依蘭節.你們看看天上,這些都是人們放的孔明燈吧".

眾人抬頭一看,天空中漂浮著大大小小的孔明燈,密密麻麻的,隨著風沙漂向遠處.在這黑夜中,漫天的孔明燈格外顯眼.一盞盞燈火在黑夜下跳動,顯的分外動人.

"還真是不該問你,感覺就沒有你不知道的事.我們也去放孔明燈吧",阿依娜指著前面擁擠的人流,興沖沖地就往前面擠了進去,藍屏著急的就跟了上去.姜墨璃對她的前一句話很是無語,什麼叫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.見她往前面跑去,本來也想跟上去.結果個子太小,被後面的人一下子撞開了,姜墨璃腳下一滑,就倒在了鍾梓蕭的懷里.

"小心",鍾梓蕭用手護住姜墨璃的頭,帶著她走到了一旁人少的地方."沒事吧".姜墨璃搖搖頭,"謝謝你啊,三哥".姜墨璃看的很清楚,要不是鍾梓蕭及時護住了她,那她今天就慘了,肯定會被撞倒在地上.

"沒事,現在怎麼辦,去找她們嗎?",鍾梓蕭摸摸她的頭,問道.姜墨璃想了一下,"要不我們自己去玩去,反正放不放孔明燈也沒關系".

"嗯",姜墨璃見鍾梓蕭同意了,興奮的不得了,拉起鍾梓蕭的手就往小攤前走去.姜墨璃本來就是小孩,在經曆了那場變故後,性子變的沉穩了,可是骨子里還是個小孩.

姜墨璃一手牽著鍾梓蕭,眼睛則是四處在看.姜墨璃拿起一個昆侖奴面具,戴在臉上,轉身道:"三哥,好看嗎?"見鍾梓蕭不說話,轉身丟下面具,拉起鍾梓蕭又跑到了做糖人的攤面前.

"大叔,我要兩個,照我們的樣子做,可以嗎"?姜墨璃用月氏語向買糖人的大叔問道,還指了指自己和鍾梓蕭."好",賣糖人的大叔看了一眼姜墨璃他們,就繼續低頭干活.不出一會,兩個糖人就做好了.

姜墨璃一手拿起一個,將做成鍾梓蕭模樣的遞給他,見他沒反應,趁他不主意的時候直接就塞到了他的嘴巴里,鍾梓蕭無奈,只能用手拿著."這才對嘛,三哥,既然是出來玩,那就好好玩唄,笑一個嘛,笑一個嘛",姜墨璃繼續得寸進尺的纏著他,鍾梓蕭被纏的煩了,直接拿起姜墨璃手中的糖人,塞到了她的嘴里,"快吃".姜墨璃一下子就樂了,感情你現學現賣啊.

姜墨璃盯著鍾梓蕭的身影,重重的咬了一口糖人,"你又想丟下我啊".話音剛落,鍾梓蕭就停住了腳步.一轉身,就看見姜墨璃伸著一只手,正肆無忌憚的看著自己.鍾梓蕭只得走到她面前,牽起她的手.

姜墨璃不由得在心想笑道,三哥還真是可愛啊.明明不喜歡糖人,還是老老實實的吃完了.明明不喜歡到人多的地方,可還是一直陪著我.

鍾梓蕭雖然這次妥協了,但是姜墨璃也知道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,也就不太敢再招惹他了,就只是乖乖的跟在他身邊.

"三哥,我要看這個",姜墨璃拉了拉鍾梓蕭,他就停下了腳步."大哥喜歡白色的,那就給他買這個,這個黑色的嘛……",姜墨璃挑了兩個劍穗,上面綴著月氏特有的玉石.一個白色的,一個黑色的,白色的讓老板包好,黑色的一轉身就扔給了身旁的鍾梓蕭,"給你,這個是我送給大家的,每人一份,不要你就扔了".

鍾梓蕭一聽,只能夠收下.姜墨璃看見他收下,瞬間滿意的朝下一個攤位走去.最後,姜墨璃買了一個玉墜,一個酒壺,一把匕首,一本介紹月氏的書,和被鍾梓蕭嫌棄的那個昆侖奴面具.

姜墨璃收獲滿滿的往月氏王宮走去,果不其然,阿依娜和藍屏正等在宮門口."你們去哪里了,一轉身我就沒看見你了"."你還好意思說,跑那麼快,誰跟的上啊".

被姜墨璃這麼一說,阿依娜心虛的很,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.本來就是自己提議出去玩的,結果反而把他們給拋下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