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意外 收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吱--",鍾梓蕭推開門,"你怎麼在這?".姜墨璃雙手背在身後,手指不停的繞圈,"那個,三哥,我...."."這些天趕路也累了,就在這休息三天吧".鍾梓蕭其實昨天就猜到了,也打算今天一早就去跟她說的,結果她反而更加心急的跑了過來.

"真的,三哥,你太好了",姜墨璃興奮不已,宛如乳燕投懷般撲了過去,緊緊的抱住了鍾梓蕭,咧著嘴笑道:"三哥你人真好".鍾梓蕭在姜墨璃抱住他的那一刻,腦袋是一片空白,緊張的手都不知道該怎樣放,"好--好了,你先放開".

"喔",姜墨璃聽話的松開鍾梓蕭,三哥剛才是臉紅了吧,平時見慣了他冷冰冰的樣子,感覺他今天這樣還是蠻好笑的.

而鍾梓蕭現在則是渾身上下都奇奇怪怪的,直接就把姜墨璃關在門外,不僅臉上滾燙,手腳怎樣放都覺得不對.想坐下冷靜一下,但是感覺空氣中都彌漫著姜墨璃身上的淡淡清香,讓他煩悶不已.

其實這也算是鍾梓蕭的正常反應,他自小獨來獨往,唯一能說的上話的只有白少凡他們幾個.在外人面前他都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,更加不用說跟小女孩相處了.他今年十四,唯一接觸的就只有姜墨璃一人而已.

"怎麼樣了,感覺好多了吧",姜墨璃從鍾梓蕭那里出來,就直接來了阿依娜這里.只見阿依娜坐在梳妝台前,身著白色長裙,上面用金線繡著精致的花紋,一頭青絲半紮在腦後.頭上戴著小巧的王冠,象征著她月氏公主的身份.

阿依娜看起來清冷,就猶如雪山上的雪蓮,高貴而吸引人,雖然才十歲,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高貴氣質卻足以震懾人心.姜墨璃則是看起來嬌小可愛,猶如一只乖巧可愛的小兔子.尤其是當她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幾乎沒有人能不心軟.但是,實際上倆人性情與容貌都大相徑庭,都鬼主意頗多.一個性情直來直去,有仇必報.一個精于算計,性情沉穩,遇事果斷.

這不,兩個人湊到了一起,就有人要倒黴了."沒事了,藍屏跟我說了整件事情,你給我想想辦法,我要好好答謝答謝他",要是阿依娜的手沒有緊扣梳妝台的一角,那姜墨璃還以為她是真的要去感謝慕容華.

"我給他下了外祖母的獨門毒藥化功散,昨天服下的,今天估計他一身修為都要被化掉了,若是不給解藥,明天他就會渾身上下像被千萬只螞蟻啃噬過一般難受,第三天,他就會七竅流血而亡.我只有解藥的藥方,並沒有現成的解藥"兩人相視而笑,"嘿嘿,那我們就又有的玩了".

"昨天下的毒,離發作的時間也不遠了,估計他也快來找我了"姜墨璃話音剛落,就聽到外面在大吵大鬧."你們給我讓開,我要去找那死丫頭算賬","來了,那咱們去看看唄","公主,那個壞人武功那麼高,要不要去找黑曜將軍來啊",藍屏知道自家公主和姜三小姐不好惹,但是慕容華同樣難纏,不免還是擔心她們兩會出事.

阿依娜牽起姜墨璃的手,倆人相視一笑.從第一次見面,無形中相似的性情讓她們結緣,這其中的默契,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.跟慕容華的這筆賬要是不算清楚,恐怕兩個人誰也不會甘心.

"噗--,放開他",姜墨璃跟阿依娜很不厚道地笑了.姜墨璃昨日只顧著阿依娜的情形,也沒太再意慕容華,而阿依娜今日也是第一次見慕容華,看到他那一身裝扮,著實忍不住想笑.

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毒醫,一頭白發亂糟糟的,就跟雞窩似的,眼窩深陷,衣服鞋子也破破爛爛的,干癟的皮膚還泛著黑黃的顏色,看起來要多髒就有多髒.此時正被兩個侍衛摁倒在地,干枯的臉上帶著憤怒的表情.

"死丫頭,你究竟給我吃了什麼,趕快給我解藥",慕容華年齡雖然大了些,但還是挺靈活的.侍衛一放開他,他立馬就翻身起來,沖到倆人面前."死老頭,你都猜到了,還問我干嘛",姜墨璃有恃無恐的說道.

"死丫頭,快給我化功散解藥藥方,要不然......","要不然你能怎樣啊,不想要解藥你就再給我下毒啊,看看誰先死",阿依娜就喜歡看他暴跳如雷的樣子,瞬間覺得痛快極了.

"那你究竟要怎樣才能給解藥,說",慕容華也是猜到了,這倆小祖宗是想出氣,那就讓她們出吧.這世上能克制自己的,也唯有她了,這是她研制出來的,自己想要解開那是不可能的.

"我記得你在這好像有一個藥廬,帶我們去看看,我們看中什麼可以隨便拿,無論拿什麼你都不許阻止,一會就給你藥方",姜墨璃眼珠子提溜一轉,想到了一個好主意."對啊,我們就去藥廬看看",阿依娜故作正經的說道.

"那好,我就讓你們一起去,正好我也要回去",就倆小丫頭,能認識什麼好東西,反正那些都收著,也不怕她們去翻出來.至少那個,她們應該也認不出來是什麼.慕容華在心里暗暗思量了一番,也就同意了.可就是心里有些空落落的,總覺得哪里不對.

阿依娜不禁在心里暗笑,還敢看不起我們,看我們今天不把你的家底全給掏出來.姜墨璃也是很不厚道地在心里大笑,這也算是意外收獲吧.

昨天晚上突然想起來他好像在這里有一個藥廬.師傅都有那麼多好東西,那他肯定也有不少的珍藏.他幾年都沒離開過月氏,那麼他的珍藏肯定也都在藥廬那里,何不去收點好東西回來,要不也對不起自己跋山涉水跑過來救他啊.

藍屏道行不夠,面上裝不出若無其事的樣子.為了避免露餡,她只能一直低著頭,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.自家公主跟三小姐的破壞你可不是一般的強,就算是埋在地底下的東西她們都能找出來.再加上三小姐驚人的嗅覺,什麼好的藥材都逃不過她的鼻子.

就這樣,姜墨璃跟阿依娜帶著藍屏就出了王宮.兜兜轉轉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小房子面前,就是最普通的民居,外面四周依稀散落著幾戶人家.要不是門上的封條還在,她們是真的懷疑慕容華是故意帶她們來錯地方了.

"老頭,你這是開藥廬嗎?在這麼一個荒涼的鬼地方,會有人來看病嗎?","你是公主,那里知道窮人的感受,我不在這種地方,難道還去城中心嗎?那里房子多貴,你知道嗎?"阿依娜撇了眼姜墨璃,這家伙是把我當白癡呢.姜墨璃點點頭,還真是.

阿依娜心情立馬變得極度不痛快,"你廢什麼話,快開門".

"吱--","咳咳咳",一打開門,漫天的灰塵在空中跳動著,稍不留神就被嗆到了.

姜墨璃用手揮散塵土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藥廬.這里不僅地方狹小,而且里面的東西都破破爛爛的,上面布滿了灰塵.

待空氣中的灰塵散去,一股濃郁的藥香撲鼻而入."你們都看到了吧,我這里就一些藥,你們想要就拿去吧",慕容華故意無所謂的說道."這是你說的啊,你記住了",阿依娜看了一眼正在四處打量的姜墨璃,看來她是有把握了.既然如此,那送上門來的東西不要白不要.

姜墨璃從進來開始就聞到了一種特別的氣味,但是這種氣味若有若無,再加上空氣中彌漫著的藥香,姜墨璃就比較難確定那種氣味究竟從哪里漂出來的.盡管姜墨璃不確定是什麼,但是她下意識的就想去找這個東西.她看似無意的在里面四處打量,其是是為了確定東西被慕容華藏到了哪里.這里又窄又小,就只有這麼點大的地方,會藏在哪里呢?姜墨璃在圍繞整個房間轉了一圈後,停在了通往後院的簾子前面,是了,就在這後面.姜墨璃一靠近這里,那種氣味就格外濃郁.

"哎--,那後面沒東西了",慕容華一邊盯著阿依娜主仆,一邊還要主意姜墨璃.本來看見她們都只是在房間里到處轉悠,也就松了一口氣.突然看見姜墨璃在掀簾子往後院走去,語氣立馬就變得焦急起來.

慕容華急急忙忙就想去攔著姜墨璃.可惜還是晚了一步,姜墨璃直接掀起簾子就往後院走去.阿依娜,藍屏,見狀也跟了過去.慕容華現在心里是直在滴血,希望她們不認識那個啊.

可是,他最不想見到的事情偏偏就發生了.只見姜墨璃抱著一只通身血紅的小狐狸,親熱不已."我就要它",姜墨璃一臉滿足的抱著手里的紅狐,對慕容華道."小姑奶奶,你把這個給我,你要什麼都行".慕容華急的身上都直冒冷汗,心想,我容易嗎我.

為了你這小東西不被餓死,還冒險回來喂它,結果才被抓了,在宮里受了那麼大的罪.可是現在你個沒良心的,跟她那麼親熱干嘛,為什麼不像你平時那樣,用爪子撓她呢?這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寶貝,難道就真的要拱手讓給這個死丫頭.

"我就要這個,你別以為我不認識,我就要它".姜墨璃心想,你還真把我當三歲小孩蒙啊,也太小看我了吧.

"阿璃,快點過來",只見阿依娜站在一個看起來很破舊的房間前,興奮的朝姜墨璃招手.姜墨璃見狀,抱著小狐狸興沖沖的就跑了過去.走近一看,不由得驚呆了.

滿屋的難得一見的珍貴藥材,還有金銀珠寶,這老頭是有多少好東西啊.不過,這些東西也入不了姜墨璃的眼.姜墨璃一眼看中的,是放置于珠寶之間的那一把劍.

"我說丫頭啊,你看,我這里這麼多東西,你隨便拿,把這小狐狸給我","小狐狸不可能再給你,而且我還要那把劍",姜墨璃才不會被騙,自己手中的小狐狸究竟有多珍貴,她還是清楚的.

慕容華見姜墨璃不為所動,在心里後悔不已.偏偏阿依娜還朝他珍藏的藥材下手,不一會藥架上就少了十幾種稀有藥材.還是因為阿依娜和藍屏拿不動了,才停的手.

"給,老頭,這是藥方",姜墨璃把事先准備好的藥方給了一旁暴跳如雷的慕容華,一手抱著小狐狸,一手去拿劍.隨後在慕容華吃人的目光中安然離開.

慕容華看著她們離開的背影,咬咬牙,自己還是快離開這里吧.就算她們把我這翻個底朝天,自己也不能對她們動手,不然,以後就只能在被追殺中度過了.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?還是立刻收拾東西,去找那個罪魁禍首去吧.

"哈哈哈,慕容華那個老家伙現在應該快要被氣死了吧"阿依娜看著自己拿回來的藥材,心情格外的好."不過,阿璃你怎麼就拿了這個這麼小的狐狸和這柄劍啊"?

"是啊,三小姐,你怎麼就拿了這些啊",姜墨璃楊揚手中的小狐狸,"你們看這小狐狸,比一般的狐狸幼崽還要小上一輪,毛色純正,就像是一塊晶瑩剔透的紅玉,身上還一直散發著一股清香.雖然看起來像是養不活的樣子,但是這實際上可不是一般的小狐狸.這是古書上記載的赤狐,身形雖小,但嗅覺靈敏,頗通靈性,最關鍵的是它的血能解百毒.而且,它真的好漂亮,就只是看見它這雙烏黑發亮的眼睛我就已經舍不得放下它了".

"那好,這只赤狐珍貴,那這柄劍呢?你拿回來都那麼吃力,你要干嘛?","這個嗎?這柄劍叫寒光,是由玄鐵打造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的,極為鋒利.我那時候突然想到三哥,就想拿這個送給他咯"姜墨璃在心里盤算著,怎麼樣才能讓他收下呢?得好好想想.

"對喔,我都忘記問你了,你哪里又冒出來一個三哥啊?".阿依娜其實很想現在就見見她這個三哥,看看藍屏口中很恐怖的人究竟長啥樣.但是,為了以防姜墨璃生氣,她只能打消這個念頭.反正要見他機會多的是,也不差這一時.

"還能是誰啊,自然是我師兄",阿依娜的臉突然一下就湊到姜墨璃面前,"不就是你師兄嘛,干嘛對他那麼好",這下阿依娜更加好奇他了.能讓姜墨璃惦記的人,還真想早點看見他.

姜墨璃一個巴掌呼到阿依娜的臉上,把她的臉往旁邊一推,"能好好說話嗎?湊這麼近,你眼瞎啊".

阿依娜一個轉身就又坐回了椅子上去,"好,我眼瞎,那你說說,為什麼對你那個才認識不到一個月的師兄那麼好,老實交代".